笔趣阁 > 我的伟大的卫国战争 > 第1420章 殉爆

第1420章 殉爆

        “真是见鬼,我们怎么能被一群女人打败!”

        一名只剩下一口气的德军伤兵,努力爬向一辆断了两个轮子的马车,他的举动也没有引起苏军女兵的注意。

        那辆断了轮子的马车,几个木箱跌落下来,箱子的木盖已被打开,里面装着三枚75毫米炮弹。整个马车上的炮弹量更是多达六十枚。

        这名德军士兵用带血的手拔出腰里的木柄手榴弹,他将拉绳叼在嘴里,将战斗部抵在一枚炮弹的触碰引信。没有任何犹豫,他凭着最后的力气拉动了绳了……

        在冒烟的短暂三秒,爆炸生了!

        手榴弹是贴着榴弹炮触碰音信的,爆炸瞬间的巨大压力直接启动了引信,炮弹仅仅延迟了o.o5秒就生爆炸。连带着箱子中另外两枚,以及马车里的六十枚炮弹,生了惨烈的爆炸。

        这一切,都不在苏军的意料中。

        剧烈的殉爆带来了强大的冲击波,爆炸当量过一百公斤tnt,爆心半径二十米内的一切都被炸得粉碎,半径五十米的人员接被冲击波震倒。爆炸还造成了数以千计的弹片,哪怕是距离爆八百米,都被弹片砸死。

        突如其来的爆炸顷刻间令乔舒雅团的官兵生惨烈伤亡,因为她的团几乎所有人都杀入了德军的炮兵阵地。

        惨烈的白刃战刚刚结束,敢于拼刺刀的德军士兵都战死了,女兵也付出数百人伤亡的巨大代价。她们才刚刚开始打扫战场,抢救己方伤员,补刀戳死敌人,爆炸就生了。

        因为大部分人是站着的冲击波和震动使得半径二百米外的人也纷纷跌倒,接着便是弹片横飞!

        这场爆炸,又造成女兵团数百人的伤亡。距离近的人直接被冲击波震碎内脏,震碎衣服,七窍流血而是。距离远的人,很多被弹片洞穿……

        “啊!究竟生了什么?!”

        被震的头脑昏的乔舒雅扶了扶头盔,踉踉跄跄的抬起头,跪在草地上。她赫然看到不远处的平地居然腾起了浓浓黑烟!

        那里本来也是草地的,因为生了惨烈爆炸,一片巨大的区域变成了黑色。其中还散落着大量的白色物体,那是什么?

        她颤抖着拿起望远镜,稍稍一看,那些居然是人!

        在各种炮兵轰击的战场,总能现一堆没有衣服的尸体。就算是穿着整洁的军装,冲击波依旧部分皂白的将布料撕碎。

        近百名女兵士兵以这样的方式结束了生命,整个女兵团第一团的战斗力几乎崩溃。

        乔舒雅毕竟是打过了多次大仗的女人,她虽已泪流满面,理智告诉她必须立刻整顿队伍。她奋力几乎,在各处奔走,令双腿软不知所措的战士都站起来。

        可惜,她的努力是徒劳的。她们毕竟是女人,她们之前用刺刀逼迫溃逃的士兵稳定阵脚,也是顶着巨大心理压力。殉爆带来的巨大伤亡,直接使得她们心理崩溃。

        战争居然是这样!死亡居然是这么的直接!

        只有少量士兵听从了乔舒雅的命令,再经过一番努力,她终于将一千二百人聚集起来。而这一千二百人,也就是女兵团第一团当前可战斗部队了。一场英勇的冲锋,终究是以伤亡一半人的惨烈代价取得了胜利。

        当然,这场胜利不是以杀敌多少和自损多少能衡量的。付出了巨大代价,两支女兵团还是夺下了德军炮兵阵地。

        ……

        战场上腾起的浓烟,很快令634师师长亨得利森看到。

        他紧张的浑身颤抖,整个脸也因为焦急悲愤变得扭曲。他跺着脚叫骂:“该死!那里是炮兵团的位置,俄国人难道袭击那里了?”

        腾起的黑烟直接导致634师指挥部炸锅。其指挥部的位置,即是该师的后勤基地,而后勤基地实际挨着铁路。

        本来,这一天的下午六点左右,会有一列货运列车,从切尔尼戈夫开到这里。634师的官兵日后作战,非常需要这批物资的资源。列车并未到来,亨得利森也知晓了他们未到的原因——铁路被炸断了。

        修复铁路需要十个小时的时间,他可以忍耐这个时间,当然,他的好心态是在部队能击败苏军的进攻。

        战局对德军非常不友好,亨得利森寄希望于炮兵能炸翻进攻之敌,不曾想炮兵阵地突然浓烟滚滚。

        “通信兵?去问炮兵团他们的情况!我要和亨特直接对话!”

        “遵命!”

        紧张的通讯兵试图展开联络,然而几番努力没有任何的进展。

        “报告师长,我们无法和他们取得联络。”

        “什么?!该死,难道炮兵阵地沦陷了?!”

        参谋长施密特努力保持着镇定,他对亨得利森说:“如若炮兵团崩溃,敌人就可能打到我们这里,我们当前的位置已经岌岌可危。”

        “这……这怎么可能!”亨得利森简直不敢相信,他大声抱怨:“难道我们正面的两团对战的不是苏军主力?我现在都能听到正南方向的战斗,我军还在和苏军主力作战!他们怎么还有兵分去攻击我们的炮兵团?他们到底有多少人?!”

        师长的这番仰天长叹令施密特陷入矛盾。是啊,沼泽地的苏军到底有多少人?换言之,这个所谓的苏军第63集团军,他们一年来究竟在沼泽地收拢了多少俄国人?

        正当指挥部乱作一团时,一名士兵匆匆钻入指挥大帐。

        “报告师长!炮兵团长领着炮兵撤下来了,团长亨特嚷着要见您。”

        正是气头,亨得利森暴怒的摔了钢笔:“这个亨特,居然还有脸见我!他把炮兵阵地丢了!”

        愤怒中,亨得利森拔出鲁格手枪,他一甩头:“先生们,跟我出来!”

        不一会儿,炮兵团长领着六百多人逃到了德军的后勤中心,他们衣衫褴褛各个受到强烈惊吓,甚至一些人脸上上衣都不见了。本来该是打扮得光鲜帅气的德军士兵,这一刻居然表现出罕见的邋遢模样。

        此情此景,后勤团的官兵也受到了强烈的震撼,一时间人人自危,因为炮兵团丢了阵地,难道不是表明,苏军的下一个攻击目标,就是他们这里?

        634师的后方因为这六百余人的突然出现,彻底炸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g.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