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末小平民 > 第九百四十四章 这也许是她最后的机会

第九百四十四章 这也许是她最后的机会

        几番激”情过后,两人这才是云收雨歇,喜娘无比幸福满足的依偎在张广宣怀里,此时的喜娘,只感觉自己是这个世上最幸福的女人。

        许久过后,张广宣见时辰不早,说道:“喜娘,时辰不早了,我府上还有些事情,就先告辞了,明天我再来寻你。”

        喜娘欣喜的点点头,而后服侍张广宣穿戴整齐。

        “喜娘,那账本的事情就看你的了,你可要抓紧时间啊!”

        临出门的时候,张广宣还不忘郑重的对喜娘叮嘱道。

        “张郎放心,奴家便是死,也要为张郎把账本的事情打听清楚!”

        喜娘深情的看着张广宣,就是无比认真的应道。

        这是她从良的一次机会,也许这也是她最后的一次机会了,而且对象又是她心仪已久的张广宣,这叫喜娘怎能放弃!

        送走了张广宣,喜娘立即就是书写了一封书信,而后叫来了丫头,对她说道:“小莲,你去赵大人当差的衙门外面候着,见到赵大人,便把这书信交于他。”

        “是,姑娘,婢子知道了。”

        丫头接过书信,便是走了。

        秀春楼斜对面的一处小巷口,张广宣正在那里等待,见喜娘的丫头小莲手拿书信出了秀春楼,向着虞衡清吏司衙门方向走去,张广宣不禁是得意的笑了。

        不多时,那丫头就是到了虞衡清吏司衙门,等待了片刻,便是见到虞衡清吏司郎中赵炳松下值,

        “大人,我家姑娘有书信要送于你。”

        赵炳松微微一楞,怎么喜娘会差丫头送信过来,难不成是有事求我帮忙,不过她一个青楼女子,无亲无故的,又能有什么事。

        赵炳松打开书信一看,见信里面尽是写着喜娘对自己的思念爱慕之情,几日不见,已经是要相思害病了!

        见此,赵炳松不无得意,看来自己的魅力真是不俗啊,竟然是让喜娘迷恋到了这般地步!

        反正已经下值了,左右也是无事,既然美人相邀,自是该去一会佳人才好,否则,若是害的她相思成病,那就不美了。

        正好这几天心惊肉跳的,自己也是该放松一下了。

        于是赵炳松便是坐上轿子,喜滋滋的向着那“秀春楼”而去。

        “喜娘,本官不过几日没来,怎的你会如此思念于我啊!”

        一进厢房,见到了喜娘,赵炳松就是笑道。

        喜娘娇滴滴的搂着赵炳松的胳膊,请他坐了下来,嘴里就是回道:“奴家对大人日月思念,大人还要这样取笑奴家,真是好没良心!”

        “哈哈哈,,,”

        赵炳松高兴的哈哈大笑,心里那是说不出的畅快。

        也不知怎的,赵炳松对这喜娘是份外看的顺眼,喜欢,每次来秀春楼寻开心,多是喜欢点喜娘作陪,

        要说赵炳松这般喜欢喜娘,以前也是动过为喜娘赎身的心思,可是转念又一想,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这一旦把喜娘弄回家,也许对她的感觉也就没了。

        加上喜娘毕竟是风尘女子,这名声不大好听,弄回家,少不得要挨父母的一番训斥,传出去也是有点不光彩,所以赵炳松最后也就熄了这份心思。

        喜娘对赵炳松连连敬酒,说着讨他开心的话语,这让赵炳松是很快从这几日的紧张中走了出来,对喜娘的敬酒,那也是来者不拒,没多大的功夫,已经是喝了两壶酒了,

        “这,,,今天这酒有点,,,有点猛啊,不能,不能喝了,,,”

        赵炳松昏昏沉沉的,只觉得一个头,两个大。

        “大人再来喝几杯嘛,这好心情可是难得啊!”

        喜娘一边劝酒,一边就是又把赵炳松的酒杯给倒满了。

        赵炳松在喜娘的连连劝酒下,很快就是喝的晕头转向,醉呼呼的,说着胡话。

        喜娘见时候差不多了,便是试探着对赵炳松问道:“大人,你这些日子怎么没到奴家这来啊?”

        “忙,忙嘛,有人要,,这些狗娘养的,都他娘的不是东西。”

        赵炳松晕乎乎的,有一句没一句的回着。

        就这样,喜娘一边给赵炳松敬酒,一边一步步的套着赵炳松的话,

        皇天不负有心人,很快,这账本的事情就是被喜娘给套了出来,而且犹如天助一般的,那账本竟然是被赵炳松随身带在身旁,就藏在那坐的轿子里面。

        喜娘喜不自胜,赶紧是将赵炳松扶到床上歇息,一个人就是出了厢房,去寻那赵炳松的轿子。

        几个抬轿子的轿夫也是认识喜娘,见喜娘来了,也都微笑着点头招呼。

        这些人虽然都是在心里看不起喜娘,可是毕竟喜娘深得他们老爷的喜爱,他们这些做下人的,自然也是不敢惹喜娘生气。

        “大人喝醉了,没这么快回去,几位师傅先去休息一会吧,奴家备了一些酒菜,还望师傅们莫要嫌弃。”

        说着,喜娘就是让丫头带着这些人去吃些酒菜。

        有白吃的酒菜,哪里有不吃的道理!

        几个师傅喜不自胜,都是连连对喜娘拱手道谢,而后跟着那丫头就是去吃酒去了。

        他们走后,喜娘赶紧是到轿子里面寻找,果然是按照赵炳松说的,在轿子里面找到了那本账本!

        真是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谁能想到这关系如此重大的账本,竟然是被赵炳松藏在这不起眼的轿子里。

        拿到账本,喜娘顾不得许多,又是叫来丫头,将账本交到她的手里,对她郑重叮嘱道:“这个一定要亲手交到张大人手里,千万不能假手他人!”

        “姑娘放心,婢子知道。”

        “还有,告诉张大人,让他尽快来带我走。”

        “嗯,姑娘,婢子记住了。”

        丫头应下后,就是三步并作两步的又是出了秀春楼,去张广宣的府上了。

        见她走了,喜娘不由得就是对赵炳松一阵愧疚,不过又是转念一想,赵炳松是个贪赃枉法,中饱私囊的贪官,扳倒他,也是为民除害。

        想到这里,喜娘也是心里稍稍好过,而后便是赶紧回房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g.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