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在下慎二,有何贵干 > 第一百五十五章 作何选择?

第一百五十五章 作何选择?

        不得不说,罗阿对于爱尔奎特的判断惊人的准确——能不准确嘛,被追杀了十几次,

        这都是用血换来的教训。

        如他所说的那样,爱尔奎特一直都有分出部分的精神力与世界相连,一旦罗阿醒觉,她便会第一时间知晓。因此荒耶为罗阿施加的结界被菲奥蕾破坏的瞬间,魔眼搜集列车上的爱尔奎特便感知到了他的存在。

        当时,公主殿下就爆了。

        赤红的眼眸转为金色,恐怖的力量波动席卷释放——因为吸血冲动被慎二消耗殆尽,她的力量空前富余,情绪剧烈波动时泄露出的力量也更加恐怖。而这部分力量全部顺着和列车之间的联系在极短的时间里涌入了列车的动力系统。

        稍微对车辆有点了解的人都知道,汽车加要踩油门,给动机更多的油来产生动力。魔眼搜集列车也是一样,不过这里的油换成了爱尔奎特的力量。

        于是,原本平稳行驶的列车突然来了个急加,直接从15o码这个非常普通的列车车飙到接近3oo码,这已经接近慎二穿越前高铁的车。

        要知道列车上是不设安全带的,对于乘客的管理也是最为松散,乘客可以在车厢里自由行动,打牌、喝茶、睡觉、玩游戏、闲聊、吃泡面——呃,这个划掉,有可能被人抓住往死里怼——总之,列车上的自由度极高。

        正因如此,列车的提减都有极为严格的标准,这种急加的行为正是大忌中的大忌。

        在车头驾驶室里的罗丹车掌和蕾安卓还好一些,都坐在座位上,只是推背感强烈了一些,没有造成过多的不适,后方车厢里的乘客们可就惨了。由于突如其来的加,摔倒的摔倒,撞墙的撞墙,喝茶的被茶浇了一身,正在上厕所的嘛——咳咳,这个画面太过惨不忍睹,暂时不予描述,请自由挥想象力。

        总之,列车的客车车厢里乱作一团,还没等他们缓过神来,列车又来了个急减,然后摔倒,撞墙,洒脸,还有那啥又重演了一遍。

        这下脾气再好的乘客都忍不住了,不约而同地杀向车头,为的正是西欧魔术师的领袖,时钟塔的女王罗蕾莱雅。她正因为慎二的离去和爱尔奎特的天然黑而心烦意乱,此时余怒未消,新怒又生,来到车头的刚准备骂,却看见代理经理、罗丹、蕾安卓三人(或人外)将爱尔奎特围在当中,一人一句地劝着。

        “公主殿下,你现在不能走。”

        “你走了就没人能开动这辆车了。”

        “现在还没走出灵脉枯竭地带。”

        然而脾气上来的公主殿下根本不听,冷着脸说道:“让开,不要挡路!”

        感受到爱尔奎特身上毫不掩饰地杀气,罗蕾莱雅知道不对,开口问道:“生什么事了?”

        或许是知道她和慎二的关系,爱尔奎特杀气略有收敛。

        “我感觉到了罗阿的存在,就在离这不远的地方,我要去杀了他!”

        “阿卡夏之蛇!”

        罗蕾莱雅英气十足的眉毛皱了起来。作为以讨伐死徒为己任的巴瑟梅罗的领主,她当然知道罗阿的存在,也知道那个死徒和爱尔奎特之间的关系。既然她这么说,一定不会有假。

        “在哪里?我跟你一起去!”

        “连巴瑟梅罗都——”稍微落后几步的韦伯按住脑门,一阵头疼。

        奥尔加玛丽劝道:“女王陛下,你这样做会不会太冲动了。”

        罗蕾莱雅淡淡地瞥了她一眼,君临时钟塔的威严自然散。

        “这里是英国,是时钟塔的核心区域,作为时钟塔的一员,作为法政科的领主我有义务保护这里,消除不安定因素。”

        “我也是好心提醒。”气势被压住的奥尔加玛丽小声嘀咕。

        “那么你也一起来吧。还有其他人,在这里的时钟塔成员都将参与此次‘阿卡夏之蛇’的讨伐行动。在敌人入侵时,法政科有权征召时钟塔所属的魔术师,是这样没错吧,菱理。”

        “如您所说,1ord。”化野菱理恭敬地对着罗蕾莱雅鞠了一躬,“但是——”

        “没有但是,这是巴瑟梅罗的决定,有异议让其他领主来找我,现在服从命令。”

        不容反对,强势到极点的命令一出,魔术师们反应各异。

        有人相信罗蕾莱雅的判断,第一时间答应,比如韦伯、化野菱理。

        也有人则面露不甘,比如同样身份高贵、性格强势的露维娅和奥尔加玛丽。尤其是奥尔加玛丽,她同样是领主家系出身,是下任天体科领主的继承人,平时只有她这么对别人,哪有人这么对她的?就算对面是法政科的领主,但她同时也只是个比自己大不了的几岁的女人,她凭什么?

        不过,她也知道自己没有反对罗蕾莱雅的资格,等她继承了领主之位还差不多,只能咬着牙,闷闷地答应下来,日后再找机会还以颜色。

        以自身的气势和权威压住全场后,罗蕾莱雅看向爱尔奎特。

        “不反对多几个帮手吧。”

        “不反对,但是——”爱尔奎特摇了摇头,脸上露出一丝困惑,“——我现在又感应不到他的存在了,之前也有过几次,他到底做了什么?”

        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感应道罗阿的存在,但每次感应到后没几分钟,感应就会消失,仿佛石沉大海。起初爱尔奎特以为罗阿运气不好,刚一觉醒就被杀掉了,但现在看来似乎并不是这么回事。

        当然,不管原因是什么,都无法掩盖一个事实——罗蕾莱雅动用强权组织起的讨伐活动还未开始,便已结束。虽然并不会有什么实质性的影响,但这确实让罗蕾莱雅的女王权威有所损失。也让罗蕾莱雅再次确定了一件事——果然,我和这个女人合不来,慎二这个混蛋,大混蛋!我一定要好好教训他,让他好看!

        以内心呐喊的方式泄情绪的她并没有注意到衣袖下悄然浮现的三道红色印记。

        不仅是她,站在她身后的,同样知晓圣杯战争又心怀强烈愿望的魔术师中,也有几人被刻下了类似的红色印记,他们又会作何选择?

        本卷完

        ps:慎二事件簿至此结束,为五战的铺垫和时钟塔的故事也告一段落,接下来是就该到五战了。五战共分两卷,即战争序曲·和平的冬木和第五次圣杯战争·核平的冬木,前者是一个小过度,不会太长,二三十章足以,后者便是真正的开战,群像类型,各个御主都会有描写(主要是二爷和后宫),敬请期待。

        ps2:今天就这一章,毕竟到真正的**了,奸少也该静下心仔细思考,为了保证质量,更新不一定能保证先前的稳定,希望大家会满意吧——老实说奸少自己都没多少自信。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g.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