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大梦七年 > 第900章 真的曾经熬过

第900章 真的曾经熬过

        次日一早,湾流g55o飞赴京城。

        穆东这次除了保镖之外,还带了陈必树随行。作为总裁办的宣传干事,陈必树以他的丰富阅历和高效工作脱颖而出,现在已经隐隐是总裁办的二把手,而且由于性别原因,他跟着穆老板出行很显然比刘芳菲更合适。

        陈必树是第一次乘坐公务机,一登机就兴奋的拍照片,嘴巴都笑歪了。

        “朋友圈?”穆老板笑着问道。

        “不不不,老板,我自己留个纪念,回去的时候给老婆孩子炫耀一下,保密原则我是知道的。”陈必树赶紧道。

        穆东对这个回答很满意,笑道:“行程结束以后,倒是可以在朋友圈得瑟一下,衣锦夜行很辛苦的。对了老陈,买新房了吗?”

        “必须得买啊!老板,我还希望以后还陪着你跑步呢。”陈必树夸张的说道。

        “资金宽裕吗?要不要我个人支援一点?”

        “不用不用,我们之前的房贷已经还完了,孩子小,工作稳定,家里的积蓄可以动用,老板,其实我连公司的补助都没申请。”陈必树道。

        “家底挺厚实啊?”

        “嘿嘿,你也知道,我以前是摄影记者,车马费还行。”

        “那现在呢?”

        “以前是富农,现在是地主了。”

        ……

        飞机徐徐降落在都机场,京城大东大厦派了两辆奔驰s6oo来接机,众人登车,去往市区。

        穆东昨晚已经和刘敬堂约好了,车辆直奔外交部。

        ……

        刘敬堂很忙,只给穆东半个小时的时间,在听完了穆东汇报的一些关于泉水经济的想法之后,他没好气的说道:“你这操的完全是一省大佬的心,而且极有可能遭人诟病,真有你的!”

        穆东摸摸下巴,眨巴着眼说道:“我还年轻,总得有点想法。”

        刘敬堂先是有些气结,继而突然有些感触,好一阵子才说道:“去做吧,我插一脚,和你抢个功劳,以后有什么荣誉,我也沾点光。”

        正话反听,穆东听到的意思是:去干吧,如果有人说你瞎操心,我就说是我牵头的。

        穆东乐了,如果能有外事部门背书,大东集团的一些活动就可以变得名正言顺,他赶紧说道:“刘叔,如果巴特基辛根市那边愿意,我们可以用大东集团的名义和当地的几个主要温泉景区探讨合作意向,进而推动两个城市之间的合作,然后在这个过程中,您出面沟通一下,怎么样?”

        这是穆东耗费了一晚上的时间,对赵冉操作思路的优化。先以瀑布山庄作为泉水经济的落脚点(虽然这个落脚点确实非常单薄),然后通过瀑布山庄和巴特基辛根市几个温泉景区的合作,从点到面,逐步推动泉城市和巴特基辛根市的合作。

        在这个过程中,外事部门可以以媒人的身份出现,既能快推进两国景区间合作,又能合理的过渡到两国地方政府间的合作,顺理成章而且名正言顺。

        刘敬堂叹了口气,缓缓说道:“穆东,这样一来,起点太低了,战线太长,对方凭什么和一个根本没有什么名气的景区合作?”

        穆东笑道:“这样对谁都好,安全稳妥。”

        “你就瞎折腾吧!”

        ……

        “你就瞎折腾吧,你能不能清醒一点?”某部队保卫部门,一名身着上尉军衔的人对着一个肃立的男人大吼大叫。

        肃立着的,是士官彭勇,当然了,现在不是了。

        大吼大叫的,是彭勇的连长。

        这场冲突的起因,当然是迟海涛的死亡事件。

        彭勇是一个优秀的中士,如果一切顺利的话,他晋级上士指日可待,谁知道突然遇此变故,一切鸡飞蛋打。

        必须承认,军营是一个讲血性的地方,而血性的另一面,就是有人情味。

        为了彭勇的事情,连长上下求索,四处折腾,终于帮着彭勇争取到了富有人情味的处理结果——认罪悔罪,判二缓二。也就是说,只要态度良好,有期徒刑两年,缓刑两年。至于民事赔偿,不属于军事法院的的管辖范围,将由彭勇和死者家属协商或者民事诉讼解决。

        当然了,这些说辞只能口口相传,以案件分析的名义进行解读,不会落实到纸面,因为还没宣判呢。

        连长兴冲冲来见彭勇,向他宣布了这个好消息,结果彭勇直接问道,我的军籍怎么办?

        连长直挠头,什么时候了,还惦记军籍?最后硬着头皮答曰,只能开除军籍。

        哪怕早就预测到了这个结果,但是连长的话依然让彭勇瞬间心灰意冷,他呆立一阵子,最后表示,这个结果太轻了,自己不能这么轻飘飘的逃避责任,组织上应该加大对自己的处理力度。

        这让连长瞬间爆,劈头盖脸就是一通训斥。

        可惜彭勇的心已经死了,他觉得与其回到老家变成过街老鼠,还不如在监狱里待上几年,于是他硬邦邦的说,自己会想办法让组织上加重对自己的处罚。

        连长惊出一脑门子汗,他知道,这个一根筋的彭勇,肯定会说到做到,而且很容易达到目的,只要说上几句不认罪的话,最后的判决结果绝对会非常不利。

        兄弟,你这是怎么了?你的心已经死了啊!你的血已经凉了啊!

        连长心痛不已。

        ……

        出了外交部,穆东去了大东大厦,在这里,他依次视察了京城未来科技和大厦管理团队,最后还去第一二层的商场看了看。下午则去京郊的大东半导体建设现场转了一圈。

        视察过程蜻蜓点水,多看少说,几个公司的反应各异。

        大东半导体这边觉得董事长的气场越来越强大了;大厦管理团队觉得老板什么也不说,是不是不满意?刘薇则直接表达了不满,说老板越来越不关心京城未来科技的展了。

        穆东不以为然。

        我怎么不关心了?你们每个公司的报表和报告我都认真仔细的看,各个公司的情况我都了然于胸,根本就没什么好说的罢了。我只是顺道过来看看罢了,如果来了京城不转一圈,你们怕是更有意见。

        当然了,作为大老板,巡视一下我的领地,宣誓一下主权,刷一下存在感,也是非常有必要的。

        刷完存在感的穆老板,当天傍晚就返回泉城,而且连夜召集泉水经济调研小组,召开了会议。

        赵冉已经和大家共享了自己的方案,不过她依然给穆老板保留了一份功劳,说这个方案是和穆东一起探讨出来的。而且,赵冉把这个说辞向穆东进行了通报。

        穆老板无可无不可,倒也没说什么。

        所以,会议一开始,穆东先是表扬了赵冉在方案形成过程中的建设性作用,然后马上抛出了外事部门会协调相关事宜的消息,然后宣布近期会安排大家去巴特基辛根市考察。

        穆东并没有抛出两国间景区合作的思路,他觉得还是先充分调研,然后论证可行性,再慢慢推开。

        如果现在说出来,调研的指向性就太强了,还是先大水漫灌吧。

        众人的欢愉自不必说,这样的调研活动即使再辛苦,本质上依然是一场奢侈的体验之旅,老板说了,派出公务机。

        公务机嗳,普通的小组成员开始两眼放光了。

        ……

        穆老板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晚上1o点了,今天这一通忙碌,让他有些疲惫。

        一进入主楼,穆老板立刻乐了,馨儿小跑着冲了过来,他赶紧蹲下,任由小公主扑进自己怀里,然后把她抱起来,原地旋转一圈,捏着孩子粉嘟嘟的小脸蛋问道:“你怎么还没睡啊?”

        馨儿咯咯笑着,扭动着身躯从穆东怀中出溜下来,然后牵着老爸的手,一路进了儿童房,指着一张小桌子上的一小块蛋糕,扑闪着大眼说道:“爸爸,我给你留了甜甜。”

        哎呦喂!穆老板这小心脏猝不及防,一下子被击打成了筛子,每个孔眼都散布着甜蜜的味道。

        他再次蹲下,把馨儿抱在怀里,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值了,再累也值了!哈哈!

        “吃饭的时候小家伙没看到你,就担心你会饿,所以给你留了蛋糕。”肖肖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爸爸,吃甜甜。”馨儿又指着蛋糕说道。

        好吧,那就吃甜甜。

        穆老板坐到地板上,把馨儿拥在怀里,让媳妇也坐到身边,一家三口分享着一块小小的蛋糕,场面温馨无比。

        吃着吃着,穆老板却突然眼圈有些红。

        肖肖觉察到了异样,挪揄道:“你的小情人随便一出手就把你感动成这样,以后有你受的了。”

        穆东不大好意思起来,半仰着头使劲眨了眨眼,又吃下一口蛋糕,笑着说道:“媳妇,你说要不是我走了狗屎运赚了大钱,我们一家三口会不会蜗居在一套小小的房子里,一日三餐算计着过。偶尔改善生活的时候,就像现在这样,开开心心的分享?”

        “老公,情感类杂志看多了吧?”肖肖一头雾水。

        穆东有些无奈,心说,我说的都是真的,相濡以沫的日子,我们真的曾经熬过。

        好一阵子,穆东低声说道:“馨儿的生日快到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g.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