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龙脉札记 > 第三百三十章 永远的未解之谜

第三百三十章 永远的未解之谜

        对师父所说的话,我只能报以苦笑,最近这段时间以来,师父提到“仙”这个字的频率越来越多了。

        懂事之前,老是幻想着自己可以成仙,可以腾云驾雾斩妖除魔,可真的等懂事之后,就有了一份对万物的敬畏之心,尤其是对这个字,有着近乎本能的恭敬,再没有一点点玩笑能开了,甚至提到让我成仙的时候,我就感觉把我榨干了都不可能,所以只能苦笑了。

        师父似乎看出来我的无奈,笑着拍着我肩膀说:“加油吧,我们都看好你,带着我们的希望去试试,万一碰巧成功了呢。”

        “好!”我冲师父点了点头:“我这个真的没什么问题吗,接下来怎么处理啊?”

        “虽然是真龙之气,但是却已经没有了丝毫的自我意识,更加没有朱允炆的主观思想,他贴近你就是一个本能,最终就会跟你同化的,放心吧!”师父羡慕的看着我说:“虽然具体有什么作用不好说,但是你没有当过帝王,就已经有了曾经一国气运的一部分加身,已经很了不起了。”

        听师父说完,我有些尴尬的说:“老头,我之前看你给我的书,讲的可是帝王的气运是随着国家的气运来的,如今元朝已经被灭亡了,那我这元朝子民给的气运,是不是就是咒我自己快点灭亡啊?”

        “什么歪理!”师父踹了我一脚:“你这可是元朝盛世的时候的气运,没来得及消散已经被朱允炆封存了,自然不会随着元朝的灭亡而衰退,你就放一百八十个心吧。”

        “那就好,那就好。”我心有余悸的说着。

        这时候,一股强烈的血腥味道弥漫开来,难道还有变故?第一时间就看向了朱允炆,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这么多血液,不过红绿占比却在一点点的改变,直到最后绿色已经消失殆尽了。

        只是这么多血,就算这个骨架是中空的,全部储存血液也装不了这么多啊!现在就跟不要钱一样的从骨头里面往外渗。

        “老头,这是怎么回事?”我赶紧后退了几步,生怕这些血沾染到自己身上,谁知道百十来年了,有没有尸毒什么的。

        “他是活着的时候,生生被炼制成游尸了,实际上她的肉体和血液都不是自然干枯腐蚀掉了,而是融合进了骨头里面,现在禁锢都开了,肉体已然不在,但是这些血液,却是不受控制的开始往外面流淌了。”师父也退到了火堆旁边对我说:“等一会血液浸出,我们把骨头就在这烧掉,表达我们对他的敬意吧。”

        我有些惊讶的看着他,一代帝王就这么轻易的烧了:“师父,这是不是有些草率啊!”

        “这才是对他最大的尊敬啊!你想想,一旦所有人都知晓了朱允炆被朱棣制成了一个游尸,还被他用一个阴谋,弄成这样子,朱允炆在天之灵的也会被气死的,还不如让他变成一个困扰着中华民族的永久的谜团,不是吗?”师父叹着气,看着前面的火堆愣神,我知道他想的应该是他自己。

        “放心吧,师父,你和师叔的后事,我一定近我最大的努力给你办到最好,不容许任何人胆敢亵渎去世的你们!”我坚定的攥着拳头冲着师父说到。

        “你这是咒我死呢!臭小子屁股又痒痒了!”师父听我说完,笑骂道,说完就转头回去看了朱允炆一眼,我分明听见他说了一句:“为师相信你!”但是声音特别小,估计是下意思的说着,不想让我听见。

        一个人的血终归是有限度的,时间一长自然就没了。骨架在没有了链接,散落了一地,我跟师父分批拿到了火堆旁边,恭敬的对着鞠了一躬,就开始往火堆里面放,没有丝毫的乱扔,严格按照从上倒下的顺序,一点点的放到火里面,然后往里面加柴火。

        整个过程,我跟师父一点交流都没有,默默的做着自己手头上面的事情。等所有的柴火都烧光了,大半天也已经过去了,好在骨头经历了这么多年,很轻易的就变成了粉末,要不然可真的是一个麻烦的事情了。此时已经汗流浃背了,却一点热的感觉都没有了,沉浸在自己的情绪中无法自拔。

        全部烧完之后,由于地表温度还是很烫,我去拿了刚刚看见的扫把,把这堆灰烬与扫满了整个洞穴,那些血液的地方是我重点关注的地方,等于把这堆灰给这里抹匀了。

        “走吧,外面该等急了。”师父冲我说着,就带着我往外走,一边走还一边感叹这些什么。

        “老头,之前你也是这么的多愁善感吗?你经历了这么多的生死,难不成看见每一个僵尸什么的都有这种感触吗?”我印象中师父不是这么磨磨唧唧的人啊,虽然我也有些感触,但是事情结束之后,我却不再多想,毕竟这是百年之前的事情了,忧心于前人的事情,不如多想想现在呢!

        “人,不服老不行啊!”师父听了我的话一怔,苦笑着说。

        “老头,我这刚开始学,怎么着,就想不负责任的扔下我就走啊?当初你可是死乞白赖收我当徒弟的,不想认账了!”我笑着说到,可是心里却也是一紧,刚刚别看说我给他准备后事什么的,带着一点开玩笑的成分,可是从他嘴里面说出来自己老了,我现我还是接受不了这个现实,他说一个修道之人不能太重感情,但是我真的做不到,或者这就是要面临的种种情劫吧。

        “滚!”师父一脚就把我踹的踉踉跄跄的跑出了这个名存实亡的封印之地。

        “这?”村长似乎在外面等了太久了,想过无数我们从里面出来的方法,可是实在没想到,我居然是这种出场方式吧,他有些经验的看着我:“是不是出意外了?老先生有没有危险,需要我们帮忙作一些什么吗?”

        “呵呵。”我尴尬的冲着他笑着:“没事,师父在后面呢,马上出来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g.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