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好地主 > 第0055章 观察沈衡

第0055章 观察沈衡

        听说是做生意,那就是大事,什么自己的身世,朱柏的谜团,还有梅殷的态度什么的都不算啥了。

        没过多大会,就抛下了没有带多少钱来王老实,让他帮着训导正在老虎嘴演练的十三太保,自己却一溜烟的回到了梅园。

        胖子沈衡,正在抱着硕大的饭碗正在吃着米饭,旁边应该是满满的菜盆现在已经下去了一多半,厨子正在满脸幽怨的望着这个能吃的胖子,心道又要重新做饭菜了。

        看看天色,也正是吃午饭的时间,心想也不知道十三太保他们今天又打了什么野味,肯定吃的酣畅淋漓,自己却在苦逼的陪着胖子吃饭,真的有些后悔自己太冲动了。

        不过也没有什么讲究,从旁边拿起一只小碗,从米桶里随意的挖了两勺,就在胖子的身边坐下,夹了一口菜,吃了起来。

        胖子沈衡看到是肖健,不由的一脸惊恐,不知道害怕的是肖健抢自己的饭吃,还是惊讶对方作为一个家主,竟然敢随意的和人同桌吃饭。

        正在旁边一脸幽怨的厨子也张大了嘴巴,肖健的吃食是小厨房供应的,而且今天由于要照顾梅殷的伤势,小厨房并没有准备什么,而这个肖公子刚才不是上山去了,怎么这会回来,直接就吃上了。

        荣国公要是问及此事,该怎么回答呢,刚想过来阻止,却被眼角瞄见的肖健阻止,大学三年都这样过来的,他感觉没毛病。

        “继续吃啊,吃饱了聊聊!”

        用筷子指了指正在一脸惊恐的胖子沈衡,继续道:“放心,我吃不多的,最近没有怎么运动,最多吃两碗也就饱了。”

        持续的一脸惊恐中,沈衡猛地放下手中的大碗,坚决而又不舍的看了一眼,道:“肖公子,其实我早就饱了,只是想多吃点,晚上就不用吃了。”

        肖健理也不理,夹了口菜后,用筷子指了指老虎嘴方向,边咀嚼边说道:“晚上有野味吃,刚才我对他们说,今天想吃野猪肉,他们会猎到的,你确定不吃?”

        不由自主的咽了一口口水,沈衡艰难的回道:“公子让我吃,撑死也吃了。”

        “撑死你对我有什么好处......。”

        看着沈衡死活不吃,好似害怕自己嫌弃他能吃的样子,肖健索然无味的往嘴里扒拉了两口饭,放下碗,无奈的说道:“看见你这身肥肉,还真的止饿,这么几下就饱了。”

        说完之后,才反应过来,自己可能说错话了,抬头看去,胖子沈衡一脸惊恐变成了绝望之色。

        “我不是嫌你能吃,你能吃多少?”肖健一脸的嫌弃,没有见过这么胆小的人,怎么做大事。

        “最多一顿,吃了九斤米......。”沈衡声音颤的说,旁边的厨子有一种想要狂的感觉。

        “才九斤而已.......。”肖健的声音已经有些不好听了,这还是人吗?

        心一横,既然说了,就说实话吧,沈衡闭着眼说道:“是煮饭前的九斤,不是煮好后的九斤。”

        尼玛,这边肖健刚反应过来,那边的厨子却是一屁股坐在地上。

        大明此时的一斗为十二斤,一天三顿九斤,就是二十七斤,那就是两斗多米,就算是早晚吃的少点,一天两斗米,那是跑不掉的吧。

        二十四斤米煮饭可得四十八斤干米饭,在加上配菜,还不算现在十六两为一斤的客观条件。真厉害,肖健看了看三百多斤的沈衡,这身肥肉来的不冤啊。

        “既然吃饱了,就陪我走走。”

        不想看到沈衡的丑态,肖健扭身前行,而厨子幸灾乐祸的看着一脸沮丧的胖子,觉得肖公子真的收了此人,那才叫做一个怪事呢!

        沈衡却是很麻利的跟上去,那动作与肥硕的身形明显有些不符,带着一丝惶恐。

        要说谈话最好的地方,就是在旷野之中,四周有没有人听见,一目了然,只是片刻,两人就来到梅园外一株榕树下。

        树荫下,肖健停住了脚步,转过身来,沈衡一个收不住脚,差点没有撞到他身上,肖健不由出了一身冷汗,要是被这么一堵墙给撞上,估计今天的谈话就进行不下去了。

        很不好的一个开头,肖健皱了一下眉头,我刚才想说什么来着......。

        酝酿了半天的情绪,被这么一惊给吓没了,肖健只好问道:“很喜欢做商人吗,为什么?”

        想了一下,沈衡陷入沉醉的幻想中,半天才无可奈何的答道:“我也不知道,就是喜欢,我想做爷爷那样的人,可能是最大的原因吧。”

        看来基因有些返祖现象,崇拜的人是富,所以自己也必须是富。

        肖健胡思乱想着,脑洞大开的问道:“你爷爷是朱元璋......不......洪武皇帝弄死的?”

        “哪能?我也要是蒙元的富,又不是大明的富......,我爷爷和大伯,在我大明立国之前就仙逝了。”

        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肖健偷偷的问道:“聚宝盆传给谁了?”

        “什么聚宝盆?”沈衡一脸的懵逼状态,原来此时还没有聚宝盆的传说,又证实了一个历史疑团......。

        这才理清了刚才被吓跑的思路,肖健正了正神色,问道:“你认为现在最赚钱的生意,是做什么?”

        “出海通番,中间的差价是接触之前不可想象的,就比如苏州的丝绸,在棉布的冲击下,现在大明已经日渐萧条,但是如果通番出售,那么反而能盈利十几倍的价格,若是以物易物,用丝绸换取外番的珠宝、象牙、犀角、香料和药材等物,有时甚至会有百倍的盈余,真可谓日进斗金也不为过。”

        沈衡坚定不移的保持了他做外贸的决心。

        “那洪武皇帝的‘片板不得下海’的禁令呢?难道都是摆设?”肖健盯着对方看着,同时开启了雷达扫描的功能,密切观察这沈衡的反应。

        思索了一会,沈衡回道:“现在根本没有人去管,只管做就是,但是必须边做边交好沿海诸卫所的人,地方官不用管,他们的心思根本在于执行圣旨,而在于升官财,只要财货到了,自然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沈衡说的时候很是兴奋,甚至从鬓角竟然流出汗来,心跳加加上两眼光,在着重字眼时咬牙切齿,已经进入到了亢奋的状态。

        摇摇头,要是只有这一点见识,那就不堪大用了。而且做事太过不择手段,恐怕只能用,而不能信。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g.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