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小说反派公子哥 > 第186章 煮酒论情愫

第186章 煮酒论情愫


        “阿嚏!”

        刚发完牢骚,风寒入体,俞沁怡忍不住打了个喷嚏,揉了揉鼻头,又想了想,叹了口气之后,有些萎靡不振地道:“不好意思,脑袋有些发晕,是我口不择言了,毕竟,我的情路就没顺畅过,也不是一两次了,况且先前你揭露林翊的真面目,平心而论,我确实欠了你一个人情,至于今天这事……也没什么大不了,反正就是没你这一茬,我回头也要回绝人家,无非是一个表面难堪和私下难堪的区别,要说起来,你还替我背了锅。”

        宋世诚静静的看了她一会,道:“要不要去看看医生?”

        “没事,还顶得住,先去睡一觉,如果还不舒服,明天我让经纪人陪我去医院就是了。”

        俞沁怡刚说完,又打了一个喷嚏,旋即摆摆手:“不行了,趁着感冒还没起来,我得先回去裹被子了,有什么事明天再扯吧。”

        宋世诚心里一动,提出了一个很荒诞离奇的建议:“要不然,试试喝点煮啤酒?”

        “啥?”

        俞沁怡再度结结实实的惊诧了一把,哭笑不得道:“你没跟我开玩笑吧,煮啤酒?这是什么鬼?”

        “一个朋友教我的,对祛寒防感冒很有帮助。”宋大少一本正经的道:“我试过了,确实挺有效果。”

        “感冒了喝啤酒就够呛了,还煮开的啤酒,你确定不会让我连夜上急诊么?”

        俞沁怡不以为然的笑了笑,摇摇头,转身往楼梯走去,不过没走几节台阶,忽的娇躯一定,扭过螓首,芳容间怀着几分意动,迟疑道:“你确定这玩意喝不死人?”

        “真要喝死人,不还有我这个垫背么?”宋世诚莞尔道。

        …………

        二十余分钟过后,酒店包间,俞沁怡眼看着鸳鸯锅中的清汤部分,随着水温的沸腾,冒起诡异的颜色,空气中弥漫的味道,更是有种说不出的古怪。

        “啤酒、醪糟、姜片、枸杞……”

        俞沁怡瞄了眼那些材料,嘀咕道:“这掺在一块叫什么啊?”

        “好像是叫姜汁醪糟煮啤酒吧,姜片和枸杞就不用说了,都是祛风寒温脾胃的常规食材,醪糟这东西,是经糯米发酵而成的,单糖和低聚糖,又富含维生素,能刺激消化腺分泌,增进食欲……”宋大少有理有据的分析道,等材料都彻底煮开了,又往汤水里加了些蜂蜜,最后用大勺子舀了一小碗,推到了俞沁怡的面前。

        俞沁怡动了动翘鼻,也没让宋世诚先‘试毒’,自顾自的端起碗,拿起小瓷勺,舀了一小口吮进了檀口里细细品味。

        味道还是挺不错的,甘甜芳醇,还带着一些啤酒的酸涩感,起码对目前身体抱恙、食欲不振的她来说,很合胃口。

        解除了警惕,俞沁怡也没客套,呼哧呼哧的把一整碗给灌下了肚子,骤然间,只觉得五脏六腑都是温热热的,刚还昏昏沉沉的脑袋,都一下子变得神清气爽了。

        “嗯……我再来一点吧。”

        食髓知味之后,俞沁怡用丁香小舌舔了舔嘴角,明显还意犹未尽,毫不顾忌什么明星淑女范,自己拿过大勺又舀了一碗,同时掩不住好奇的道:“话说回来,这种煮法,你到底是怎么知道的?太超出人类的正常脑洞了。”

        “说了,一个朋友教的。”

        宋世诚轻笑道:“当年去大草原旅游,大晚上有些冷,那朋友就煮了这东西帮我祛寒。”

        “神人。”俞沁怡竖起了大拇指,展颜一笑:“也得多谢你,让我尝到了这治病良方,又满足了口福。”

        “你挺喜欢喝啤酒的对吧?”宋世诚忽然问道。

        “对啊,你怎么知道的?”

        俞沁怡一扬眉头,自问自答道:“又是我妈打的小报告吧?其实还好了,主要平时每天赶通告拍戏太枯燥太累了,又不能像正常人一样随便逛街,就经常睡前喝一些舒缓精神……其实,要不是挺想喝酒的,刚刚我也不会答应试这玩意了。”

        宋世诚笑了笑,一缕感怀浮上了心间,又试探道:“再来点牛羊肉?”

        “好啊!我正想说呢!”

        俞沁怡兴致满满的道:“喝酒就要搭配吃肉嘛,呵,我发现自己还真是找到吃货界的同道中人了。”

        接着,不等宋世诚行动,俞沁怡就按了服务铃,让服务生再上一些牛羊肉和调料上来。

        这时,手机铃声响了。

        俞沁怡一看来电,就朝宋世诚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然后拿起接通,径直道:“妈,您先什么都不用说了,女儿又让您失望了……原因?很简单,他不是我的菜,太乖乖宝了,一点男子风范都没有……诶,我知道我知道,但这是硬件条件,怎么能让步,您肯定也不希望未来女婿太怂包吧……”

        果不其然,这是万桂芳在女儿相亲之后的照例问询电话。

        看着俞沁怡虽然意兴索然却无忧无虑、没心没肺的神情,那一刻,有一股情绪在宋世诚的内心百转千回着。

        他知道,这一晚的行为是‘冲动’了,可是,他并不后悔。

        两世为人、历经沧桑,他在情感方面,早已看得很开。

        什么为赋新词强说愁的矫情滋味,他也早已不屑一顾。

        作为一个彻头彻尾的实用主义者,他很清楚自己想要的。

        事业上的功成名就,只是满足了物质欲望,而对空虚情感的填补,却是收效甚微。

        尤其在这个新世界,没有人知道他经历了什么、失去了什么、背离了什么。

        有时候,他总觉得自己像是一具行尸走肉或是游离荒魂。

        人是群居动物,更是需要情感交流的生物。

        因此,用各种深套路强行将沈孝妍绑在了身边之后,他几次试着用梦境故事的方式,变相的跟这个枕边人倾诉着心声。

        但这种倾诉,必然带着极大的保留。

        重生回到过去的题材小说为什么会吸引人,就是因为能弥补存在于过去的种种遗憾和缺失,让主人公重新有机会书写一段崭新美满的新故事篇章。

        可惜,他的这次重生,没按照寻常的套路。

        但还好,那些存在于另一个世界的遗憾,他其实已经大部分释然了,在新世界中,他大概可以做到了无牵挂了。

        只是,要说真没有一丝半点的缺憾,那是自欺欺人。

        那一世,离婚之后在大草原和俞沁怡的邂逅,文艺点的说法,大约就是自己失败人生末期的余光。

        但面临一个惨淡灰暗且无法预知的未来,两人最终选择了分道扬镳,相忘于江湖,生死各安天命。

        蓦然间的几次回首,他又会怅然若失,痛恨自己的无能为力。

        而现在,俞沁怡以另一种方式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他不可能无动于衷。

        即便她没有了前一世的身份背景,即便她不可能想起彼此间的过去种种,但宋世诚很乐意多陪伴在她的身旁,看着她一直幸福喜乐安康。

        或许,创造这个新世界的‘诡异存在’,安排这个俞沁怡出现在自己的新生命中,大体也是给了自己一个弥补缺憾的机会。

        “好好好,我遵命我服从我保证,接下来一定会以更饱满用心认真的态度,去接触那些相亲对象,争取在三十岁到来之前,把自己给嫁出去,让您完成毕生夙愿……妈,今天在户外录节目感染了些风寒,我想先休息了,要不等我回去,您再给我进行思想教育吧。”

        俞沁怡假装打哈欠,驾轻就熟的安抚了母后,终于结束了通话,等放下手机的那一刻,如释重负的吐了一口气,目光无意间和宋世诚对在一块,不由的相视一笑。

        “我也不想相亲的。”

        俞沁怡心不在焉的捣鼓着瓷勺,悠悠道:“但没法子,实在没什么认识优质男性的好渠道,我妈又不准我找娱乐圈的人,所以,只能先这么耗着了,要真最后被剩下了,只能怨自己命不好咯。”

        “说句俗掉牙的俗话,幸福这东西,总是自己去争取的,如果一味的原地踏步、循规蹈矩,只能是被动选择。”宋世诚给予了苍白的安慰。

        “是这个理,不过,如果我要化被动为主动,免不了又要跟家里的那位老佛爷正面刚一场,你又不是不知道她有多霸道强势。”俞沁怡无奈一撇嘴,看到服务员端着牛羊肉进来了,就很豪迈的撸起袖子,振奋精神道:“不提这些闹心事了,我总相信,不管遇到什么烦恼事,只要有酒有肉都能解决,对了,还得有一个可供吐槽的知己,比如你这样的。”

        “荣幸之至。”宋大少哑然失笑。

        等服务员又开了一个鸳鸯锅,趁着食材在锅里浮沉,俞沁怡又舀了一勺子的姜汁醪糟煮啤酒,倒入杯子里,冲着宋世诚扬了扬,有些郑重的道:“我先干为敬,就当感谢你今晚的出手相助,也为跟你发牢骚认个错,不过……今晚这些事,就这么揭过去吧,以后谁都不要再提了好不好?”

        宋世诚一怔,默默的点了点头。

        有些事,没讲出来,其实大家都心照不宣了。

        别看俞沁怡有些粗神经,但在娱乐圈和名利圈混迹了那么久,通读了那么多的感情戏剧本,她的心眼亮堂着呢。

        她不可能感觉不出来宋世诚拽走自己破坏相亲的某种特殊意图。

        这个特殊意图,连俞沁怡都不敢去多想。

        要知道,一个明明交情不深的男人,对自己表现出了这般出格的关注,要说这真的只是出于普通的小伙伴关系,就是情感白痴都不会相信!

        还有在席间的谈笑风生,以及宋世诚偶尔饱含意味的深邃目光,这一切,都让俞沁怡渐渐坐实了内心的猜测:这个男人,对自己的心思似乎并不单纯!

        对此,她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回避。

        先不说彼此的关系目前还很一般,最关键的一点,这个男人已经是有妇之夫了!

        她再空虚寂寞冷,也断然不可能和一个有妇之夫发生情感方面的纠葛!

        更何况,彼此两家都是知根知底的,沈孝妍和她的关系也处得不错,她怎么可能丧心病狂到去破坏别人的婚姻呢?

        但这层窗户纸又不能轻易捅破,最起码,在宋世诚表达明确的意图之前,她不愿将彼此的关系彻底闹掰掉。

        所以,迂回,是摆在眼前最明智的选择。

        她故意说‘今晚的事就这么揭过去’,就是想隐晦提醒宋世诚,彼此的关系大抵只能保持在这个距离,做朋友知己可以,但更进一步,是不可能了。

        只是,念头是坚定的,可一想到宋大少在拽走自己时表现出的霸道刚毅,以及男子汉风范爆棚的魄力,俞沁怡不免有了些小遗憾情绪。

        再鉴于宋家岌岌可危之时,“洗心革面”后的宋大少,毅然扛起重担挽回局面的杰出表现,要说俞沁怡的心里不钦佩那是假的。

        在他看来,男人就得要有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战斗力。

        还有,这一锅的姜汁醪糟煮啤酒,也得加加分。

        这点点滴滴的感观汇合在一起,一度让俞沁怡有种离谱的错觉:这样有主见有能力又贴心的男人,不就是自己一直以来梦寐以求的么?

        但时至今日,再符合自己的理想配偶也无济于事了,谁让这个男人已经有妻室了呢,她顶多只能遗憾当初母亲由于种种因素、没及早安排自己和宋世诚相亲,进而错过了一段良缘。

        至于两人今后的关系,估计只能像这一杯稀释兑味后的怪啤酒,被其他的材料掩盖住了本质味道,虽然喝得暖心,却又体会不到啤酒该有的甘洌和清爽,一切内敛其中。

        俞沁怡很清楚,自己的爱情不该是那种爱得死去活来、撕心裂肺的狗血剧。

        “对了,明天开始,和原来经纪公司的合约就结束了,我也该全面做回自己了。”

        俞沁怡忽然想起这件事,抛开这些乱麻的心绪,拿起手机,登入微博,通过一个个的按键拼音,将自己的真名公告了天下,同时对着宋世诚露出璀璨率真的笑颜:“你应该稍微感觉荣幸,因为你是我人生转折的头一号见证人。”

        “幸会了。”宋世诚也晃了晃酒杯,将这古怪啤酒一仰而尽。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https://www.biqugeg.com/20_20675/1431010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g.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