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小说反派公子哥 > 第320章 人生总该有些念想去支撑

第320章 人生总该有些念想去支撑

        面对这突兀又犀利的质问,饶是宋世诚城府颇深,一时间也失语了。

        这种问题,没法回答,也不方便回答,只能沉默是金了。

        但沉默,无疑也是默认。

        万桂芳定定的看了他一会,最终脸色缓缓凝重了起来,叹息道:“我就猜到会是这样子,唉,这可怎么是好……”

        宋世诚觉得有必要说点什么了,道:“万阿姨,我不想欺骗你,没错,我和老俞彼此间,确实囊括了一些友情之外的感情,但目前,我们都没踏出那一步,你不用想得这么坏。”

        “目前?那以后呢?”

        万桂芳目光炯炯的道:“世诚,你应该很清楚,你们现在这样子意味着什么,或许你从前对这些事已经司空见惯、习以为常了,但将心比心,我作为沁怡的母亲,我宁可她一辈子不嫁,也实在不希望女儿和一个有妇之夫发生什么感情纠葛,更不希望她成为破坏别人婚姻的第三者,这对我们谁来说,都不公平!”

        “但你一句话就要否决拆散,就对大家公平了?”宋世诚忍不住反辩道:“万阿姨,您先别急着动肝火,首先,鉴于道德伦理,我承认我这方面干得有些不光彩,但您也该清楚,感情的事情,往往不是道理可以决断得了的。其次,说句不好听的,您这二十几年来忙着事业,一直对老俞疏于照顾,反倒婚姻大事,您却执意要强行干涉,您觉得这对老俞来说公平么?”

        “对,在这方面,我确实独裁了。”万桂芳的脸色愈发难看,咬牙道:“但我刚刚也说了,宁可把这闺女养成老姑娘,我也不希望她走错这一步,有些错,是万万触犯不得的!你觉得你和丫头的事情一旦曝光传扬出去,对你们,对大家,尤其对你妻子意味着什么么?”

        “好!你可以说,你和你妻子的婚姻是被强行安排起来的,没什么所谓的真爱,但这绝不能成为你始乱终弃的借口,尤其现在你妻子还怀了身孕,同样作为女人,我觉得你对她太过残忍了。”

        “那你对老俞就不残忍了么?”宋世诚肃然道:“实话跟您说了吧,老俞目前的精神状态相当不好,我怀疑她有抑郁的倾向。”

        闻言,万桂芳的眼眸陡然睁大,惊声道:“你确定?!”

        “目前还只是猜测,是上次她重感冒,我找了医生来治疗,几天后,那医生告诉我,他觉得老俞的精神状态很有问题,怀疑是抑郁症倾向,建议我再找心理医生来诊断一下。”宋世诚皱眉道:“事实上,我也早有察觉了,老俞一直以来承受了太大的压力,来自你的,来自舆论的,来自感情的,来自文若罄的,长期过得不开心,又没人照顾开导,心理状况出问题只是迟早的事儿。”

        回头想想,老俞确实过得挺艰难的。

        感情一再受挫,事业上遭遇各种打击,已然是累觉不爱、心灰意冷,尤其文若罄的死亡,更加剧了她的悲痛。

        在这般情况下,不仅没人陪她分担,反而周围的人,要么质疑、要么要求、要么攻击,试问谁都无法承受下去。

        只是,老俞究竟有没有罹患抑郁,目前大约只有宋大少心知肚明了……

        万桂芳一下捂住了嘴,眼眶陡然腥红了起来,更透露出了几分自责和愧疚。

        直到这时候,她才恍然感悟到,自己确实亏欠了女儿太多,如果女儿真的抑郁了,那她第一个难辞其咎!

        “沁怡现在还住酒店那吧?”万桂芳暂时也顾不上追究这段孽缘了,一心只关切着女儿的病情。

        不过,没等她要付诸行动去照顾女儿,助理就迎了上来,道:“董事长,几个工厂的负责人都在等着了,您看……”

        万桂芳的脸色阴晴变幻了一阵,最终无力的挥手道:“行了,我这就过去。”

        随即,她中气不足的对宋世诚道:“最近集团上下一堆麻烦事,我实在抽不开身,我家丫头……你暂时帮我照看一下,尤其是心理医生,你帮阿姨物色一个最好的,绝不能再让丫头的心理状况继续恶化下去了!就当阿姨拜托你了。”

        很显然,对女儿,她仍是有心无力。

        加上担心自己再强横干涉这两人的感情会加重女儿的病情,她只好暂时收敛这些心思,无可奈何的先将女儿再托付给宋大少。

        最起码,目前也只有宋大少照顾女儿,才能令她放心。

        “我不会让老俞再出事的。”宋世诚满口保证,他要的就是这效果。

        甚至,如果效果还不够,他不介意合伙沈一弦,伪造一张病情诊断书。

        但有一点是毋庸置疑的,老俞的心理状况,确实不能再恶化下去了。

        就当作一个善意的谎言吧。

        “另外,有些事,我暂时还不方便跟您坦白,只能说我现在也遇到了一些麻烦,还请再给我一些时间,等度过眼前这关,我会给您和所有人一个交代的。”宋世诚这回是说了真话。

        面临世界意志的抹杀计划,他这段时间也是没一刻安生的。

        本来他还有底气搏一搏的,但后来发现,但凡自己在乎的人,一个个的连遭厄运,他就意识到了这背后的隐藏脉络。

        说白了,这就是小说中反派boss的‘应有待遇’。

        众叛亲离、家破人亡,各种厄运都将不断加诸在反派的身上,怎么能让反派痛苦就怎么来。

        先前能岁月安好,可当世界意志觉察到小说剧本被完全颠覆了,针对自己的抹杀计划就陆续铺开来了。

        哪怕能干掉万立辉这些执行者,但难保世界意志不会提高对自己的恶意。

        或许,接下来发生什么天灾人祸,就可能将扼杀掉自己的存在!

        面临这个世界的恶意,宋世诚已经明白自己的胜算真的很渺茫。

        除非自己真的狠下心,用各种手段折磨沈孝妍,一步步夺取她的气运,取代主角的身份。

        比如现在就跟她离婚,再设法让她流产,绝对可以不费吹灰之力的拿走主角光环。

        但,宋世诚真的干不出这么丧心病狂的事儿。

        他再卑劣无耻,也无法这般伤害自己的妻儿,尤其还是一个全心全意爱着自己的女人!

        所以他也看开了,现在能做的,就是争分夺秒,给那些在乎的人创造一个平安喜乐的环境。

        比如老俞、比如袁佳、比如沈一弦、比如沈孝妍和她肚里的孩子。

        这样即便自己最终难逃厄运,起码也能走得安心了。

        而且,如果真有那一天,他希望沈孝妍不再爱着自己,到时再让她知道自己是个始乱终弃、抛妻弃子的陈世美,这样她应该不至于那么难过伤心了吧,留下孩子和家业,也能给她一个好好生活的念想……

        万桂芳端详了他一会,察觉到他眼中的凝重和忧虑,直觉得他似乎真的遇到了大麻烦,正要追问,手机骤然响起。

        她看到来电显示,脸色明显又难看了一大片,匆匆告辞了宋世诚,就坐进了车子里。

        目送着车子驶离,宋世诚转身走向了大宅主楼,门口,季静似乎正等着他。

        “妈,进去吃饭吧。”宋世诚扬起笑容。

        季静没回应,淡淡道:“她们母女俩看来都遇到了大麻烦,你悠着点,别掺和得太深。”

        宋世诚心里一动,老俞的麻烦事他当然清楚,但万桂芳的情况,他就没底了,“是瑞丽集团出事了?”

        季静点头:“内忧外患,局面一点都不比咱们家那时候轻松,没准再等不久,瑞丽集团就该易主了。”

        宋世诚一拧眉头,如此说来,似乎一场针对万桂芳的商业战争正在开启。

        本想再问得具体一些,季静忽然转口道:“你等会吃完饭,去一趟沈家吧,你们两口子老分开不是个事。”

        “明天再说吧,今天我留下来陪您。”宋世诚搪塞道,还是有意的想继续冷化自己和沈孝妍的关系。

        “你这孩子,以前孝妍没怀孕的时候,你总是跟她黏在一起,基本不着家,现在她正是最需要你的时候,你反倒关心起妈的感受了,怎么想的?”季静似笑非笑的看着他,眼中流淌过一抹暖意,但还是规劝道:“听妈的话,等会去陪陪她吧,妈能照顾好自己的,你要真有孝心,就答应妈一件事,一定要保证让孝妍平平安安的把孩子生下来,除了这个未来孙子,妈现在再也没有什么奢求了。”

        “妈……”

        宋世诚也敏感察觉到了季静的异样。

        首先一点,他没有再感觉到季静往昔对儿子的极度溺爱了。

        她显得很冷静淡然,眼中含着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怀。

        其次,他看出来了,季静现在的心里,只有未来孙子,似乎那才是她余生的最大念想。

        至于自己,由于长久的疏远,已经让她有了隔阂感。

        难道说……她终于还是确认,自己不再是她原先的那个儿子了?

        “起风了,进去吃饭吧,小妹该等得肚子饿扁了。”季静款款转身进屋。

        宋世诚迟疑了一下,走过去搀着她的胳膊,正色道:“妈,以后我一定会好好孝顺您的。”

        季静怔怔的看了他几眼,面露欣慰的点点头:“妈相信你。”

        ………

        吃完饭,又陪季静聊了一会,宋世诚走出屋子,站在庭院中,正犹豫着该不该现在去看望沈孝妍,身后传来了一阵犬吠。

        “汪汪!”

        金毛阿二窜上来,一跃扑在宋世诚的身上,吭哧吭哧的吐着舌头,但亲热了一会,它似乎发觉到了这主人的异样,又坐了回去,垂头丧气的耷拉着脑袋。

        宋世诚摩挲着它的脑袋,但看到它对自己爱答不理的,不由苦笑。

        估计这狗也发觉到自己不再是他原先的主人。

        表面还看不出来,但互动方式就露陷了。

        “这狗也真奇怪,连你都不爱亲近了。”

        沐小妹的飘逸身姿紧跟过来,在灯光下,那张清丽的容颜备显恬静幽然,咕哝道:“我跟佣人打听过,它和其他狗,一直以来只对你和你妻子亲近,但现在貌似连你都失宠了。”

        “你不也没赢得这些狗的垂青么。”宋世诚打趣道,“怎么样,在我这过得还舒服不?”

        “还好,衣食无忧,比在沐家呆得踏实,起码没人要害我。”沐小妹蹲下来抚摸着金毛,微微蹙了蹙小眉头,“但有时候,又觉得自己过得连这些狗都不如。”

        宋世诚听出潜台词,宽慰道:“别把自己想得跟丧家犬似的,目前的处境只是暂时的,我答应过你爷爷,一定会帮你和你哥拿到属于自己的东西,然后堂堂正正的回到沐家,把那些曾经欺负你们的贱人全都踩到脚底下!”

        “画大饼谁都会……”沐小妹扁扁嘴,“但你画的大饼,我还是愿意闻一闻的。”

        宋世诚莞尔一笑。

        “对了,沐怀远和沐云臣两父子,又开始折腾了,我二伯和我哥他们,被压得有些喘不过气来了,你有法子拍死这对贱人父子么?”沐小妹愁眉不展的嘀咕道。

        “有,而且快了。”

        宋世诚显得成竹在胸。

        刚刚和冯雅萱的谈判很顺利。

        金辉的把柄被自己掌握了,冯雅萱又怎么可能幸免于难呢?

        如今,这女人的钱财利益、颜面尊严,统统被自己掌控住了命脉,接下来只能为自己所用。

        通过在沐怀远的身边埋下这颗炸弹,只要时机一成熟,绝对可以把这对父子炸得死无葬身之地!

        “好,我信你,只要你能帮我哥夺回家业,我会全力帮你把事业做好的。”沐小妹站起身,也信誓旦旦的保证道。

        宋世诚多看了她两眼,笑问道:“你人生唯一的念想,就只有你哥了么?”

        沐小妹挑了一下蛾眉,不假思索道:“那不然呢?这个世界上,除了我哥能无条件的待我好,还有谁?”

        “那挺好,但愿你们兄妹俩,以后都能好好的。”宋世诚莫名其妙的感慨了一句,然后转身往跑车走去。

        沐小妹在黑夜中的明眸闪烁了一下,看着他略显萧瑟的背影,喃喃道:“我怎么觉得你好像跟爷爷走的时候一样,一副留遗言的口气呢?”

  https://www.biqugeg.com/20_20675/1690134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g.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