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道惆情 > 第335章 这点诚意应该有

第335章 这点诚意应该有

        “一会儿你打算就这么绑着我举行敕封仪式吗?”申布德对连日来的这种生活方式已经忍无可忍,但是又担心十皇子引燃身上的火雷。

        “既然申兄这么说,那小弟就展现点诚意出来!”十皇子慢悠悠地将身上的火雷全部取下来放在一边:“作为敕封使总得沐浴更衣才显得正式对不对?”

        当申布德一眼看出那些火雷根本就全都是假的,瞬间升起一股无名之火,可是对旁边神秘的田道清投鼠忌器只得尴尬地笑笑:“当年你我就是在混堂子里结识的,没想现在又要一起洗!”

        “申兄莫怪!小弟其实还是很惜命的,生怕被宰了祭旗,只要你敕封之事通告申国上下我马上解开镔铁锁链。”十皇子的话说得很弱势,但是内中的意思却是再强硬不过。

        “好!就依你,我现在是安排人发布公告。既然敕封队伍提前到达,那我们洗完了一早就把这事办了。”申布德赶紧抓住这个机会。因为解开锁链后只需找机会避开田道清,他就有把握逃脱,之后就可以放开手脚对付十皇子,到时田道清有天大的本事也难免一死。

        昔日两位过命的朋友,如今虽然表面上称兄道弟,可实际上各怀心腹事。申布德正式发布了接受汤国敕封的诏令,并且迅速通晓全国上下,摆明了想给十皇子一个定心丸。而十皇子看过田道清给他的字条后皱起了眉头,田道清却相当自信地对他说:“太子不必担心,只要你没事申国又敢把我怎么样。当年仙岳峡谷有一大群先天我都不怕,全身而退的本事我还是有的!”

        十皇子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又没说出来,便和申布德一同前去沐浴,突然他回过头大声道:“终究留不住你,但是走之前一定要给我报个平安……!”

        天已经放亮,一路兼程风风火火赶路的汤国敕封仪仗实在是狼狈不堪,一名小吏对着空轿子兀自抱怨:“一天最多只让走二十多里路,现在又突然要求每天走二百里,拿我这个礼部侍郎当什么?如今丢东落西的搞成这副模样也不知到底是谁的面子过不去,为官数十载还是头一回步行这么远的路……”

        “张大人这是嘀咕什么呢?”一名年轻人不知何时已经跟在了其身后

        这位老大人被吓了一跳正要发火,可看见对方眉梢那颗鲜红的血痣后马上陪笑:“见过闽世子,您有什么吩咐!”

        “拜您的奏折所赐!大军现在已经开拔,太子命我给你预备了新仪仗和礼品,劳烦让大家换一下。这个是礼单您收好了,告辞!”闽世子言语上客气,但是人就能听出他满腔的愤怒。现在万一十皇子在申国出了问题,他纵然手握重兵可也是鞭长莫及。

        张侍郎满脸堆笑:“还是太子算得周全,老朽!”见人家根本不理会已经走远便冷冷怒骂:“乳臭未干的毛孩子也敢给我甩脸子!要不是申国使者强势,老夫还不知道这轿子里是空的。太子都不知躲在什么地方,你们大兵压境倒是强势,老子这么去申国岂不是糊里糊涂得送死?”

        申国破天荒地国门洞开,民间张灯结彩地迎接着汤国的敕封使团,百姓对于和平的渴望远远超出申国高层的预期。郑北王过达数年的坚壁清野策略令申国民众痛苦不堪,与汤国的贸易全部掌握在高层的手上意味着底层要受到很大程度的盘剥,所以尽管申布德的一纸公告才激起如此大的动静。

        预定的仪典是巳时,可眼看已经快到午时张侍郎才带领着仪仗队伍缓缓出现,一名影卫早已等不及了赶过去催促道:“张大人!您得快一点儿,误了时辰可不是小事!”

        “慌什么!不是一直让我慢点走吗?我是文职,不比了你们这些人脚力好,既然不让老夫骑马就别怪怕误时辰。我现在要是走的太急那不是失了咱们上国的风范!”老大人依然迈着四方步龟速前行。

        “礼乐起!”田道清深厚的内力此时充分体现出来,谁都猜不透这副瘦弱的身躯是怎么会发出如此高亢的声音,在喧闹的金鼓齐鸣声之中他依然可以让远近无数人听得清楚。这令台下的十皇子想起了听音,她的大都的歌声可不只是传得远,而且能够轻易打动听众的心绪。

        申布德抖了抖好几下手上的锁链都没有反应,这才发现十皇子双目呆滞,于是干脆推了一把:“汤老弟!”。

        “啊!”十皇子觉得自己恍惚做了个梦,从怀里摸出一料丹药吞了下去:“见谅!最近太过劳累了。”然后毫不犹豫地解开了镔铁锁链与申布德携手登上高台。

        “今日对申汤两国意义非凡,从此我们便是一家人,并肩开个创盛世天下……”鼓乐声停下来后十皇子大声地憧憬着美好的未来,这种辞令对于普通百姓来说极具诱惑,不过权贵阶层却早已麻木。申布德同样激情演讲一番,他们当众热烈拥抱以视两国的关系。最后,两人有说有笑地携手走下高台进入行宫,消失在民众视野之中。

        按照预定的章程,十皇子和申布德是去更换华服,要等敕封队伍到了才正式接受“一字并肩王”的封号。两人刚一进入行宫,十皇子突然笑道:“申兄!你不是一直想知道当年我为何敢坚守小孤城吗?”

        “什么意思!”申布德不知为何有一种极为不详的预感。

        “呵呵!其实当年你父皇没有病威我依然可以全身而退,只是能从你们的正门离开的方式更加体面!”

        申布德心里咯噔一声,差不多已经猜到又被对方算计了,于是把自己的身法发挥到极致,可是内力刚刚提起不到两成只觉得天旋地转。十皇子上前一把扶住他:“申兄没听说过我母亲是出自隐香阁吗?”

        此时,高台上田道清正高声朗诵双方预先拟好的稿件:“自天地初立,人事通横礼仪自成,万邦并立归于大统……”文章从申汤两国交好为起点,开头是讲和平才是利国利民的大好趋势。中间则是高度歌颂申国历史成就和夸奖申布德的高尚,意思是他主动让出依附上国的心胸非常宽广,应当成为君王淡薄名利的典范。最后一部分当然是对汤国的极致赞美,主要表达出两国将会如何幸福等等。

        这篇文章足有数千字之多,田道清用了半个多时辰才念完。这会儿那位张侍郎的队伍已然到达,可是田道清却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继续念道:“道是、道非、道有、道无,天地诸法皆通,世间万物有灵。道无定论法有常形……”他竟然背起了《道法指要》中的那几千字。

        “这可不是约定好的内容,他这是要做什么?”一名官员小声提醒一名花白头发的满脸阴郁中年人。

        这名中年人摆摆手:“无妨!只要不是褒贬之词,随他耍什么花样。不过你的人手都给我准备好了,就是赔上申布德的性命也绝不能放走汤骋离!”

        这可绝对不只是一个人听出来田道清多念出来的内容,申国监礼司的几名高官已经乱作一团。当然,新任的首辅大臣也发现了问题,正质问监礼司众官员:“怎么回事!他怎么会不按预定章程做事,这些玄乎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可是这些人又哪里说得清楚,有人提议不必理会,有人觉得最好先善意地提醒,有人建议请求圣意,也有人认为该采取强硬手段。

        (本章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g.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