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靑海传 > 第450章 紫宸(九)

第450章 紫宸(九)

        兴庆宫雨花台,汉唐皇后正搀扶着长孙太后闲逛。

        长孙太后忽然说道,“前些时日,行刺裹儿的刺客已有眉目!你这个做母亲难道就没有点表态?”

        皇后平静地回道,“臣妾再如何表态,也抵不过陛下三言两语!近来陛下身子抱恙,这种小事还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吧!”

        长孙太后拍了拍皇后的手背,无奈地说道,“你啊!就是心地太善良啦!让哀家说你什么好呢?”

        皇后微笑道,“自那件事后,我汉唐后宫便不得干预朝政,并成为后宫的第一铁律!如果有人胆敢触碰,那她绝对会成为众矢之的。”

        长孙太后颇有感触地笑了笑,没有回答。她这个嫡儿媳是越来越懂得以不变应万变。正如外人常说的那样,能成为这后宫之主的女子,有几个是没有城府的。皇后能如此稳重识大体,更多是自己的那三个儿子,各个人中翘楚。再加上李旻当太子时期,对自己格外严格,并未迎娶过多妃嫔,哪怕当了皇帝这后宫六院也没有再增新主。可以说如今汉唐皇帝李旻膝下仅有三子三女!就算崔贵妃诞下龙子,也差地过于悬殊。眼下的崔贵妃的确受到汉唐皇帝的万般恩宠,可与皇后相比,无异于小巫见大巫。因此自己的三个儿子中,无论是哪一个将来继承皇位,她都能成为这汉唐未来的太后。

        随着皇后的沉默,李裹儿被行刺之事带来的影响,果然如同她所预想的那样悄然无踪。然而在这期间清河的崔家付出了沉痛的代价。往后的崔家子弟想要继承祖业,需考取功名或是军勋战功。因为密谋行刺事情,崔家只能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清。谁让他们家的那位贵妃任性的举动坑了他们。

        本来汉唐皇帝李旻就想着对付这几大世家,一直没有任何机会。谁曾想到,自己的枕边人送了如此大的厚礼。每当去崔贵妃殿内时,李旻都会拿出十二分的深情讨好她。俗话说的好,被丈夫捧着手心里的女人,都会变成智商不在线的蠢女人。哪怕是心思慎密做事机灵的崔贵妃,也完全陷入了李旻的手掌之中。

        但李旻很清楚在这场博弈之中,最后受伤的是自己大女儿李裹儿。为补偿李裹儿,李旻私下派大监孙柯送去不少赏赐,已弥补自己的亏欠。可让孙柯回宫带来的消息却让其心生愧疚,原来自李裹儿知晓此事的结果后,早已南下襄樊,入白秋水师门。只要师门不让其结业,她便一日不回安京。可以说李裹儿这雷厉风行的性格像极了年轻时候的李旻。

        孙柯弯腰捡起地上的信件,大略扫了一眼,跪地举起求道,“公主信中言语多有莽撞,乃是一时气愤所致,还望陛下开恩!”

        李旻瞅了一眼信件,重新拿回放到信函之内,说道,“罢啦!罢啦!随她去吧!总有一日,她会明白朕的苦心!或许等她学成归来之时,会是不一样的自己!”

        南下襄樊的一艘官船,李裹儿站在二层甲板之上远望北方。在她的回忆之中,原本的父皇不是如今的模样,那个温雅和善的王爷已变成了让人害怕又陌生的帝王。整整十八年的父女相处,竟不及崔贵妃几年的相濡以沫。

        李裹儿转身入船厢,再出来时已换成一身男装,比起那梨园男门生还要英俊潇洒。

        “父皇,你常说我要是男儿,定会是个好帮手!那我以后就当个男人吧!”

        灵武朔方城刺史府,下人们正在忙活着张罗,府内府外忙的是不亦乐乎!李玄晟坐在中堂屋顶上瞧着忙里忙外的下人,冲屋檐下的奚阡说道,“奚阡,你说魏冉会不会逃婚啊!”

        奚阡笑道,“婚嫁在中原乃是人生头等大事,属下认为魏将军还不至于干出这等有损颜面的事情来!”

        李玄晟拍了拍手,说道,“哎,说的清晨迎亲,这马上黄昏了!还找不到人!”

        黄宗羲冲进刺史府来到中堂,喊道,“世子,魏冉回来了!”

        李玄晟纵身一跃,问道,“人呢?”

        众人一看,魏冉抱着一个包裹走入中堂,打开一看,原来是先父母的灵位。李玄晟这才想起魏冉的母亲前不久病逝,如今二老都不在,虽说徐老是师长,可这拜高堂总得有人才行。

        黄宗羲嘟囔道,“这不合适吧?哪有婚嫁拿出这个来的?”

        李玄晟敲了一下黄宗羲的后脑勺,回道,“今日大婚的是魏冉,他觉得合适就好!赶紧备好马车去迎新娘子!错过了时辰可以就不好啦!”

        “得令!兄弟们,跟老子抢新娘去啦!”

        忙活完魏冉的婚礼,李玄晟骑着追风来到了朔方城外。

        一位年轻的道爷悠哉的躺在地上,右手握着一葫芦酒壶,左手拿着一只鸡腿,口中还不时的哼着小曲,此人正是龙武山的王七野。

        李玄晟翻身下马,笑道,“王道长!这百花酿可还合口味?”

        王七野晃了晃葫芦酒壶,得意地笑道,“这可是江州第一美酒啊!岂止是合口味,简直是人间仙酿!就是这鸡腿嘛!有点拖后腿,下次记得靠的时间短点!”

        说完,王七野盘腿坐起,说道,“怎么?真想跟我过过招?”

        李玄晟双手一握,抱拳道,“还请赐教!”

        “砰!砰!砰!”

        只见二人拳腿残影,如同疾风骤雨般彼此交错。王七野笑呵呵地赞道,“不错嘛!看来李老哥没少下功夫!小小年纪竟然能将形意拳练到宗师境。”

        李玄晟可没王七野如此轻松自在,全部精力都用在对招之上。在见招拆招之间,李玄晟惊讶地发现,王七野始终没有离开过以自己为中心的范围。自己如此快速猛烈的拳头,只要到了王七野近身半尺内威力便会卸去大半。这还是他头一次遇到如此奇怪的路数。

        “破!”

        李玄晟全力一击准备力破开王七野的防御,却没想到仿佛钻入了泥泞的沼泽之内无法走出。

        “起!”

        王七野猛然双手在张开,李玄晟硬是被轰出一丈开外。望着有些狼狈的李玄晟王七野打了一个饱嗝,拱手笑道,“承让了!世子殿下!”

        李玄晟轻笑道,“哪里哪里!若非王道长方才手下留情,我这双手臂怕是要废掉了!”

        王七野一本正经地说道,“世子殿下过谦了,贫道不过是略施小技!若真与世子殿下硬刚,贫道未必能如此轻易地胜过殿下!”

        “不知,方才王道长用的是何招数?”

        王七野解释道,“龙武山阴阳学论中的上阴拳!乃开山祖师之一的玉寅子所创!世子殿下若是想学,可随时来我龙武山。”

        “听闻王道长要去安京!”

        “不错!有老友邀约,自然要去赴约!”

        “那前些时日与我所说,可还算数?”

        王七野将酒壶系在腰间,说道,“我王七野虽不是什么江湖大前辈,可好歹还是个虚心求道之人。何况我与世子殿下也算旧相识,说过的话,自然算数!你们那些朝堂分歧我是不懂。但有一点我可以确定,秦风他是个有野心的人!至于这份野心究竟是自立为帝,还是位极人臣,我就拿捏不准唠!”

        “如此说来,我与秦风之间注定会有一战?”

        王七野另有深意地说道,“那就要看世子殿下你自己的本事啦!时候不早了,我也该走了!山高水远,来日方长,世子殿下,咱们后会有期!”

        (本章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g.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