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大明新帝国 > 第二一二章 征服者

第二一二章 征服者

        任何一个统治架构,在持续了几百年,甚至上千年以后,不会出现问题。

        但是东瀛因为封闭的社会环境,僵硬的阶级划分,他们国内的权力变迁,也永远在他们的上层之间变化,很少会影响到下层。

        没有外敌的存在,所有的上层阶级也都认可如今僵硬的统治架构,因为他们都是既得利益者,所以才造成了整个东瀛千年不变的政治体系。

        当然,天皇一系也并不是一直控制大权。实际上,从1185年镰仓幕府建立至1867年大政奉还,天皇权力被架空六百八十二年之久。

        如今的东瀛,整个国家的政治权利,都集中在室町幕府的手中,天皇也就是是个摆设而已。

        如今足利义持已经被逼自杀,幕府的权力名义上集中在了足利义嗣和其母亲日野康子的手中。

        但是他们的控制力远远不如足利义持,如今的局势虽然不如南北朝时期的军阀混战时期混乱,但是足利义嗣想要控制整个东瀛的权力,也非常困难。

        朱瞻基征略东瀛的目的不是为了占领这个国家,占领对大明来说,东瀛是个负担,而不是一个宝地。

        但是如果只是控制,这个盛产黄金和白银的国家,能给大明带来源源不断的利益。

        所以,他并没有想方设法地区消灭东瀛的有生反抗力量,南部聚集的几十万兵力,他就当做没有看到,留给了足利义嗣去头疼。

        如今的天皇一系大部分成员也被抓了起来,这些人朱瞻基当然不会在留到东瀛,让他们以后还能鼓吹万世一系。

        要不是为了以后能利用东瀛的人手和赚取他们额外的生产力,朱瞻基恨不得将他们全部杀光。

        即使不杀他们,他们的日子也不会好过,东瀛皇室的归宿就是应天府的几个大院子。

        他们的女人以后只能嫁给大明人,他们的男人以后只能娶那些南洋土著或者是北方蛮夷,这样只需要三代以后,天皇一系就彻底玩完。

        当然,这个计划朱瞻基目前还只是在心里构思,不敢跟任何人说,要不然,会引起两国之间轩然大波,更会引发整个东瀛百姓的反抗。

        温水煮青蛙,润物细无声才是国与国之间的解决正道。

        相比大明国这边的眉开眼笑,整个东瀛却陷入了一种惶惶不可终日的状态。

        庄敬和庞瑛犹如索命的黑白无常,手握认罪书,拉着被抓的各大名,将军的旁系继承人,开始了挨家挨户的勒索。

        他们两人在大明是天怒人怨,在东瀛,他们同样引发了所有人的恐惧。

        在他们的身前,是一千多穷凶极恶的倭寇,这也是这场战争之后,仅剩的武士倭寇,在多场战斗中,他们损失了将近一千人。

        就这一千多人,还因为各种原因,分化成为了两伙。

        一伙继续簇拥在早田左卫门的身边,希望经过十年的效力,能恢复自由。

        另一伙这已经被庄敬诱惑,愿意全身心地投靠大明,获得大明的认可。

        在服饰和装扮上,他们也开始向明人靠拢。

        而在他们的身后,还有大明內监,幼军,羽林卫组成的正规索赔团,每个大名,如果不想拿出三分之一以上的家产来赎罪,就会面临狂风暴雨般的报复。

        当然,这所有的一切都比不上整个天皇一系的被俘。

        从有记载的真实的应神天皇开始,位于奈良的大和统治了整个东瀛,天皇一系因为神权****的宣传,天皇就成为了东瀛的象征。

        虽然他们现在手中的时速权力被幕府瓜分,但是神权依旧控制在天皇一系的手中。

        但是,东瀛的神,却成为了大明的俘虏。

        更让无数东瀛人难堪的是,他们竟然没有一个因为被俘而自杀的。

        从六月下旬后小松天皇被俘,到七月初,皇室成员除了少数被以前支持足利义持的武士保护了起来,大部分都成了阶下囚。

        围绕着他们的处置,还有对朱瞻基的迎接,金纯跟足利义嗣他们进行了多轮谈判。

        因为怕这些迂腐的文臣坏事,他们往往手里拿着一副好牌不会打,在战场上好不容易赢来的优势,在谈判桌上轻易地又送了出去。

        所以朱瞻基给他们划分了几个不能退让的底线。

        首先就是东瀛必须割让西部的石见国,佐度岛,对马岛,东部的伊豆半岛四地,作为大明的军事基地,大明在东瀛的驻军将会保护东瀛的国家安全,但是同时,东瀛每年必须承担二十万两白银的军费。

        其次,开放长崎,大阪两个港口,与大明进行日常贸易,大明也将会开放宁波港与东瀛进行贸易。

        而东瀛与朝鲜之间的贸易,大明不做任何干涉。

        这一点虽然看似宽宏大量,但是现在对马岛在大明的手中,朝鲜有的东西,大明都有,并且比他们更全,更便宜。

        所以只要大明与东瀛之间建立了贸易往来,他们跟朝鲜的贸易自然会衰落下来。

        最后,天皇一系必须被转移到大明生活,并且由幕府承担其生活费用。

        第一个条件,对马岛,佐度岛已经在大明的手中,而石见国偏于一隅,也不被东瀛人重视。

        但是唯独伊豆半岛,这里位于富士山下,扼守静冈与关东平原的咽喉,往北就是三大古都之一的镰仓。

        围绕着此地的驻军问题,双方谈判了多日,都各不退让。

        但是朱瞻基只是让人透露出他闻听伊豆半岛多温泉,多沙滩,想在此地修建一个皇家公园,足利义嗣就不敢再有任何意见,答应了割让伊豆半岛。

        伊豆半岛原本属于北条氏,但是北条氏因为是镰仓幕府的忠实拥趸,在几十年前随着镰仓幕府的灭亡,同样也灭族,所以这里现在还是一片无主之地。

        朱瞻基当然不是因为此地的风景优美,温泉众多才喜欢这里,而是因为这里扼守东瀛咽喉,地理位置十分重要。

        足利义嗣虽然现在掌握了大权,但是仍然有几十万大军不听号令,大明的驻军最少在短期之内,是有利于他的统治的。

        也因为这个原因,对大明要求开放两个港口贸易,他虽然开始有些担心,但是在大明原则性同意出售给他一批火绳枪之后,他就爽快地答应了下来。

        至于第三个条件,他简直是求之不得。

        天皇一系掌握神权,他们室町幕府哪怕控制了朝政,也必须要供着这个祖宗。

        现在大明要把天皇一系都迁到大明去,他当然没有半点意见。不过这一点也是双方磨嘴皮子时间最长的,因为他再求之不得,表面上也要装作是被逼无奈。

        否则的话,他就等于是出让了天皇一系的利益,换取自己的统治,其他将军与名主都会因此不服他的管制。

        这三个底线得到了东瀛人的同意,但是在迎接朱瞻基的仪式上,双方又进入了僵局。

        朱瞻基明令要求,作为天朝上国的皇太孙,他抵达东瀛,必须要东瀛皇室和幕府以跪拜相迎。

        幕府对这一点毫无委屈,因为他们面对天皇,也是要跪拜行礼。

        但是让天皇一系这么做,大部分皇室成员都坚决反对。

        为此,后龟山天皇直接以绝食抗议,称光天皇的几位叔叔甚至以剖腹自杀来抗议这样的侮辱。

        但是朱瞻基态度强硬,一点也不退让。

        几天下来,有三位皇室成员自杀,而体弱多病的称光天皇性格懦弱,却不敢说一个不字。

        就连金纯也认为朱瞻基此举有些逼人太甚,劝说朱瞻基放宽一点条件,让东瀛皇室以鞠躬相迎。

        但是朱瞻基毫不退让,发布诰文道:“东瀛若承认大明的天朝上国地位,就应以臣子之位相迎,若不承认,刀兵相见。”

        诰文一出,又有四位皇室成员自杀,但是剩下的,全部都变成了软骨头。

        七月初九,东瀛皇室哀声一片,称光天皇哭哭啼啼地接受了朱瞻基的条件,答应了会在大阪港口跪迎朱瞻基。

        既然答应了自己的条件,朱瞻基当然也不会继续逼他们,他还想利用上千万东瀛人来帮大明做事,替大明赚钱呢。

        所以他这边也才退了一步,允诺在港口搭建一个平台,让皇室成员比其他人高半格,在平台上向自己跪拜。

        七月初十,大阪湾艳阳高照。盛夏的时光,如此大的太阳,气温从一大早就高的吓人,犹如一个蒸笼一般。

        被数千工匠重新修葺的大阪内城张灯结彩,从港口越过废墟,一直到内城,地上全部铺上了红布。

        被派到外面执行任务的几乎所有士兵都被召集了回来,除了每艘船上必须保留的士兵,超过十万大军将这一带防守的严严密密,道路两边都是荷枪实弹的士兵。

        能够被允许前来参加观礼的大都是关中一带的将军和名主,他们一般都携家带口,想要近距离瞻仰到大明皇太孙的威仪。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投靠大明的大商人。

        在围剿足利义持的最后一战中,大明士兵伤亡人数超过了一千人,不算受伤的人数,死亡人数也近三百人。而这些人的枪支并没有被全部找回,还有最少十余支遗留在了外面。

        除此之外,东瀛本来也有一些鸟铳,虽然他们的枪管跟大明以前的枪管一样,是手工打造,但是想要近距离伤人,也是轻而易举。

        所以每个前来参加观礼的人,除了仪仗刀,都不能携带其他武器,不管男女,都要经过搜身。

        这是一场宣扬大明国威的仪式,礼部尚书金纯已经为此操劳了多日,就是为了在倭人面前展现华夏之邦的气派。

        朱瞻基一大早就已经起床了,天气越来越热,船上的船舱里面就像一个蒸笼,住在里面可是一点也不好受。

        在青梅玉竹的伺候下,朱瞻基洗了一个澡,然后换上了皇太孙的冠冕。

        正式的冠冕与秦汉时期相差不大,衣着繁复,头上还要带着高高的鷩冕,冕用九旒,每旒贯玉九颗。

        他的旗舰在经过了疏浚海湾以后,停泊在了距离岸边只有两三百米的位置。然后就是一艘艘的小船并列,组成了一个浮桥,一直到码头。

        巳时正,钟鼓齐鸣,随后就是宫廷乐队奏响了秦王破阵乐,这也算是朱瞻基的一点恶趣味。

        在雄壮的音乐声中,码头上面万民齐拜,实行的是三拜九叩的大礼。

        看到岸上整齐的叩拜,朱瞻基真正体会到了这种大权在握的满足,这是任何一种享受都不能替代的。

        行礼完毕,朱瞻基才一摆衣袖,沿着木梯走下了旗舰。

        在他的身前,是十六人的锦衣卫力士,而在他的身后,一共有六十六名內监组成的仪仗,在他的身边,还有两位保镖,十二人的传令內监,两位宫女与李彦组成的中阵。

        人数不多不少,刚好九十九人。

        当然,这不算他身边的两位侍妾,因为她们并不算在仪仗之内。

        原本他还想让郑和也与他一起下来,但是现在能够被并入海军,郑和当然不愿意以內监的身份踏上东瀛的土地。

        朱瞻基的脚步并不快,但是短短半里的路程,也只用了几分钟的时间就走完。

        当他踏上东瀛的土地,十万大军齐声大喊,差点吓的众多观礼人都尿了裤子。

        港口一带,已经搭建起了一个一米的高台,高台的左前方,是有半米高的高台,上面是东瀛皇室成员,包括了四大家足有两百多人。

        右侧也有一个台子,不过就只有大约二十厘米高,上面全部是大明的将领,与室町幕府的掌权人员。

        身高超过一米八五的朱瞻基留着几何图案,修剪整齐的短髭,这种胡子的形状不符合这个时代的审美,但是却衬的他不到二十岁的脸更加成熟。

        在身高普遍只有一米六左右的倭人面前,朱瞻基的身高犹如天神下凡,这种威武霸气更是让无数东瀛女子心折。

        跪伏在台上的足利义嗣偷偷看了看高大的朱瞻基,感叹着命运的不公。这个年轻人比自己还小四岁,但是现在整个东瀛都在他的脚下颤栗。

        日野康子望着朱瞻基的身影,也是感叹不已,如果自己的儿子有对方的手腕,自己何苦一大把年纪,还要费尽心思扶持他上位!

        而犹如孩童一般的称光天皇,颤抖着身体,看着那个威武的身影,心中满是恐惧。他不知道,自己到了大明,会面对什么样的生活,自己的性命,以后就要由这个男人掌控了。

        而早田左卫门也是第一次近距离亲眼看到朱瞻基,在为他的风采折服的同时,却更坚定了自己的刺杀之心。

        这样的男人存在一天,对东瀛就是最大的威胁。

        已经拿到了今天庆典流程的他并不心急,现在还不是最好的时机。虽然朱瞻基从他身前经过,但是相隔也有七八米。

        而且他的身边有那么多的护卫,自己的身后也有戒备森严的士兵。

        在大明特使念完大明皇帝的圣旨之后,太孙会依次接见这次的立功人员,而自己也在其中,那个时候才是合适的时机。

        即使等会儿接见的时候没有机会,他还会在原本的南波将军府举行宴会,那个时候也有机会。

        他跪伏在那里,却不敢露出半点杀意,因为他知道,太孙的身边肯定有高手,不能让他们感应自己的杀意。

        自己的机会只有一次,一定要慎重。

        当朱瞻基坐上了高台上又特意被垫高了半米的宝座,整齐的军乐才停了下来。

        众人又是三拜九叩,这才起身,完成了跪拜仪式。

        从六月中旬杀死足利义持,抓住称光天皇,朱瞻基就又派人报了喜讯。随后,朱棣就派出了司礼监大太监王彦来到东瀛,查明战况,确定军功,宣扬国威。

        前两项已经完成的差不多了,现在就剩下了最后一项。

        王彦略带尖细的嗓音响了起来:“奉天承运皇帝,诏曰……”

        他的话被上百个分布在各处的太监一一接上,传遍了整个港口区,让每个人都能听到。

        即使听不懂也没有关系,因为圣旨随后还会被印发,到处张贴。只要是能认字的东瀛人,都能看得懂大明文字。

        面对东瀛的圣旨,朱棣根本没有讲究格式,先是斥责了东瀛足利义持倒行逆施,用倭寇扰乱大明海域,接着斥责了东瀛王室不作为,放任自流。然后才用不得已的语气说明了大明出兵的无奈。

        其后,朱棣又以天朝上国的语气,阐述了自己的宽宏大量,今后东瀛只要听话,就不会再以武力相逼。

        然后,他又悲天悯人地表示,他知道了东瀛人日子过得苦,以后会开放贸易,并且会给东瀛人运来充足的粮食,保证东瀛人不会没有粮食吃。

        这一点赢得了现场一片哗然,东瀛的确什么都缺,但是最缺的还是粮食。如果以后大明能够源源不断地运来粮食,那东瀛人的日子就会好过的多了。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现在就是被大明教训一番,恨大明的人也仅限于那些被报复的对象了。

        但是,他们忘记了一点,那就是大明就是会运来粮食,也需要他们拿钱来买,要是没钱,就只能给大明打工了。

        朱瞻基还明白一点,只要大明能源源不断地运来粮食,东瀛人也不会开发自己的粮食种植潜力,因为他们自己种的粮食,要比大明从交趾运来的还要贵。

        那个时候,东瀛就更离不开大明的控制了。

        而想要获得购买粮食的银子,除了他们产的金银,更多的人就只能为大明卖命。

        这种生产力的剥削,经济的控制,要比占领,管理,耗费的成本更小,利润更大。

        只是这个时候,大多数东瀛人根本不懂得这种经济模式,只是因为大明愿意卖粮食给他们,就感激不尽了。

        王彦念过圣旨过后,就是东瀛皇室与东瀛贵族的拜见仪式,他们都以家庭为单位,一组一组地到高台拜见。

        称光天皇比朱瞻基还要小两岁,按照现在的算法是十七岁,实际上刚满十六岁。

        看到瘦的犹如一个小鸡仔的称光天皇,又看看他那称得上绝色的才十五岁的老婆,朱瞻基心里动了一下。

        要是自己让他的老婆怀孕,那岂不是以后的天皇就是自己的儿子了!

        不过这件事很难操作,毕竟他们的身边都是一大群人,想隐瞒住可不容易。

        不过将他们擒到了大明,以后想要创造这样的机会,似乎也不难。

        意淫了一番,朱瞻基一本正经地又接见了其他人,对每个人都和声和气地安慰一番。

        今日所来的每一个女眷,都是盛装打扮,却没有一个再用厚厚的白色脂粉将自己打扮成一个怪物了。

        当日,称光天皇将他两个年幼的妹妹送给了朱瞻基,朱瞻基原本还大有兴趣,可是一进屋,却发现两个鬼一样的女孩子,登时大怒,让她们将脸上的脂粉洗掉。

        这样一来,几乎所有的东瀛人都知道了,大明太孙殿下,是不喜欢女人浓妆艳抹的。

        在今日之前,东瀛这边的人也早就打听了朱瞻基的喜好,只要是家里有身材高挑,苗条女孩子的家庭,无一不想让自己的女儿被太孙看上。

        还别说,朱瞻基还真的看上了好几个自己颇为心动的女孩子,暗地里吩咐了李亮,帮他登记了下来。

        这些女孩子既然是被主动送上门来,他留下她们,反而是给了她们一个机会,更有了以后插手东瀛事务的理由。

        要不是实在应付不过来,他都想要自己一个人再创造一个民族了。

        在贵族之后,就是接见幕府成员,这样的仪式有着严格的程序,反正朱瞻基只需要说一些场面话就好了,真正的商谈,会在后面的宴会上进行。

        最后,才是接见在大明这次的战争中,立功的倭人,他们之中有弃暗投明的名主,有倭寇,还有最开始就投效过来的日奸和花了大批金银贸易的商人。

        时近中午,炎热的天气让每个人都有些精力不济。而早田左卫门就是在这个时候,登上了高台,排着队依次来到了朱瞻基的面前。

        早田左卫门拼命压抑着自己的恨意,露出着有些激昂的情绪,这也是大多数人的表情。

        他的手在袖子里不停的颤抖,这不是因为害怕,他早就已经将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

        他只是激动,兴奋,为自己感到由衷的骄傲……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g.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