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丑女逆袭绝世毒妃 > 第六十九章 陪伴

第六十九章 陪伴

      君落寒转身,看白月兮早已红成苹果的一张小脸,有种血脉膨胀的感觉,极力压制下去,与白月兮又腻歪了几句才不舍的离开。

   说到莫风和鱼儿这边,白月兮生了一肚子气。好不容易争取到这么好的表白时机,两个人却在屋里大眼瞪小眼。

    当时白月兮想去鱼儿房间看下进展,才打破他们两个一直处于尴尬的气氛。犹记得莫风如同抓到救命稻草一般,道个别便撒腿跑路。

  白月兮还把鱼儿好一顿数落,让鱼儿以后胆子学大点,喜欢就要大声说出来,可惜鱼儿一点也没听进去~

  就这样平淡但又很幸福的在府内过了四天,这四天时间不是白月兮不想出府玩,是君落寒以让她尽快调理好身子为由,天天陪她待在府内。

  即便天天在府上待着,白月兮也没闲着。君落寒带着她转遍王府每一个角落,白月兮最想见识下的落寒苑自然也没错过。

  不过进去后白月兮有点小小的失望感,除了日常那些装饰外,整个屋内太过简洁。最主要是屋大,东西少显得很空旷,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孤单冷清,她不喜欢。

  府内她较喜欢的一处景观就是落寒苑内处于最中央的荷花池塘。放眼望去,满池荷花全然盛开,扑面都是淡淡的花香。不愧是出淤泥而不染的花种,让人看了就是心情舒畅。

  要问府内她最喜欢什么,那就是她苑前纯金打造的樱花牌匾了。前世的她犹爱樱花,今世的她也不例外。

  可惜的是这个季节樱花早已凋谢,不然她都想寻找下这个世上有没有那种超大片的樱花林。想到在樱花树下嬉戏玩耍,微风吹拂,片片樱花飘落的画面,心情颇感愉悦。

  夏季不易植树,等秋季来临,说什么她也整个百余棵樱花树种到府上,来年说不定就能开花了。

  也就这样平淡的逛了四天,才把整个王府逛完。不是说落王府大到需要这么多天来逛,而是因为是君落寒陪她走走停停说说吃吃,才墨迹了这么久。

  这也是白月兮感到幸福的事,有喜欢的人陪伴着,怎么样都幸福。

  用白月兮的话讲,她和落在此期间秀的恩爱为府内所有人撒了一大把足足的狗粮。又因自己太美,落又太帅,这些人狗粮吃得都撑的打饱嗝也不嫌多。

  唯有一点她想不明白,为何感觉府上的人有一点奇怪?不止是落给她这种感觉,连鱼儿也是一样。

  到了今日她终于忍不住问向与她在落寒苑一起下棋的君落寒。

  “落,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我总感觉你们有些不对劲。”

  “下完这局棋再说。”

  “哦。”

  看着落很不自然的神色和他话里的意思,果然是有事在瞒着她。要说等下完棋再说,可是这棋下的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可以说两人的棋技相当,每走一步都要斟酌好久,谁也不让谁,谁也找不到任何破绽。

  正当白月兮想随便走一步,尽快结束此局的时候,君落寒微皱眉,“月儿,别分心,好好跟我下盘棋。”

  今天是他和明德约定的最后一天期限,他只想好好和月儿下盘棋。

  月儿并不知他要干什么,因他想让月儿全身心休养,故让府内所有人不要在月儿面前提那件事。

  现如今看月儿状态不错,是时候说出此事,自己也可放心去镇守边关,就是不知得何时才能回来陪月儿。

  又过了半个时辰

  “落,我们也分不出胜负,不如……”

  “不行,我只想和你认真下盘棋。”

  “想下棋哪天都可以,不差这一局。”

  白月兮双手往棋盘上一划拉,悔棋成功。不是她耍赖,实在是他俩分不出高低。她现在一门心思想知道出了什么事,哪有这闲工夫下棋?

  “月儿你……唉。”君落寒无奈摇头一笑,又宠溺解释,“也没什么大事,就是明天我要远赴边关一些时日,想到这些天不能看到月儿,不能和月儿散散步下下棋,我心里实属难受。”

  “原来是这样啊,这有啥好难受的?带我去不就完事了。”

  来到这个世上,还没见过边关是什么样,去看看也不错。白月兮刚有这个念头,就被君落寒一连串的话打住。

  “不行,虽然你的武功不错但身子骨却很弱。守边关不像你想的那么简单,随时都有上战场的风险。再者说边关不允许女眷进入,你还是留在府上休养较为稳妥,这样的话我在边关也会安心。”

  “好吧,听你的,我也不想给你添麻烦。你这次去需要多久才能回来?”

  “说不准,倭寇内乱一旦平稳,立刻就能回程。”

  见白月兮略微愁眉,有点小担心的样子。君落寒拉过白月兮的小手安慰,“放心吧月儿,没人能打得过我,你只要吃的白白胖胖的等我回来就行。”

  “嗯,保证完成任务~你也要吃好喝好,别担心我,我会照顾好自己,别忘了我的武功不比你差。”

  “我的月儿最厉害。”

  “我的落也是天下第一无敌厉害……”

  白月兮夸的停不下来,门外传来一阵“咚咚咚”敲门声。

  “进来。”

  随着君落寒冷声宣进,一个穿着太监服的老头推门而入,尖细的公鸭嗓响起,“奴才拜见落王,皇上让老奴宣您进宫。”

  “进来都不给拜见王妃吗?有没有把王妃看在眼里?!”

  “奴奴才该死!奴才参见王妃,请落王和王妃恕罪。”

  屋内的空气被君落寒的怒火压的让人喘不过气,李公公跪在地上差点尿裤子。

  不是他不想拜见落王妃,是落王妃背对着他,他哪里知道这个人是落王妃?

  “好啦落,人家兴许不认识我,绕他一次吧。”

  白月兮的话让李公公紧绷的神经放松下来,赶忙磕头道谢,“谢王妃饶奴才一命,谢王妃。”

  说实话要不是白月兮说好话,君落寒还真想杀了李公公。往后若是谁敢看不起他的月儿,谁就得死!

  “滚出去!”

  君落寒瞬间收敛威压,生怕伤了月儿的身子,刚才还沉着的一张冰山脸对着白月兮立刻变得面带微笑,如春风般温暖。

  李公公滚退出去的同时,还以为自己看花了眼。等看到白月兮转过身子露出那张惊世的脸庞,不忍离去,想多看一会。但想到再不走小命就不保,还是乖乖滚了出去。

  “落,这个太监看起来好滑稽,长得鼠头鼠眼的,哈哈。”

  “不用管他,狗腿子一个。”

  “哈哈,没想到你还会这样形容人。对了,赶紧去皇宫要紧,我在家等你。”

  听到白月兮说家这个字,君落寒心头一暖。他和月儿是夫妻,这就是他们共同的家。等他从边关回来后,一定让月儿搬到落寒苑与他同住。

  “那我去去就回,等我。”

  “嗯。”

  君落寒再次拉住白月兮的手,两人一起出屋。莫风早已备好马车在府外等候。

  白月兮将君落寒送上马车才回府,一路上狂躁的奔回苑内。

  她才刚和落在一起还没热乎就分开,老天爷是不是喜欢捉弄人?哼,本宝宝不开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g.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