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死亡刺青 > 第47章:女友墓前的宿醉

第47章:女友墓前的宿醉

  顾天泽跟对方约定晚上在某个地点见面,天黑后,我一个人来到了见面地点,四周伸手不见五指,就连蛐蛐叫声都没有,安静的有些过分,我甚至能听见自己的脚步声。

  我掏出手机来做出打电话的样子:“喂,照片?不好意思哟,我忘了,这几天麻烦事老多啦,现在给你。”

  说完,我把手机举出头顶,对着身后咔擦一照,闪光灯将附近照亮,只不过是一眨眼的功夫。

  看了眼手机上的照片,我把手机装起来。

  一个多钟头,我来到墓地一座坟前,上面“爱女林小芒之墓”七个大字让我心脏一阵痉挛般的抽抽。

  咣一下,我跪在地面,啥也不说,咚咚几个响头后,这才死死盯着石碑上的照片看。

  “三年没能来看你,不要怪我。”

  我红着眼睛打开瓶盖,咕噜几口后瓶子里的酒矮了半截。

  辛辣的味道在我喉咙散开,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紧接着,我有种想要吐的冲动。

  三年前,林小芒惨死的样子不受控制的从我大脑里面浮现,睁大的眼睛,肚子里被血染红的芒果。

  有些,都已经腐烂了。

  林小芒和我从小长大,一起上高中,一起考大学。

  本来,还有十天就要实习了,为了去庆祝即将开始的的实习生活,我喝得像死狗一样。

  她死后,骨灰运到了我们东湾,就葬在东湾的后山上面。

  我狠狠往嘴里灌了一口,眼泪不停顺着我的脸往下流,吧嗒一声掉在石碑上面。

  “十年,十年的感情,我真放不下你,你为什么不打我的电话,我宁愿肚子被塞满芒果的那个人是我啊。”

  拼了三年,压抑了三年,在见到林小芒石碑上的黑白照时,我整个人崩溃了。

  豆大的眼泪一个劲儿往下掉。

  抱着石碑又是吐又是哭的。

  一阵风没由来的吹过来,让我打了个激灵。

  身后,仿佛有一双眼睛看着我,冰冷恶毒。

  我把瓶子凑到嘴边,咕噜咕噜几大口,刚没咽进去呢,哇一声全部吐了出来。

  黑白照上,小芒微笑着看着我。

  “林小芒,卧槽你妈,你这个白痴不会打电话给我么?电话,就一个电话,十秒钟我就能知道。”

  我踉跄的站了起来,朝着山下咆哮起来,不过没有人比我更清楚即便当时她有时间打电话给我,喝成烂泥的我根本没有任何办法,之所以说这些全是不敢面对现实。

  紧接着,我整个人被抽干了力气似的,抱着膀子软在石碑面前。

  那种感觉又开始出现,而且距离我越来越近,仿佛就站在我身后。

  我低下头去,开始呕吐起来。

  与此同时,一股呼出来的冰凉气息从我脖颈后面钻了进去往着脊背股慢慢扩散。

  一根铁丝从后面勒在我的脖子上,早有准备的我伸出两根手指贴在脖子上,铁丝嵌到了我的手指头里面,火辣辣的疼。

  我牙齿一咬,两根指头死死扣住铁丝,以防被活活勒死。

  另外一只手耗住身后人的头发,发力,转身,完美的过肩摔。

  山上太黑,我根本不知道那人长什么样,只知道这个人是个男性,身手停顿,力气断断续续,应该上了年纪。

  铁丝从我手指头上刮掉一大块肉,血止不住的流。

  “你终于出来了,要是不装醉能把你引出来?”

  我冷笑起来,早就察觉有个孙子跟踪我,喝这点酒根本没有影响。

  不等我有所动作,这人直接往山下滚去,坡不抖,脑袋抱严实点也没啥事。

  而我根本不可能去追,相隔七八年在来这里,我已经忘记了这里的地形。

  当然,这孙子也不好受,黑暗中可以听出砰砰一些闷响,看样子是撞到了什么玩意儿。

  直到那个人跑走,我这才掏出手机,刚才照的那张照片上,虽然有些模糊,但不难看出一双发亮的眼睛。

  黑夜里,就算手机有闪光灯,想要拍出躲在黑暗的人,也是根本不可能。

  但是,人的眼睛在黑夜中的闪光灯下,会出现发亮效果,就跟动物的眼睛一样。

  而处在黑暗的人,当看见闪光灯后,因为光线差的原因,会本能的往闪光灯看去。

  这样一来,我就能照出一双发亮的眼睛。

  刚才那个电话,只是故意让跟踪我的那个人放松警惕。

  目的,就是要确定身后到底有没有人在跟踪我?

  这孙子一路跟踪我到后山,就是想要我的命,刚才他下手没有留余地。

  我离开这里七八年,自认没有什么仇人,那个人应该是大半夜的碰见我独自一人,所以才临时起意。

  当然,这是正常人的思维逻辑。

  至于我所想的,是这个人可能与连环强.奸案有关系,下死手,直接要人命。

  一般临时起意的人,最多为财,他知道事情轻重,抢了钱,只要没伤人倒没啥事情。

  而刚才那孙子,跟我完全就是深仇大恨,他不为财,只要我的命。

  这一点,正好和少女们连续被害有关系。

  他们都有同一个特点,那就是有人啥都不要,就要他们的命。

  我大脑里面飞快回忆着自己经过的村子,范围缩小,在缩小,最终确定在附近几个村子。

  刚才那个上了年纪的人,就是附近村子的人。

  展开调查,一一盘问,凡是有精神病史,前科,游手好闲的人都要列入嫌疑对象。

  只是,我心里的不安越来越明显。

  如果今晚我是个平常人,早就横尸坟地了,到最后扣上一个灵异的帽子,得,悬案。

  就像三年前。

  可惜,那人明显没发现,我早已经通过手机照片知道他跟踪我,也没认出我在喝了一瓶白酒后,还能这么清楚。

  更加不知道,我在学院连续四年都是散打冠军。

  因为不确定刚才那个人是不是顾天泽约的人,所以我等了半个小时,不见有人来后,才决定离开,先处理一下身上的伤口再说。

  来到马路上,看见有一辆出租车,确认是空车之后我坐上了后座,我刚坐进司机就发车了。

  我惊到:“师傅,你还没问我去哪呢……”

  “你要去黄泉路。”

  没想到司机如此说了一句。

  我抬起头,看到司机的背影,明白了,接着冷笑一声,攥紧了拳头:“你好,多日不见,别来无恙啊!”

  “我一直在找你,今天总算等到了,洛警官,是不是感到很意外啊,一个身背要案的逃犯,却在挖空心思找一个拚命想要抓捕他的警察,这话说出来,我想谁都不会相信吧?”

  他的话洋洋得意,好像很有自豪感。

  我的心渐渐沉了下去,一模手机,发现手机不见了,心里更加慌张,嫌犯说:“警官,你是不是感觉很慌张,为什么莫名其妙的就坐上了我的车?”

  我手心里出了汗,但还是强做镇定:“你想表达什么?”

  “有句古语说得好,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这句话此刻用在你的头上,真是太合适不过了,哈哈哈哈。”

  那就是连环案的嫌犯,他驾驶着车冲上了高架,车速越来越快,快得我的心脏都要跳出来。

  面对他的冷嘲热讽,我知道这件事没有那么简单,整理了一下情绪后,我咬牙问道:“你早就设计等着我的吗?”

  “你们可以引蛇出洞,那我为何不能跟你将计就计?”

  他很得意的反问,我心里更加惊讶,他竟然知道我引蛇出洞的计划,他是怎么知道的?

  我有些坐不住了,他的车越来越快,就像飞机一样,我坐在后座,已经感觉到整台车都要飘起来,嫌犯说:“不妨告诉你,顾天泽是我的人。”

  我去,原来顾天泽是他的人,难怪我的计划他能一清二楚。

  我无话可说,但是他继续道:“不但顾天泽是我的人,萧腾,梁燕也全是我的人,你小子想接近萧腾,通过萧腾抓到我,那我为什么不能通过萧腾和梁燕把你一步步引入死路?”

  我明白了,这是他们布下的一个大口袋。

  我的计划刚开始,他们的计划也同步进行着,我就像被他们玩弄在鼓掌之间的棋子,一步一步,走向深渊!

  看着飞速狂飙的车子,我咬牙而问:“伤害那么多无辜少女,你的内心,真的不疼吗?”

  “小子,我这辈子玩够了,我也没什么遗憾了……但是,我要让你血债血偿,你毁了我的计划,我就要让你粉身碎骨!”

  他发了疯的踩着油门,而且咔嚓一声,把后座的儿童锁给锁上了,看他已经失去了理智,我知道,他这是要跟我同归于尽啊!

  我在做最后的努力:“劝你清醒一点,你是强.奸罪,罪不至死!”

  “但是你,该死!”

  嫌犯穿梭在车河中,一通狂飙之后,终于在高架桥最高处慢了下来,在车速降到六十迈的时候,他突然猛打一个方向,车向离弦的箭,直直冲向了高架桥边。

  在撞破护栏那一刻,他打开驾驶门翻身跳了出去,我则陪着这辆车,直直冲下了高架……

  https://www.biqugeg.com/82_82539/5141125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g.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