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傅先生,听说你喜欢我 > 087:嫁给子黔,让你喊我大嫂

087:嫁给子黔,让你喊我大嫂

  “顾先生,你真孝顺。”

  和男人对视良久后,瑾歌突兀地冒出这么一句,嘴角藏满浓烈的不屑。

  不管她说什么,顾行之都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模样,他用骨节分明的长指松了松领结,“慕瑾歌,很不服气?”

  每一根神经都在战栗。

  她极力隐忍着厌恶,细白的贝齿陷进柔软下唇中,杏眸酸痛不已。

  “你是个人吗?”

  她的声音嘶哑中带着清冷。

  男人眉宇一蹙,他不想再听她的质问,扬手指着身旁的傅年深,“安城能搞的人不多,他是其中一个,嫁给他让他帮你毁了我?”

  傅年深身姿挺拔,姿态矜贵傲慢,他的眸如泼墨般黑,只是盯着她不发一言。

  人人皆知,从小颠沛流离的傅家小儿子和那个一直忍气吞声的宋家样子,是穿一条裤子的好兄弟。

  瑾歌嘴角嘲讽渐浓。

  此时,又听顾行之,用眼神示意她看向轮椅上的男人,“傅家长子会娶你的话,说不定你也还能扑腾出两朵水花来,选一个?”

  宴会场上,聚过来的人越来越多。

  她立在人群最中央,精致脸上全然找不出一丝血丝,麻木又冷然。

  “被戳中痛处?”邪妄的笑容遍布男人唇角,他从旁边酒桌上端起一杯红酒,“慕小姐,你现在就是一条只能靠着男人往上面爬的咸鱼,拿什么和我斗,奉劝你少管闲事。”

  没人能比顾行之说得更难听。

  闲事等于南音,她明白,认识这个男人十余年第一次被这样羞辱。

  “顾行之。”

  她咬着苍白的唇,反问一句,“是不是找不到宋南音,让你恼羞成怒了?”

  那一瞬,顾行之深邃冷静的眸急剧瑟缩。

  蓦地,他掀唇欲说点什么,却被上前一步拦在身前的傅年深挡住,“算了。”

  慕瑾歌就那么直勾勾地看着他,对视上,足足有三秒。

  傅年深望着她,眉眼间渗着道不出的寒凉,近乎尖酸地道,“生于百年豪门的慕小姐,哪怕家道中落,也看不上我这等半道发家的商人。”

  她看着面前男人英俊清冽的双眼,深刻的美人骨在光影下时隐时现,那一刻,一股不知名的悲伤从心间缓慢蹚过。

  “傅公子,有的是女人愿意嫁给你,但是我不会。——你的情人如桐花万里丹山路,一个紧接着一个,我有感情洁癖。”

  听到这话,陆馨儿眼睫一颤,她抬眼看向唇色尽失的慕瑾歌,心情复杂。

  “好。”

  “很好。”

  一连说完两个好的傅年深,开始轻笑,那笑意却半寸不进眼底。

  他看她一眼,冷漠地问,“所以,你要嫁给我大哥?”

  慕瑾歌扬起娇俏的脸,笑得如三月的阳光,“嫁给子黔,让你喊我大嫂,怎么样?”

  所有人都惊了。

  她这么胆大的吗?

  男人的表情,几乎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阴郁下去,他生生忍着不悦盯着她问,“你要不要嫁给我爸,让我喊你一声妈?”

  不,他爸快五十了。

  也不知傅年深是真生气还是假生气,阴阳怪气地又补上一句,“亏你想得出来。”

  有人听着想笑,又觉得这个场合笑出声来不太好。

  轮椅上的傅晏城眼角微眯,带着点不易觉察的凉意,“瑾歌,多说无益。”

  对于眼下压抑的气氛,瑾歌觉得周围空气都是浑浊的,她伸手握住轮椅把手,“我们走。”

  “Wait.”

  金发碧眼的高大外国人,跻身走进人群,用一口地道的英文发问,“你们两个是傅家两兄弟,对吗?”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VK集团现任执行董事克劳斯,年纪四十出头,保养得很好,皮肤是外国人独有的那种白——他的眼是深碧色,常年位居高位的原因,看人的时候会有一种无形的压迫感。

  傅家兄弟二人都认得克劳斯,提前做过深入调查。

  “是的,克劳斯先生。”

  在美国有过三年留学经历的傅晏城,使他的英语听起来如母语般流利顺畅,他向克劳斯表示,“我已经和女友在这里等候您多时。”

  前文说过,克劳斯是个极重家庭文化的人。

  他打量着傅晏城,又看看傅年深,“你们两兄弟都是未婚吗?”

  准确的来说,是的。

  得到回应的克劳斯,抓了下金黄色的头发,眯起深碧色的眼睛对傅年深说道,“我的女儿很喜欢你。”

  克劳斯的女儿;

  一名混血女人从他身后走出,有着天然深棕色的长发,和他父亲一样的绿眼睛,穿着时下最新款的香奈儿,毫不吝啬地展示着自己的傲人身段。

  “你好,我的中文名叫苏珊娜。”她主动走到傅年深面前,送上去抱住他左边脸颊吻一下右边脸颊吻了一下,用英氏中文说道,“傅先生,我非常......非常仰慕你。”

  大庭广众,如此赤裸裸的告白。

  瑾歌看着,然后不动声色地后退一步,拉开自己和众人的距离。

  男人眼底悉数是波澜不惊,他抬眸,平静地看着眼前混血女孩儿,“谢谢。”

  克劳斯像是不满意他对自己女儿的冷淡,咳嗽一声,“傅先生,我女儿一直很喜欢中国,她现在大学刚毕业想要留在中国发展。”

  苏珊娜补充道,“我和您是同一所大学毕业,都是C大的,您是全校的风云人物,金融系的天才,没人不知道的。”

  “谢谢。”

  他的表情始终很淡,像是一副没上色彩的油画,对克劳斯仿佛也不是很感兴趣。

  苏珊娜很热情,上去主动挽起男人胳膊,“傅先生,你陪我跳一支舞?”

  男人微不可查地蹙眉,不动声色地抽出自己的手,“不好意思,我女伴会不高兴。”说着,扬手朝远处一直观察着这方的郑婉招招手,“婉婉。”

  郑婉先一怔,不由自主没去看苏珊娜,反而看向了旁边不远处站着的慕瑾歌。

  明明那女人脸上没什么表情,却轻而易举能让人看出不悦来。

  郑婉搁下红酒,走过去。

  苏珊娜明显有些不高兴,对克劳斯撒娇,“您看看傅先生,真是不赏脸呢?”

  “哈哈——”一向对女儿宠溺惯的克劳斯,当下便开口,“傅董,你就陪她跳一支!”

  “好。”

  在生意场上,什么场面没见过,傅年深不是会惧一支舞的人,他只是不喜欢和陌生女人第一次见面就特别亲昵......行,除开慕瑾歌是个例外。

  决定跳这支舞的傅年深,变得绅士极了,对着苏珊娜背手弯腰,“女士,请。”

  本就极惹眼的人物,这下酸的围观群众暗骂苏珊娜是个妖精,第一次见面就非要缠着傅公子跳舞,

  苏珊娜不太懂中国人嚼舌根的手段,只当做是在羡慕自己,兴高采烈地将手撘在男人手心,朝舞池中央去了。

  克劳斯欣慰地从自己女儿的背影上收回目光,转而看向慕瑾歌,“我认得你,我在你小时候见过你,那时候我父亲和你爷爷是生意上很好的合作伙伴!”

  “见过我?”先是诧异的瑾歌,还是礼貌地微笑着用标准的英文回答,“那代我爷爷向您父亲问好。”

  “不,我爷爷过世了。”

  “抱歉,不好意思。”

  克劳斯性格直爽,哈哈两声带过,转移到下一个问题,“你是他女朋友吗?”

  一下,空气静了。

  舞池中央,男人讳莫如深的目光始终落在这方,没心思去关注眼前混血女人的喋喋不休,只是看见慕瑾歌微笑着回答,“是,我是。”

  噌一下;

  无名火从心底冒起来。

  他隐忍着,收回目光,极力克制自己的情绪。

  苏珊娜瞧着他不对劲,一边挪动着舞步一边朝他身上蹭去,主动展示出胸前的大好风光,“傅先生,您的女伴没我火辣,我技术也很好,你考虑考虑我吗?”

  外国妞儿就是开放。

  傅年深微抬下颌,笔直深邃的目光平静看向前方,“苏小姐,你不是我的菜。”

  闻言,女人滞一秒,然后勾住男人的脖颈凑上去,缓缓道,“偶尔换换口味也不是不行,好不好嘛?”

  一曲正好完毕。

  傅年深淡笑着抽身,松开女人腰身,主动后退一步拉开距离,“苏小姐,你是找我吗?”

  他问得直白,星眸蕴着轻佻的笑。

  苏珊娜更加兴奋了,“不能嫁给你这样的男人,不然人生多无趣。”

  “好。”男人应着,将高大的身形凑上去,在女人耳边低沉魅惑地说道,“搞定你父亲EK的合作。”

  “真的?”

  “真的。”

  他笑着,然后亲眼看着女人小跑到克劳斯面前,从傅晏城和慕瑾歌眼前将人给拉走。

  瑾歌在状况外,不明所以,“怎么回事?”

  傅晏城唾饮着红酒,小口品尝,“你还看不出来吗,年深的美男计奏效了。”

  “那......你岂不是黄了。”

  “黄就黄呗。”男人轻笑着,不屑一顾地说。

  蓦地,瑾歌耳根一红,嚷着,“你说什么呀你,我推你去吃点东西,没点儿正经的!”

  https://www.biqugeg.com/82_82903/5307154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g.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