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继室谋略 > 第一百三二回

第一百三二回


  在蓝琴的挣扎和哭喊声中,泪水瞬间模糊了孔琉玥的双眼。

  悲愤、自责、愧疚、恼怒……种种情绪齐齐涌上她的心头,让她忽然间有一种想要大喊大叫,破环点什么的冲动!

  她想到了蓝琴的伶牙俐齿,想到了她的心直口快,想到了她的心灵手巧,还想到了她和白书一起跪在她的面前,说她们不想当通房,她们想当她的管事妈妈,想服侍她一辈子……她不敢再想下去,她怕自己会想要杀人!

  “璎珞,你去把你干娘叫回来!”孔琉玥听见自己空洞的声音。

  璎珞和白书也早已自蓝琴身上那些触目惊心的痕迹里,瞧出了一些端倪来,此刻都已是泪流满面。闻得孔琉玥的话,璎珞忙点头无声的应了,然后捂着嘴走了出去。

  这里孔琉玥方又空洞的问白书道:“你说昨儿个蓝琴是去了外面一趟回来后,才这样的,你知道她是去了哪里吗?”

  白书想了想,哽咽道:“昨儿个用了午饭没多久,清溪坞就来了个妈妈,说她们院里郭姨娘的丫头和戴姨娘的丫头吵起来了,偏生两位姨娘都不理,三夫人和孙妈妈又不在,她们又不敢去书房惊动了三爷,因此想请我们这边去个能说得上话儿的镇一镇。我当时因为手上有事走不开,所以叫了蓝琴去,然后……”

  她说到这里,已是泣不成声,“早知道会如此,我就不该让她去,我就该自个儿去的,谁都知道她生得好,不比我姿色平平,早知道我就该自个儿去的……”

  孔琉玥听得这里,还能有什么不明白呢?内院除了那几个成年的男主子以外,向来都是男人止步的,而今儿个傅城恒去了伏威将军府吃喜酒,傅希恒则因田庄上的事,前几日便去了京郊的大兴县,傅颐恒白日里都是要去国子监读书的,也不可能在家里,偏偏蓝琴又是去的清溪坞,凶手是谁,根本就毫无悬念!

  白书的哭声犹在耳边,“我真的不该让她去的,夫人,您罚我罢,您重重的罚我罢……”说着已重重跪到了地上去。

  然而孔琉玥却忽然间觉得自己什么都看不见,也什么都听不见了。她的整个身心都已被熊熊的愤怒所填满!

  彼时珊瑚也已过来了,瞧得此情此景,唬了一大跳之余,约莫猜到了怎么一回事,也一下子红了眼圈,正不知道是该上前去瞧蓝琴,还是该去搀白书起来,还是去劝孔琉玥之时,冷不防就见有血从孔琉玥的手里滴到地上。

  “夫人,您手上怎么会有血……”珊瑚唬了一大跳,也顾不得上下尊卑了,上前几步一下子拿起孔琉玥的手,小心的掰了开来。

  就见孔琉玥的手心已然被她的指甲刮出了几道血痕,其中有两道最重的,彼时犹正往外渗着血。

  珊瑚一下子急白了脸,自襟间取了自己的手绢儿,便要给孔琉玥包扎,又一叠声的叫地上仍哭个不住的白书,“白书姐姐先不要哭,夫人的手伤了,你还是快点去正房给夫人取药膏来是正经!”

  她们是奴婢,就是天塌下来,也要把主子的安危放在第一位,因此珊瑚才会对白书说了这么一番话。

  而白书因打小儿跟蓝琴一块儿长大,那情分是真的不是亲生胜似亲生,是以才会那般自责,但她跟珊瑚一样,也知道她们是奴婢,夫人再是宽和大度,她们也不能忘了本分,遂在闻言后,草草用衣袖擦了一把泪,便要往正房取药膏子去。

  “回来!”却被孔琉玥忽然出言给唤住了,“不过一丁点儿皮外伤罢了,我并不觉得痛,不必理会了!”

  她的声音已经冷静了下来,至少不再像方才那么空洞了,“珊瑚,你去看看梁妈妈怎么还没回来!”

  “是,夫人。”珊瑚屈膝轻声应了一声,转身正要去,就见梁妈妈已同着璎珞小跑着进来了,母女两个都是气喘吁吁的,脸色却都有些发白。

  梁妈妈和璎珞上前给孔琉玥行礼,“夫人……”

  话音未落,已被孔琉玥冷声打断,“梁妈妈,你看看蓝琴的下面,看她是不是真的……”说到这里,到底哽咽得说不下去了。

  原本这样的事,由她来做是最合适不过的,撇开旁的不谈,她首先是一个大夫,如果蓝琴下面受了伤,她也好第一时间为她诊治,让她不至于在心灵受到了巨大戕害的同时,还要承受身体上的疼痛。

  然而她实在没有那个勇气,她现在最想做的,就是立刻去清溪坞杀了傅旭恒,为蓝琴报仇,可是在那之前,她要先确定蓝琴是不是真的已经……,哪怕还仅存一点半点的希望,她也不能放弃!

  梁妈妈方才在回来的路上,已经由璎珞之口,知道发生了什么,且已大致能确定凶手就是傅旭恒了,闻得孔琉玥的话儿,只当她是要在确定蓝琴的确已经被……之后,去清溪坞为蓝琴讨回一个公道,虽觉得不妥,但也知道她彼时正在气头上,因什么都没说,只管听话的上前放下幔帐,给蓝琴检查起身体来。

  检查的结果,不言而喻。

  然孔琉玥却冷静得让人心惊。

  她先是吩咐白书取了文房四宝来,走笔飞快给蓝琴开了张治风寒的方子,让人按方子抓药去后,又吩咐梁妈妈,“弄一碗避子汤来。”,同时让珊瑚和璎珞给蓝琴擦拭身子换衣服上药去。

  梁妈妈听她提及避子汤,不由惊道:“夫人的意思,是不打算为蓝琴挣得一个名分,而是要……”她原本以为夫人的想为蓝琴讨回一个公道,是为她争得一个姨娘的名分,她还想着这样的事毕竟不光彩,也有小叔子收人收到大嫂屋里的?传了出去,可是要被人笑话儿说嘴兄弟聚麀的,——就算永定侯府人人都知道侯爷没有收用蓝琴,但在旁人看来,蓝琴作为夫人的陪嫁丫头,那就理应是侯爷的人,到时候丢脸的就不仅仅是三房,也有侯爷和夫人了,说不得只能将事情回了老太夫人,让她老人家做主,看是先将蓝琴要到她屋里,再赐给三爷还是想别的类似的法子,谁知道夫人竟不是打的这个主意!

  名分?孔琉玥就冷笑起来,她不杀了傅旭恒就是好的了,还要将蓝琴白白送去给他糟蹋?就更不要说还要让蓝琴有可能给他生孩子了,他最好断子绝孙!

  一直在后罩房待到瞧着蓝琴吃了药,平静的安睡过去,又命白书这几日都守在她身边照顾,不必去正房伺候了之后,孔琉玥才面无表情的回了正房。

  彼时已是巳正,早过了该去给老太夫人请安的时辰,该去议事厅了。

  但孔琉玥却丝毫没有那个意思,一回到屋里,便命璎珞去外院传话给凌总管,让他立即拿了傅城恒的名帖去请京兆尹。

  听得梁妈妈是脸色大变,忙将众伺候之人都屏退,只留了珊瑚璎珞在屋里伺候后,方小心翼翼的问道:“夫人让凌总管去请京兆尹,不会是打算……”夫人不会是打算要将三爷送官查办罢?

  孔琉玥显然已听出了她的言外之意,不待她把话说完,已冷声打断了她,“不错,我就是打算将那个禽兽送官查办!”

  “夫人,此事万万不可啊!”话音刚落,梁妈妈已“噗通”一声跪到了地上,仰头望着孔琉玥苦口婆心的劝道,“出了这样的事,我知道夫人心里生气难过,我们几个心里又何尝好受?也是一样的生气难过!但只这样的事,吃亏的由来都是女人,而且三爷是主蓝琴是奴,从来只听说过作主子的惩罚打杀犯了错误奴才的,几时有听说过作奴才的反过来惩罚犯了错误主子的?主子又怎么会有错?便是有错,也只能是奴才的错!”

  梁妈妈说到这里,已是红了眼圈,“最重要的是,这还是干系到两房的事,一个不慎,就会带累得侯爷和夫人都没脸,指不定侯爷还会落一个兄弟聚麀的名声,继而连累得整个永定侯府的名声都受损,到时候指不定老太夫人和侯爷都会反过来怪夫人不识大体。再者,这毕竟已是昨日的事,既然蓝琴当时没嚷出来,三爷便完全可以来个不认账,甚至极可能反咬蓝琴一口,说蓝琴勾引他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到时候又该怎么样呢?还请夫人千万要三思而后行啊!”

  一席话,说得孔琉玥冷笑起来,“三思?我连一思二思都做不到了,更遑论三思?我只知道,我的人受了巨大的伤害,这会儿正躺在床上,烧得神志不清,甚至会影响她一辈子的幸福,我如果还要眼睁睁任由那个禽兽逍遥法外,不让他为自己做过的事付出代价,我还有什么脸来作蓝琴的主子,我又如何对得起她伺候我这么多年的情谊?”

  喝命方才在梁妈妈跪下之后,也跟着跪下了的璎珞,“还不快去!”

  璎珞看看一脸铁青的她,又看看满脸焦急的梁妈妈,左右为难,不知道是该去外院,还是不该去的好。

  珊瑚见状,忙也劝孔琉玥道:“夫人,梁妈妈说得对,这样的事,由来吃亏的便是女人,更何况蓝琴姐姐还与三爷尊卑有别?眼下惟一的法子,就是为蓝琴姐姐尽可能争到应有的名分,让她后半辈子都有所倚靠,不然事情一旦闹大,她的后半辈子才真真是毁了,还请夫人三思啊!”

  孔琉玥快要气炸了,也恨死了这个该死的世界,什么狗屁主仆尊卑,难道就因为那个禽兽是主,蓝琴是奴,他就可以那样肆意的伤害蓝琴,到头来却仍逍遥法外,甚至连蓝琴的自己人都认为将她再送去给那个禽兽糟蹋反而是最好的法子?

  她偏不,她就是要将那个禽兽绳之以法,让他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孔琉玥霍地站起身来,冷声对璎珞道:“你不去是不是?好,我自己去!”说完便起身往外走去。

  急得梁妈妈忙跪行几步上前,一把自后面抱住了她的腿,急声哀求道:“夫人,我之前已经使了小子去寻侯爷,只怕说话间侯爷就该回来了,您就算要做什么,好歹也等到侯爷回来了,听听侯爷的意思,或是让侯爷同了您一块儿去好吗?您这样直接就将事情弄到再没了回寰的余地,就算到头来真将三爷绳之以法了,老太夫人的心,您也等同于是直接失去了,而且还会带累侯爷和整个永定侯府的名声,您不是经常教导我们说,‘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行为是最愚蠢也最不可取的吗?求您好歹等到侯爷回来之后,再作定夺好吗?”

  理智告诉孔琉玥,她该听梁妈妈的话,因为她说的有理,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行为的确是最愚蠢最不可取的;可一想到蓝琴身上那些触目惊心的痕迹,一想到她整个人都似凋零了一般躺在床上惨不忍睹的样子,她就没办法做到理智,她就恨不得立刻去杀了傅旭恒那个禽兽!

  孔琉玥冷声命梁妈妈:“妈妈,你放开我,我既然作了这样的决定,自然已做好了承担这个决定所产生后果的准备,我不能让那个禽兽白白欺负了蓝琴去,我一定要为她讨回一个公道!你放开我!”

  “不夫人,老奴不放,求您听老奴一句罢……”梁妈妈却死活不肯放,哭着哀求道,“夫人,求您就听老奴一句罢,求您了……”

  珊瑚璎珞见状,忙也跪行上前哭求道:“夫人,求您就听梁妈妈(我干娘)一句罢,好歹等到侯爷回来再作定夺也不迟啊……”

  当下一个坚持要出去,老少三个却坚持不放手,且主仆四人都红着眼圈,瞧着都一副很激动的样子在拉扯着,一时间场面乱作一团。

  “这都是怎么了?”

  没有人注意到傅城恒是什么时候进来的,直到他威严的声音响起,主仆几个才先后回过了神来,随即终于停止了劝说和拉扯。

  屋里的空气也为之一滞。

  傅城恒大步流星的走进屋里,走到孔琉玥面前,居高临下看着梁妈妈几个面色不善的问道:“是谁给你们的胆子,让你们跟夫人拉拉扯扯的?”

  不待诚惶诚恐的梁妈妈几人答话,又转向孔琉玥放缓了语气问道:“我听说你身子不舒服,哪里不舒服?”

  傅城恒刚下了朝走出宫门,就见玉漱迎了上前,附耳说道:“府里传消息来,说是夫人病了,请侯爷尽快回去一趟。”

  早上出门时都还好好儿的,怎会忽然间说病就病了?傅城恒当即大急,也顾不得去五城兵马司了,翻身上马便径自往家赶。

  谁知道他刚走进芜香院,远远的就看见有个小丫鬟站在门口探头探脑的,分明就是在望风。一看到他,就像见了鬼似的,拔脚便往屋里跑。他心中不悦,喝住那丫鬟便径自走进了屋里。

  然后,便看到了孔琉玥主仆四个乱作一团的场景,尤其孔琉玥眼睛和鼻子都红红的,分明才哭过了,可她什么时候哭过?就连当初他们的新婚之夜,他那样粗暴的对待她,她都没有哭过,可现在,她却哭了!

  他脑中闪过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梁妈妈几个合伙欺负了她,他可没忘记,她们老少几个都是尹老太太给她的,自然会有仗着尹老太太之势倚老卖老之嫌,而且又见打小儿服侍她的白书蓝琴都不在跟前,就跟印证了他的念头。

  他当即便大怒,所以进来后才会对着梁妈妈几个没有好脸子,但又因更关心孔琉玥的身体,才会不待梁妈妈几个有所反应,又转向了她。

  孔琉玥一见到傅城恒,霎时似是找到了主心骨一般,方才一直强忍着的泪水禁不住又无声的夺眶而出了。她吸了一口气,忍住了一声啜泣,才低声道:“我身体没有不舒服,不舒服的……是蓝琴……”

  蓝琴?傅城恒一下子想起她那个生得最好的贴身丫鬟,因沉声问道:“她怎么了?”

  孔琉玥闭上了眼睛,任眼泪肆意在脸上滑落,“她……她……她被欺负了……”声音一下子拔高了几分,带了满满的悲愤,“凶手是傅旭恒那个禽兽!”

  “此话当真?”傅城恒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铁青,额头上青筋直迸,“果真是他?”

  孔琉玥这会儿正在气头上,听不得旁人任何为傅旭恒说好话的话,那怕傅城恒这话并不是在为后者说话,哪怕他更多的只是在确定,她一样听不得,因含泪冷笑说道:“蓝琴还浑身伤痕的在那里躺着呢,昨儿个内院里只有那个禽兽在,蓝琴又是在去了一趟清溪坞回来之后才这样的,不是他还能是谁!”

  顿了顿,声音里满满都是悲愤的喊道:“我一定要将那个禽兽绳之以法,我一定要让他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彼时傅城恒已冷静了下来,虽然他额头的青筋仍处于暴起状态,至少他的声音已冷静了许多,“不能报官,一旦报官,整个永定侯府的名声便算是毁了……”

  只是话没说完,已被孔琉玥冷冷打断,“名声?名声算什么?不过一种虚无缥缈的东西罢了,难道就因为要维护这种既不能吃也不能穿一无用途的东西,就任由那个禽兽毁了蓝琴的清白乃至她后半辈子的幸福吗?蓝琴她是一个人,一个活生生的人,难道她后半辈子的幸福,还及不上那个所谓的名声?”

  孔琉玥没有想到傅城恒得知此事后,说的第一句话竟然会是这样。她原本以为,他是不同的,他是一定会跟她有一样想法,就算没有相同的想法,至少也该是站到她这一边的。

  却没有想到,他竟真如梁妈妈所说的那样,第一个考虑的便是永定侯府的名声,名声算什么东西?能值多少钱?能挽回蓝琴所受到的伤害和换来她后半辈子的幸福吗?

  孔琉玥的怒气在一刹那间,又抵达了另一个更高的顶点。

  她根本已不能再用理智思考,不,应该说她根本已不能再思考,她只知道,她要杀了傅旭恒,反正强奸犯都能逍遥法外了,她杀个把个人又算得了什么!

  她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当下便拔下头上的一丈青,狠狠攥在手里,不管不顾便往外跑去。

  傅城恒能想来孔琉玥对蓝琴的感情,毕竟是从小到大陪伴她的贴身丫鬟,说是丫鬟,说句僭越的话,估计与姊妹亲人也差不了多少了,所以他很能理解她的愤怒。但他没想到她会愤怒到这个地步,什么都不管什么都不顾了,她可是向来最识大体的!

  也正是因为意外于她的激烈反应,所以他才会一时间回不过神来,眼睁睁看着她跑出了屋子半晌,才激灵灵回过了神来,忙命犹跪在地上的梁妈妈等人:“你们几个,快去取了夫人的披风跟上来!”

  不待话音落下,自己已拔腿先撵了出去。

  孔琉玥于盛怒之下跑出芜香院,目的明确的直奔清溪坞。

  她因出来得急,连大毛衣服都没穿,但她却丝毫不觉得冷,即便迎面吹来的寒风打得她的脸生疼,她依然丝毫不觉得冷,此时此刻,她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一句话:“杀了傅旭恒!为蓝琴报仇!”

  沿途的丫头婆子瞧得她独自一个人走来,连大毛衣服都没穿,脸又通红通红的,面色十分不善,不知道是谁惹了这位向来好脾气的大夫人,都忙低眉顺眼的退到了两旁。

  孔琉玥哪里还注意得到她们?一阵风似的便已从她们的面前走了过去。

  余下众人瞧着她急匆匆的背影,都有些疑惑,又有些兴奋,一个个交头接耳又有热闹瞧了。

  谁曾想她们还没说上几句话,又见侯爷面色不善的大步走了过来,唬得众人忙又退到两边,直至他走过了,想着侯爷向来的冷漠,到底不敢再继续扎堆,方作鸟兽状四下里散了。

  孔琉玥一路疾行到得清溪坞,守在院门的两个小丫鬟见状,一个拔脚就要往屋里跑,一个则慌慌张张的上前请安却正好拦在了路的中间,“见过大夫人……”

  “让开!”孔琉玥根本不容她把话说完,已冷冷喝了一句,然后绕过她便径自往里走去。

  彼时傅旭恒和三夫人已闻得方才那个小丫鬟报过:“大夫人来了。”

  三夫人当即没好气,“她来做什么?我们这里不欢迎她,让她走!”

  傅旭恒则是眼神闪烁,破天荒问道:“大夫人都带了谁来?”

  因傅旭恒犹在“病中”,故太夫人几乎每天都要过来清溪坞一次,今儿个也不例外,这会儿就正与他夫妇在一起。

  听傅旭恒这话儿问得有些奇,太夫人因问道:“你管她带了谁来呢……”

  话音未落,外面已传来了海玉井月的声音,“奴婢们见过大夫人!大夫人今儿个怎么有空来我们这里逛?我们爷犹在病中,太夫人和夫人正陪着他,请大夫人容奴婢们通传一声可好……”

  “让开!”随即是孔琉玥的娇斥。

  “大夫人,请……”海玉和井月还想再说点什么,但根本来不及说出口,孔琉玥已是满脸通红的走进了厅里。

  孔琉玥一走进厅里,便冷冷看向傅旭恒,用比冰水浸泡过还要寒冷的声音说道:“傅旭恒,你认不认罪?”

  傅旭恒眼神一闪,有些不自然的正要说话,三夫人已抢在他之前冷笑说道:“大嫂这是作什么?不经通报便硬闯小叔子的屋子,见了娘在这里也不行礼问安,还劈口就问三爷可知罪,三爷何罪之有?有罪的是大嫂你罢!不经通传便硬闯小叔子的屋子,这是哪门子的规矩体统,也不怕传了出去,惹人笑话儿吗?还是果真大嫂因打小便无父无母,乏人教导,所以才会连这样的道理都不知道……啊……你竟敢打我……”

  话没说话,伴随着一声清脆的“啪”声响起,三夫人脸上已被狠狠甩了一巴掌,当即火辣辣的疼。

  不用说,甩她巴掌的人,正是孔琉玥。

  孔琉玥微眯双眼看着三夫人,冷若冰霜一字一顿吐出两个字:“闭、嘴!”

  三夫人捂着火辣辣的脸,先是难以置信,待终于反应过来后,双眼瞬间几欲喷出火来。她尖叫了一声,“你是个什么东西,竟敢打我!”便猛地扑了上来,对着孔琉玥扬起手想要打回去。

  只可惜傅城恒已及时赶到了,并在半空中架住了她的手,冷冷说道:“她过来是我的意思,你大嫂是永定侯夫人,永定侯府里何处她去不得,你大嫂为尊为长,孙氏你不敬长嫂,口出秽言,你大嫂自然打得你!你若胆敢打回去,就别怪我以家长和族长的双重身份,赐你一纸休书了!”

  说来傅城恒是大伯子,虽为尊最长,谓之“长兄如父”,但毕竟只是‘如’而不是真的是父,这样的话原不该说,但作为家长和族长,这样的话他就说得了。

  因此三夫人闻言后,脸上当即露了怯,片刻才“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挣脱傅城恒的手后扑到一旁太夫人面前跪下,哭道:“娘,儿媳只是实话实说,就要挨打,挨了打却连个说理儿的地方都没有,还要被威胁休了我,娘,您可要为我做主啊……”

  不止三夫人对孔琉玥竟打了她之举难以置信,一旁太夫人和傅旭恒也一样难以置信,只不过傅旭恒心里毕竟有鬼,因此只是看在眼里,就是心里满是恼怒,——毕竟打了三夫人,就是在打他的脸,却忍住了什么都没说,什么也没做罢了。

  但太夫人就没那么好的忍功了,虽然她近来已越来越不满意三夫人,但三夫人毕竟还是儿子的嫡妻,是她一双孙子孙女的母亲,自己人有错,可以打可以罚,但也只有自己人能打罚,还轮不到别人,尤其这个别人,还是她名义上的儿子儿媳!

  因上前几步走到傅城恒和孔琉玥面前,冷笑说道:“侯爷和侯爷夫人好生威风,打骂弟弟弟妹竟打骂到人家家里来了,弟妹受了欺负不服气,不过反驳了两句,就扬言要休了她,侯爷别忘了,我还没死呢,老三也还没死呢,就算你是家长族长,休不休老三媳妇,也轮不到你来做这个主!倒是侯爷夫人擅闯小叔子的屋子该怎么说?我倒要问问京兆尹和整个京城的人去,看看侯爷和侯爷夫人如此不孝不悌、不知廉耻的行为该当何罪!”

  傅城垣冷声道:“太夫人许是有了年纪耳力不济,我刚才已经说了,是我让玥儿过来的。”

  太夫人被傅城垣堵的说不出话来。而太夫人那一席话,却说得孔琉玥冷笑起来,才因打了三夫人而稍稍消下去几分的气复又高涨起来。她本就比太夫人高了约莫有半个头,因居高临下看着她冷冷说道:“太夫人还是先问过你的好儿子傅旭恒都做了什么之后,再来为他出头罢!” 

   说完也不管太夫人是什么反应,又看向傅旭恒,目光如刀刃般锋利,声音如坚冰般寒冷的说道:“傅旭恒,你可认罪?!”

  傅旭恒眼神又是一闪,片刻才冷笑道:“大嫂这话好生奇怪,连日来我都因病窝在家里,半步都未踏出清溪坞是府里上下都知道的,我便是想碍大嫂的眼也碍不着,大嫂又何苦定要这般咄咄逼人,还挑拨大哥和我兄弟之间的感情,大嫂岂不知七出之一的‘口舌’,说是就是女子多舌挑拨兄弟感情。”

  看向傅城恒,“要说当休,此妇才真正当休!”

  傅城恒冷冷睨他一眼,声音比眼神更冷,“才太夫人不是说要请京兆尹来评理吗,那我正好可以问问他,逼淫嫂婢是个什么罪?看是该流放三千里,还是五千里!”

  他这番话说得掷地有声,以致一旁犹自哭喊个不住的三夫人一下子连哭都忘记了,而正气恼得半死,打算附和傅旭恒的话,逼得傅城恒休了孔琉玥的太夫人,也是一下子忘记了生气。婆媳两个都赫然呆住了。

  片刻,还是三夫人先回过了神来,当下也顾不得再跪着装可怜,让太夫人给自己做主了,一下子自地上爬起来,便走到傅旭恒面前,怒声问道:“大哥说的,是不是真的?”根本不用人说,她就已知道傅城恒口中的那个‘嫂婢’是蓝琴。

  傅旭恒并不知道蓝琴什么都没有说,且这会儿正昏迷不醒,只当是她亲口告诉的孔琉玥,所以孔琉玥才会这般气势汹汹的打上了门来兴师问罪。至于傅城恒,想也知道是因为孔琉玥的关系,所以才跟来的,只不过他说的那个罪名‘逼淫嫂婢’倒是可大可小,因此傅旭恒的气势先已是弱了一半。

  但他气势虽弱了一半,心里倒是并不怎么害怕,只因在他看来,不过就是睡了个把个丫头而已,有什么大不了的,谅傅城恒也不敢真将此事捅到京兆尹去,除非他可以不管自己和整个永定侯府的体面名声,可他又怎么可能不管永定侯府的体面名声呢?他若真能做到不管,上次也就不会任那件事不了了之,那他们如今也不可能还好好的待在府里了!

  那么孔琉玥这会子之所以会打上门来,所为的无非就是给那个丫头讨得一个名分而已,这倒不是什么难事,——反正那个丫头堪称绝色,他这会子想起来都还觉得意犹未尽,不过,她这个态度委实不好,这哪里像是来求人的?他至少也得先把她的气焰打压了下去后,再考虑要不要答应她的要求!

  打定主意以后,当下傅旭恒也不理会三夫人,而是近乎有恃无恐的看向傅城恒,似笑非笑说道:“大哥这话儿我可当不起,什么叫‘逼淫嫂婢’?好歹我也是堂堂永定侯府的三爷,这府里想得到我青睐的丫头没有一百也有几十,我用得着‘逼淫’吗?大哥怎不问问大嫂那个丫头,是我逼的她,还是她上赶着贴上来的?大哥当比谁都清楚,连日来我可连清溪坞都未踏出过半步!”等于是变相的承认了就是他欺负的蓝琴。

  彼时三夫人已经从刚才的暴怒中稍稍冷静了下来,立刻意识到,这是一个打击孔琉玥,给孔琉玥一个大大没脸的绝好机会,‘指使贴身丫鬟勾引小叔子’,这样的罪名一旦坐实了,别说孔琉玥,连同傅城恒都等着丢脸丢到天边去罢!

  至于她心里那股因傅旭恒才纳了郭宜宁,便又要往屋里拉人,而生出来的一刺未除,又添一刺的邪火,则暂时顾不得了,反正等料理了孔琉玥,她回头关起门来要怎么跟他算账都可以,现在还是先将孔琉玥给料理了的好!

  当下计议已定,遂立刻紧随傅旭恒的话冷笑道:“三爷连日来都待在家里足不出户是府里人人都知道的,再者,三爷原是在家养病的,房里又有新进门的郭姨娘和海玉井月两个通房丫头,三爷便是要‘逼淫嫂婢’,也得有那个时间和精力罢?大哥这罪名实在太大,请恕三爷不敢领也领不起!”

  说着看向孔琉玥,继续冷笑:“倒是大嫂的贴身丫鬟怎会忽喇喇想起倒贴我们三爷来了?大嫂虽与大哥恩爱,也不能太过苛责了,好歹还是您的陪嫁丫鬟呢,听说还是打小儿伺候您的,没有功劳难道还没有苦劳,就算是给她一个恩典又何妨?逼得她勾引人都勾引到小婶子房里来了,大嫂也不怕传了出去,白惹人笑话儿?这样没脸的事若是换了我遇上,藏着掖着还来不及呢,偏生大嫂还敢打上门来,闹得人尽皆知。既然大嫂不怕没脸,那我也没什么好怕的,横竖到了哪里,没脸的都不会是我,而只会是大嫂这个指使贴身丫鬟勾引小叔子的人,我倒要请大家伙儿评评理,看最后是大嫂闹得个大大的没脸,还是我……啊,你,你,你竟还敢打我,我跟你拼了……”

  话没说完,又是“啪”的一声,再次被孔琉玥扇在了脸上,而且扇的仍是方才那半边脸,以致她自己都能看见自己的脸高高肿了起来。

  孔琉玥到底用了多大的劲儿,可想而知。

  短短一炷香的时间不到,就为一个自己一向所看不起且忌恨至死的人连扇了两记耳光,三夫人就是再强迫自己冷静,也忍不住要疯了。

  “孔琉玥,你这个贱人,竟敢打了我一次还打二次,我跟你拼了……”三夫人疯了一般朝孔琉玥扑去,双手还在空中挥舞着,那样子像极了一只张牙舞爪的螃蟹。

  后面傅城恒见状一惊,身形一晃便要挡到孔琉玥前面去。

  却见孔琉玥已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极其精准的抓住了三夫人的两只手,同时冷冷说道:“我打你,是应该是信口雌黄,颠倒黑白,是因为你活该!”

  根本不给三夫人反驳挣扎的机会,已语速极快的说道:“府里谁不知道蓝琴生得好又心灵手巧?凭她的品貌,再凭她在我跟前儿的体面,要嫁到一般的富足之家,甚至是小官宦之家做正房奶奶,为自己挣得一个诰命都不是不可能,傅旭恒这个渣滓算什么东西?他是生得貌比宋玉潘安,还是家财万贯堪比石崇沈万三?抑或是手握重权、权倾一方,受万人景仰?呸,不过一个一无是处的白丁之身罢了,仰仗着父兄功业狐假虎威,还真把自己当一盘菜了,说什么‘这府里想得到我青睐的丫头没有一百也有几十’,敢情府里的丫头个个儿都瞎了眼不成?”

  她说话时,三夫人有好几次都想尝试着挣开她的箍制,想尝试着打断她的话骂回去,但她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或许是因为太过愤怒,所以一下子滋生出了远远超过她本身力气的大力气,以致三夫人竟挣不脱;不但手上挣不脱,嘴上也是找不下机会还嘴,甚至还因她迫人的气势,而被压得不由自主矮了几分气势,只能听任她继续说了下去:

  “再者,蓝琴可是连侯爷的姨娘都不愿意做,只想将来做我的管事妈妈,又怎么可能会去勾引长相不如侯爷,身份不如侯爷,能力不如侯爷,品行更不如侯爷的傅旭恒?你以为傅旭恒在你眼里是宝,在旁人眼里就也是宝?我告诉你,像他这种既无长相又无人品,还没有能力,无耻下流之辈,连给蓝琴提鞋都不配,还说蓝琴勾引他,蓝琴又不是瞎了眼睛!你要是再敢颠倒黑白,指鹿为马,休怪我不客气!”

  说完狠狠一推,就将已被她骂得呆住了的三夫人给推得打了一个趔趄,接连后退了好几步,方勉强站稳了。


  https://www.biqugeg.com/88651_88651649/8457450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g.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