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继室谋略 > 第一百回 初提管家

第一百回 初提管家


  再四确定太夫人和三夫人的反应不像是装出来的之后,孔琉玥不由沉思起来,难道一开始她的思路就是错的,暗地里对她动手脚的人根本就不是太夫人婆媳?更甚者,其实根本就没人对她动手脚,根本就是她患了被害狂想症?毕竟每天都在老太夫人屋里吃饭,大家又吃的是一样的饭,要单独对她一个人动手脚,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所以只是她这具身体太弱,吃了药后的反应才会跟她预计的有所出入?或者是因为天气忽然变化了的原因,之前在花园时,傅城恒不也说今年比往年早下了差不多半个月的雪吗?

  可是,她对自己配的药还是颇有信心的,难道来这里久了,她连配个药这样简简单单的事,都退化了不成?

  她百思不得其解,等到离开乐安居,回到新房后,也依然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以致傅城恒问了她好几次‘在想什么呢,这么出神?’还好都被她混了过去。

  盥洗毕,吹灯躺到床上后,傅城恒的手一如既往的很快伸了过来。

  孔琉玥正想事情,不由有些不耐烦,“啪”的一声不轻不重拍开他的手后,还是决定将自己小日子又推迟了的事告诉他,让他帮忙找个可靠点的太医,“……傅城恒,你可还记得你上个月……巡城是哪几日?”饶是两人已经很亲密了,她还是没办法直接将这般私密的话说出口,因此采取了这样迂回的方式,以傅城恒的聪明,应该不可能听不懂。

  果然傅城恒一下子就听懂了,本来还有些迷离的神智也一下子清明起来,片刻方稍显不自然的低声应道:“嗯。”因上次见她来小日子时那般痛苦,他事后还专门去问过太医,说她这样到底正常不正常,会不会对以后造成伤害?太医说这些不适的反应都是因人而异的,小日子若是因此而提前或是推后,也是正常的,让他不必担心。所以这一次到了与上次相同的日子,还没见她来小日子时,他也并没有放在心上,倒是没想到她会忽然问起此事,会不会是她已发现了什么?

  他不由有些做贼心虚的追问了一句:“怎么了?你觉得哪里不对吗?”

  孔琉玥犹豫了一下,还是没将让他帮忙找个可靠点儿的,精于妇科的太医的话说出口,就像那句俗话说的那样,铁拐李的宝葫芦不知道医好了多少人,却惟独医不好自己的瘸腿,她虽然诊不出自己是否还被人下了药,万一太医能诊出她给自己下的药呢?到时候她该怎么向傅城恒解释?这样的事,还是瞒着他的好!

  因放松了语气说道:“没什么,只是想到到时候你若再去睡书房,只怕祖母和母亲那里,我都不好交代,可我又委实不想你去姨娘们那里,你说怎么办呢?”说着,有意拖长了声音,带着几分撒娇的意味。

  傅城恒心里正自愧疚,觉得他不该再背地里行那等见不得光之事,可一想到自己当年的境遇,再一想到前头的封氏和蒋氏都是因难产去世的,他心里终究有几分阴影……故闻得孔琉玥这般说,几乎是毫不犹豫就说道:“没事,到时候我再领着兵马司的兄弟们去巡城就是了,祖母那里不会说什么的!”

  想不到这个男人也有这么上道的时候!黑暗中,孔琉玥就忍不住笑了起来,想着昨晚上自己便因小日子推迟的事心里不痛快,没让他如愿,今儿个若再不让他如愿,未免有些不人道,况也当是“奖励”他这般上道,因犹犹豫豫的主动向他靠了过去,手也顺势探进了他的中衣里。

  然后,某人只怔了一瞬,便化被动为主动,将人覆在了身下……

  事毕,孔琉玥又一次累得连动一下的力气都没有。近来她已颇能跟得上傅城恒的节奏,每次事毕之后虽然仍会觉得累,却再没有过累成今天这样的时候,不由暗自嗔道,这男人今天也不知道吃了什么,这么猛,腰上跟装了个马达似的,难道是昨晚上没让他如愿,所以憋得狠了?可明明才一个晚上而已!

  她忽然又想到,她刚才跟他说自己小日子推迟了事,他怎么除了沉默之外,一点别的反应都没有?正常男人遇上这样的情况,不是第一反应就是她可能是怀孕了,而他要作父亲了吗?可听他的反应,就像是压根儿没往这个方面想过一样,真是好生奇怪……不过转念一想,她上次来小日子时痛成那样,是个正常人都知道她其实不易受孕罢?他没往这方面想,也说得过去。

  孔琉玥就这样胡思乱想着,很快进入了梦乡。

  而傅城恒却一直待她睡熟后,才抽身下床去净房拧了热帕子来为她收拾善后。看着她身上密密麻麻的痕迹,他不由暗暗后悔方才的大力,可他就是不想控制自己,就是想狠命的攫取她,好像只有这样,才能证明她是他的,才能证明他不会失去她一样!

  他随即又为自己也清理了一番,才复又躺回床上,将她抱进了怀里。他才刚一将她抱进怀里,她就蹭了蹭,含糊不清的嘟哝了几声,随即就带着一抹笑,继续睡了过去。

  看在傅城恒眼里,心里便越发不好受起来,此时此刻,他宁愿她像一开始那样,连睡着了都不忘防备他,也不愿意她像现在这样,全心全意的、本能的信任他,依赖他,把他当成这世上最亲近的人,那样只会让他觉得,自己越发的无颜面对她!

  他在心里告诉孔琉玥,也告诉自己,等过了年,等这一阵子再观察观察她后,他一定不再伤害她,他一定在以后的每一天里,都全心全意的去对她好!

  景泰居内,虽说时辰已不早了,傅旭恒和三夫人却仍没回清溪坞去,而是正在灯下跟太夫人商量对策。

  只听得三夫人道:“……先前那位黄大夫可是说了那一位体虚性寒,根本就不容易受孕的,怎么可能呢?”说着眉头越锁越紧,不过很快又舒展了开来。

  太夫人冷嗤一声,“你就那么信他的话?万一他没有说实话呢?”

  三夫人便看了傅旭恒一眼,没有再说。傅旭恒于是接过来说道:“我自有我的法子让他说实话,他应当不敢说假话,这一点娘您不用担心。”

  太夫人没好气:“实话又如何,假话又如何,如今那一位有了身孕已是八九不离十的事了,叫我怎能不担心!”想起之前在乐安居时孔琉玥那副既羞且喜的脸,她就恨不得一巴掌扇过去,呸,个狐媚子有什么好得意的,就算让她有了身孕,从证实有孕到生产,还有足足八个多月九个月,能不能顺利生产下来,又能不能顺利养活,还是未知数呢!

  傅旭恒道:“这不还没证实呢吗,娘您如何倒先自乱了阵脚?”

  太夫人仍是没好气,“难道非要等她生了,再来着慌不成?”横一眼三夫人,语带嘲讽,“不是说你自有法子的吗?还是你打算等她将孩子都生下来了,再施展你的法子?”

  三夫人咬牙暗恨,仍是没有说话。她原本想的是,孔琉玥既然身子弱,连来个小日子都能痛成那样,且日子也不准,年纪又不大,只怕短期内是受不了孕的,因此注意力大多放在了如何往长房安插自己的人,如何将府里的事安排得更加固若金汤,让孔琉玥将来便是有心接过家计,也接不下去,她想得更多的是将来,谁曾想这孔氏竟这么就有孕了呢?说来这是她的运气,与她何干?太夫人竟也能怪到她头上来,实在让她连辩都懒得辩一句。

  再者,孔氏这会子若真是有孕了,于他们来讲其实反倒是好事,一来她有了身孕,就顺理成章不可能接手主持中馈,府里的管家大权便依然能掌握在他们手里;二来生孩子岂是那么容易的事?怀胎十月,谁知道其间会发生什么事?果真再来一次一尸两命,那傅城恒可就真是别想再娶到好人家的女儿为妻了!

  不过这些事,三夫人都懒得跟太夫人说,反正以她那点子见识,说了她也未必明白。

  倒是傅旭恒先就知道一些她的打算,才也跟她差不多想到了一块儿去,乃为她辩道:“娘,景真其实是作了一番安排的,只不过长房的小厨房都被大哥的心腹把持着,祖母的小厨房又被祖母的心腹把持着,她安排的人短时间内插不进去手罢了,谁知道那个孔氏看着单单薄薄的,能这么快就有孕呢?如今事情既然出了,咱们还是别去想该追究谁的责任了,还是想想该如何趁这段时间,将管家大权抓得越牢,另外再想想该如何让孔氏‘意外’的一尸两命罢!”

  好在太夫人还不是那等蠢到了家的,很快便明白过来傅旭恒的意思,因缓缓点头道:“对,当务之急,还是该想想怎样才能让她孔氏一尸两命!”说着眼里闪过一抹阴冷。

  母子夫妻三人便压低声音,细细商议起来。

  浑不知方才他们的对话,悉数被外面的傅颐恒听了去。

  傅颐恒本来是一离开乐安居,便直接回了自己的盈袖轩的,但回去之后,才想起明儿要出门去会几个书友,但手上的存银有限,这个月的月钱又还没到手,怕明儿银子不够在人前出丑,因此打算去景泰居问太夫人讨要一些。

  不想到了景泰居,才发现四下里都安静得可以,连半个伺候的人都没遇上,于是一路畅通无阻的到了太夫人的正房,然后便将方才太夫人与傅旭恒夫妇俩说的话听了个正着。

  傅颐恒平常虽然沉迷于读书,对其他事一概不管不问的,被家人和亲朋都戏称为“书呆子”,但心里其实是很明白的,对母亲和兄长的某些想法亦非一无所知,只是碍于他们是自己至亲的人,不好说他们罢了,因此一直假装不知道此事,只沉迷于书里。

  却没想到他们有那样在他看来是非分之想的念头也就罢了,如今竟还生出了这样残害人命的念头来,尤其残害的那个人还是……她,他只觉自己再也看不下去!

  再也看不下去的傅颐恒本来是打算破门而入,严词斥责母兄一番的,想着圣人有云‘子不言母过’,且长兄如父,他作为幼子和幼弟,还真不好当面说母亲和兄长,而且他说了他们也未必会听,只怕当面答应得好好儿的,背地里该怎么样仍怎么样,所以最好的法子,莫过于悄悄给孔琉玥提个醒儿去,让她以后时时防着些,省得着了道儿。

  主意打定,傅颐恒如来时那般,悄无声息的离开了景泰居。在他离开之后,蒋妈妈才一脸轻松的从花园的背阴处钻了出来,复又警觉的守在了门口。

  第二日,梁妈妈便带了个当初她挑上来的家生小丫头子秋菊,到处串起门来。

  孔琉玥则领着白书几个去到小厨房,忙着给赵允睿和赵阑珊兄妹两个做点心。之前赵阑珊问她要的娃娃都已做好了,所以她打算赶在待会儿点心做出来之后,便让石妈妈或是董妈妈,趁热与那些娃娃一起,送到晋王府去。

  点心做好,她回到正房,忽然想起之前周姨娘托她给尹慎言寻个好婆家的事,觉得这事儿还真只能转托晋王妃帮忙,毕竟她认识的人家有限,又是新媳妇子,跟那些人家尚谈不上有交情,哪里好贸贸然打听人家可有适婚子侄的?

  因命白书,“使个人去把梁妈妈找回来,我有事跟她说。”这样算是她娘家事的事,石妈妈和董妈妈去说都不合适,最好还是让梁妈妈这个陪房去说的好。

  白书答应着正要去,梁妈妈回来了,孔琉玥于是把话与她说了一遍,命她回房换出门衣衫去。

  梁妈妈应了,凑上前小声说道:“秋菊的娘是老太夫人小厨房灶上的人,所以我把她留在了那里,让她陪她娘说会儿话,晚点再回来也没关系。”

  对梁妈妈的办事能力,孔琉玥是深信不疑的,点了点头道:“这些事妈妈安排就好,我只等着看结果。”

  梁妈妈笑了笑,说起方才在园子里无意听到的几句话来,声音也因此而压得越发的低,“……方才在园子里,无意听得有人抱怨,说这个月的月钱还没放,都已迟了好几天了,外院又是早已关了进来的,也不知三夫人是不是打算将银子捂着生出银子来后,再放下来?”

  孔琉玥一挑眉,“哦?看清楚说话之人是谁了吗?”

  要说大户人家私下里放印子钱之事,她相信很多大户人家的高层和下面一些自有消息来源的管事妈妈丫头们其实都是隐约知道的,就像红楼梦里王熙凤放印子钱一样,其实很多人都是心照不宣的,只不过不敢明着说出来罢了。

  像梁妈妈今儿个听到的这样等同于直接在说三夫人放印子钱的话儿,府里肯定会有人知道,但却绝不敢这样明目张胆的说出来,而且好巧不巧偏偏就被梁妈妈给听了去,只怕是有人在故意为之,想拿她们主仆当枪使亦未可知,要知道有时候下人们也不是无意泄露消息出来的,只不过是他们背后的主子有些话不好明着说,所以只能采用这样的法子罢了。

  她能想到这种可能性,梁妈妈人老成精,自然也能想到,“我有意留到说话之人离开后,看见她们去的方向后,才离开的,好像是润和苑的人。”

  润和苑是傅希恒和二夫人的住处。

  孔琉玥就微蹙起了眉头。如果是别人说的,倒还真有可能是看三房不惯又没那个能力与之抗衡,所以想拿她当枪使,可如果是二夫人的人说的,她就吃不准了,傅希恒只是庶子,跟其他三位爷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上的,不管将来是谁当这个家,最后又是谁袭了爵去,二房都是终究要被分出去的,谁当家谁袭爵都不会对他们造成太大影响,那二夫人此举,就有些让她看不懂了。或者,她只是单纯的想向她示好?

  思忖间,耳朵里传来梁妈妈的声音,“夫人,老奴有几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孔琉玥回过神来,点头道:“你说。”

  梁妈妈就低声说道:“不管这个消息是真是假,依老奴说,如今夫人才过门两个多月,虽说有侯爷的宠爱,老太夫人待夫人也甚好,眼下却还不是夫人接手主持中馈最佳的时机,若是夫人表现得太急进,老太夫人那里反倒会因此而不喜;而且如今就快过年了,夫人若这时候接手,势必忙乱不堪,那些管事们又都是太夫人和三夫人使过的旧人,只怕夫人短期内也未必使唤得动她们……还是待过了年后,设法让老太夫人主动提出此事的好,那样夫人岂非情和理两头都占全了?”

  没想到梁妈妈倒跟自己想到一块儿了!孔琉玥微微一笑,她从不以为在大户人家里主持中馈是很容易的事,虽说都是些零零碎碎的事,底下也有的是人听差,她要做的只是发号施令,可这些大户人家的管事妈妈们,谁不是全挂子的武艺?连王熙凤那样厉害的人,也因管家而累得小产了,她并不认为自己能比她更厉害。更何况,虽说她是永定侯夫人,永定侯府真正的当家主母,可她上头还有两层婆婆,连老太夫人都没发话,她怎么好主动提出此事?好歹还是等到把这个年过了再说罢!

  因点头道:“妈妈倒是跟我想到一块儿去了。既然如此,你且当今儿个没听见那话儿,只管若无其事继续忙该忙的事去即可。”

  “是,夫人。”梁妈妈屈膝应了,自换了衣服拿了东西坐了车,往晋王去了。

  梁妈妈前脚刚走,后脚就有小丫鬟进来禀道:“禀夫人,四爷来了。”

  孔琉玥不由一怔,这个时候傅颐恒来干嘛,他应该知道傅城恒不在家才是啊?因命小丫鬟:“问问四爷可是有什么急事?若是事情不太急,且等晚些侯爷回来了再说不迟。”如果是在现代,小叔子见嫂子当然是再平常不过的事,可这是礼教大于天的古代,就算有满屋子的丫头婆子在,她若真在傅城恒不在家的情况下见了傅颐恒,也是会惹人闲话说嘴的,她还是别去吃这夹嘴的螃蟹了!

  “是,夫人。”小丫鬟应声而去,片刻回来道:“四爷说的确有急事,而且只说两句话就走,请夫人务必相见。”

  人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孔琉玥除了点头,还能怎么样,只得道:“请了四爷到宴息处稍坐奉茶,说我马上就到。”

  打发走小丫鬟,孔琉玥略整了整衣妆,瞧得并无不妥后,方带着白书蓝琴去了宴息处。

  果见披了藏青灰鼠皮披风,束了黑色镶金腰带的傅颐恒正坐在那里吃茶,孔琉玥忙上前屈膝行礼,笑道:“不知四叔有何急事相告?待晚间侯爷回来,我一定及时转告他。”

  傅颐恒忙起身还了礼,脸色微红,笑得微微有些不自然的道:“其实我是有事想告知大嫂,大哥知道不知道都没关系。”说着拿眼看了一下四下里侍立的丫头婆子们,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孔琉玥自是会过意来,可饶是这样见傅颐恒,她已是冒了极大的风险,若再连丫头婆子们都屏退了,日后若对出来,岂非更满身是嘴都说不清了?可看他的样子,又像是真有急事要说,而且他也是读了这么多年圣贤书的人,如果不是兹事体大,应该不会如此不知避讳……想了想,因命其他人都退下,却将白书蓝琴都留了下来,方笑道:“她们两个都是自小跟着我的,到如今也有十几年了,是我最信任的人,四叔有什么话,不妨直言。”

  傅颐恒还是一脸的欲言又止,但见孔琉玥神色坚持,也就只得吞吞吐吐的说道:“其实是这样的……昨儿个娘和三嫂得知大嫂可能……可能……”一张俊脸攸地通红,声音也是越来越小,“昨儿个娘和三嫂得知大嫂可能有了身孕之后,……商量了半宿……总之就是,大嫂您以后凡事多注意一些……”

  饶是傅颐恒说得含含糊糊,孔琉玥依然听懂了他的意思。

  她没有想到,她昨儿个故意使的一个小坏,却让太夫人和三夫人这般如临大敌,连夜商量要怎么对付她;她更没想到,傅颐恒竟会冒险来告诉她,要知道他们双方根本就是敌人,若是被他们长房将此事利用得好了,太夫人一支完全可能因此而再无翻身之日,而倾巢之下绝无完卵,到时候傅颐恒自己的命运也会因此而发生极大的改变,可他却仍将此事告知了她。

  孔琉玥不由有些感动,暗想怪道傅城恒那般不待见太夫人和傅旭恒夫妇,对傅颐恒这个四弟,却有几分兄弟之情,原来是因为傅颐恒与其母兄不一样,还有几分良心!

  她重重点了一下头,感激道:“多谢四叔相告,我一定会多注意的!”反正她有没有怀孕,很快大家就会知晓,到时候太夫人与三夫人的一番谋算亦只能付诸东流,难得的是他第一时间来告知的这一番情谊。

  傅颐恒就一副松了口气的样子,“那我就能放心了。”犹豫了一下,又小声说道,“大嫂,我还有个不情之请,请您千万不要将此事告知大哥好吗?我怕他会因此而恨上我娘和三哥,那是我最不愿意看到的情景,而且祖母她老人家知道了也势必会生气,您能不能……”说着,又觉得自己的这个请求有些无理,因越说越小声,直至彻底没了声息。

  孔琉玥知道自己没怀孕,这样的顺水人情自然乐得做,总不能人家冒险来告密,她反过来让人家难做吧?因点头道:“四叔放心,我不会告诉侯爷的!”

  “那太好了,多谢大嫂!”傅颐恒脸上就有了笑,见孔琉玥也跟着笑了起来,登时如阴天里的一道阳光,照亮了整间屋子,不由有些看呆了。片刻方回过神来,却是知道自己话既已说完,便再没有留下来的理由,因强忍着不舍,红着脸起身告辞道,“话既已说完,我就不多叨扰大嫂了,就此告辞!”

  孔琉玥忙还了礼,将他送至门外,瞧得他走远后,方折回了屋子里。

  白书忙沏了热茶来,一面递与她,一面叹道:“倒是没想到四爷还有这副肝胆,可真真是‘歹竹出好笋’了!”

  说得孔琉玥笑了起来,笑过之后,正色道:“我这只是小日子迟了几天,就能让他们紧张成这样,要是真是有了身孕,他们岂非更要草木皆兵了?”可是这也正说明了太夫人和三夫人是从未想过她不能受孕的,那是不是可以因此而得出结论,她们并未对她做过什么手脚,抑或是她们还没来得及对她做手脚?那她的小日子是因何而推迟了的呢?

  又过了两天,孔琉玥的小日子来了。

  而梁妈妈经过多方打听,除了打听出全府的小厨房供给都是统一由大厨房采办统一采买,其中只怕大有藏掖之外,并无打听到其他可疑的地方。

  孔琉玥一想,的确也是,她每天除了在他们房里吃饭以外,就是在老太夫人房里,他们房里小厨房的人是傅城恒的,自然对他忠心耿耿;而老太夫人那里,有精明能干的卢妈妈和李妈妈把持,太夫人和三夫人的手也不是那么容易伸得进去的,不然傅镕只怕早出事了……也就把此次的事归咎到天气变化等外因上,丢到了脑后去。

  这次来小日子,孔琉玥依然很痛苦,傅城恒看了自是心疼不已,偏因打着‘奉旨巡城’的旗号,又不好太早回家进内院来,只得使了玉漱一天几次的回家来问孔琉玥可好些了,弄得孔琉玥好笑甜蜜之余,疼痛倒是减缓了许多,也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之故。

  太夫人和三夫人则是松气之余,又有些失落,暗想枉费他们筹谋了那么多,敢情都是白筹谋的,有一种考试前十拿九稳押了题,临到头来考试却取消了的感觉,不由都暗暗撇嘴,她们就说嘛,那个狐媚子怎么可能有那么大的福气,才过门不久就受孕!

  除了失落以外,三夫人心里还有些酸溜溜的,暗想也不知孔氏都用了些什么手段,能笼络得大伯子那般死心塌地,为了不让她被长辈们责备,竟然一到她小日子的日子,就去巡城,也不想想,以他的身份,还亲自领着人去巡城,也不怕人笑话儿?又安慰自己,算了,大伯子也是图个新鲜,等过个一年半载,让他把这阵儿新鲜劲儿过了,看他还会不会这样委屈自己。

  不但三夫人没想到,所有人都没想到,在以后很长一段日子里,但凡遇上孔琉玥小日子,傅城恒都无一例外要‘奉旨巡城’,渐渐的,有那乖觉之人就发现,怎么傅侯爷亲自巡城的日子,就跟女人来小日子时一样,每个月都差不多是定时定量的啊?暗地里不知道出了多少种猜测。

  而晋王赵天朗王乾包括宫里皇上等一众约莫知道一些内情的,自此则是又多了一个笑话儿,每每见了傅城恒就要说上几句。一开始傅城恒还会黑脸,还会以杀人般的目光扫过去,到了后来,也不知道是不是“虱子多了不痒”,连脸都懒得黑了,谁爱说就让谁说去,他只左耳进右耳出,当没听见就是了。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暂且不表。

  等到孔琉玥的小日子结束时,已是进入腊月,离年日近了。

  因天气越发冷了,傅城恒于是越不让孔琉玥早起送自己上朝了,每天都是到了时间便自己醒来,轻手轻脚的梳洗更衣,用过早饭之后,便自去上朝了。往往其时孔琉玥都还沉浸在睡梦里,每天都是到天亮后去给老太夫人请安前半个时辰内,也就是卯正时,经白书蓝琴三催四请的,才肯起来。

  这一日也不例外,白书蓝琴又是催了好几次,才将孔琉玥给催了起来,一边穿衣服,一边还忍不住抱怨:“你们两个怎么跟自鸣钟似的准时啊,让我连想多睡一小会儿都不能够!”

  蓝琴闻言,笑着嗔道:“如今夫人又不用早起送侯爷上朝,难道还能缺了觉不成?以前早上还能见夫人做那个什么‘体操’,如今是再难瞧见了!”

  说得孔琉玥面色微赧,她最近的确懒了好多,想是安逸日子过惯了,就不想再像以前那样苛刻自己了,总是能多享受一会儿,就多享受一会儿,可见人的惰性,就是这样慢慢儿养成的!

  白书笑道:“不过夫人最近虽未再做那劳什子‘体操’,气色却比先又好了几分,可见做与不做都无甚干系。”

  两个人服侍孔琉玥更衣梳妆毕,走出净房内,珊瑚璎珞已经领着小丫头将早饭摆上了。

  孔琉玥吃毕,待刘姨娘和白姨娘来问过安后,便去了老太夫人那里。

  三夫人早已到了,正拿着一张单子跟老太夫人说话儿,瞧得她进来,忙停下来笑着上前见礼,“大嫂,您来了!”

  孔琉玥忙还了礼,又上前给老太夫人见了礼。

  有丫鬟上了茶来,趁孔琉玥喝茶的空隙,三夫人继续与老太夫人说道起来,“……早些把正月里吃年酒的单子拟出来,让人抄了送到本家去,看看有没有与他们日子重了的,也好及时改了,省得重犯了,旧年不留心重了几家,旁人不说咱们不留神,倒象大家商议定了送虚情怕费事一样。娘也是这样意思,只不知您老人家是什么意思?”

  老太夫人点头道:“你们虑得极是,万不能让人笑话儿了去。你素来是个妥当孩子,先几年又操持过有经验,今年仍由你来操持,我和你娘都是极放心的。”

  三夫人听了,面上虽然一派云淡风轻,眼里却有得意一闪而过,“我也是到处露马脚,全靠祖母和娘从旁指点着。”

  “这么一大家子人,这么一大摊子事,我们作长辈的不替你们小辈们看着点儿,心里也是不放心。”老太夫人笑了笑,忽然转头对孔琉玥道:“你虽然是做大嫂的,可是年纪小,进门也比老三媳妇晚了几年,该虚心的时候,就得虚心。”顿了顿,“这马上就要过年了,要忙的事情多得很,回头你帮着跑一跑腿,也学着一些,省得将来打饥荒。”

  孔琉玥心里一跳,忙低眉顺眼的应道:“是,谨遵祖母教诲!”让三夫人带着自己管家,是不是意味着老太夫人终于认可了她,愿意给她一个机会,让她证明她是可以主持偌大一个永定侯府中馈,是可以胜任永定侯夫人一职的?心里就有了几分长久以来努力终究得到了认可的激动和满足。

  忙强压了下去,又尽可能谦逊的向三夫人道:“我笨得很,还请三弟妹不吝赐教,如果有什么做得不对的地方,也请三弟妹千万指出来,我一定尽快改正!”不管怎样,先把姿态摆低一点,总能让太夫人和三夫人心里的不痛快减少一点。

  三夫人的笑容有些僵,——原来老太夫人夸了她半天,就是为了把嫡长媳捎带上,说是去跑腿的,其实是让自己全心全力传授经验,以便她将来好接手主持中馈罢!

  但孔琉玥已先放低了姿态,她心里便是再不痛快,亦只能强挤出满脸的笑来,说道:“大嫂客气了,说穿了不过一些吃喝拉撒的琐事罢了,以大嫂的聪明伶俐,只怕用不了多久,就可以上手了!”

  待回到自家的清溪坞后,却与孙妈妈冷笑道:“看祖母的意思,是打算这阵子让大嫂跟着我学着些,等到年后就让她把这个家管起来呢!”啐了一口,“祖母也不看看她一个小庶女有那个能耐没有,就这般急吼吼的赶鸭子上架,到时候真闹出什么笑话儿来,去收烂摊子的还不是只有我?”

  孙妈妈道:“按说大夫人进门已经两个多月,也是时候该接手主持中馈了,不过,也得看她有没有那个能耐才是!夫人要不这样,您就专派一件不轻不重的差使给她,丢开手让她去办,等到她办不成了,老太夫人自然就知道她没那个能力接手,以后自然也就不会再说这样的话儿了!”

  “你这个法子倒是不错,”三夫人想了一回,“可这事儿得做得干净利落些,无迹可循才行,不然以祖母的精明,还能看不出来?”

  孙妈妈压低了声音道:“这个我倒是想着了。每年年底咱们家不是都要给亲朋世交们送年礼,年礼里总要夹杂几盒自家做的点心吗?夫人何不把这事儿交给大夫人?要知道这年礼准备起来,可不是一天两天的事,要发现其中的马脚,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到时候让大夫人百口莫辩,连补救的机会都没有,便是侯爷要为她做主,牵涉到咱们家颜面的大事,也是没奈何,到时候老太夫人岂不是就知道大夫人没这个能力,以后也不会再提让她主持中馈的事了?”

  三夫人就笑了起来,“妈妈越发老练了!我记得,大厨房的管事秦家的是妈妈的亲家?”

  孙妈妈笑道:“正是,我最小的女儿前年给了秦家的大儿子。”

  三夫人点点头,附耳过去如此这般吩咐了孙妈妈一通,末了道:“你告诉你亲家,等这次的差事办好了,我将来一定让她的小孙子脱了奴籍,让他跟着钊哥儿念书,将来考学去,也算是给妈妈你的恩典!”

  让她的小外孙脱了奴籍,将来还让他考学?孙妈妈闻言,喜出往外,忙跪下磕头谢了三夫人的大恩大德,方喜敦敦的依计布置去了。


  https://www.biqugeg.com/88651_88651649/8464542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g.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