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高维寻道者 > 第六十章 清辉照衣裳

第六十章 清辉照衣裳


  他走近那方小玉盒,好奇探手。

  通体甲胄覆盖,看不清面目的重铁甲士愈发压低身子,将手中玉盒高高呈上。

  “多劳。”

  白术接盒在手,朝重铁甲士颔首。

  入手处清凉一片,玉盒里,是深黑色的,如黑泥一般的膏状物。

  说是辛辣,却又隐隐透着馨香的古怪气味,正悠悠钻进鼻腔。

  白术伸出手指,从中捻出些许,放在指尖上。

  的确是像黑泥般黏软的触感,却又冒着火星子的温热和滚烫,已是胎息的白术,对于这般温度,却也不放在心上。

  他又随手把玩了一回,重新将玉盒送进重铁甲士手中。

  “色泽是黑色。”

  他手心真炁一吐,就将指尖的污秽一扫而空。

  “为什么又叫白霁香?”

  原本以为会是白玉般的质地,才得名一个‘白’字,却未曾想,是黑泥般的色泽。

  “这香是监天司和众圣地一齐出力,至于为何唤作白霁……”

  神态严肃,与先前行径迥然不同的曲生生侍立在侧,见白术发问,连忙回道:

  “无晦大师本意想唤作飞燕喜春香的,只是被天官大人改成这名字。”曲生生摇头:“至于为何是白霁,末将也不知晓。”

  原来,你当我已经死了。

  白术内心轻笑一声,却是没有丝毫波澜。

  谢丹秋,或者说是谢微,随着原身被赵修鞭死,他附体重生后。

  即便之间有天大的纠葛,都已不重要了。

  无论是白霁这个死后的‘哀荣’,或是其他,也不管谢微到底存了什么心思。

  原本的白术,终究还是被赵修鞭死。

  活下来的,只是另一个同名的人。

  突然,几声嘶嚎打断了白术的浮想,面目狰狞的活尸沿着墙面,悍不畏死地朝他们冲撞过来。

  见到这些腐烂的面容,白术内心竟诡异生出一丝亲切感。

  被符箭齐射过后,虽然汾阴城中近乎全减,但终究,还是有不少漏网之鱼。

  甲士们显然被曲生生示意过,几道劲风掠过,被削成人柱的活尸在地上翻腾,嘶嚎连连。

  又从阵中出列几人,用真炁把活尸缚住,带来白术身前。

  “大人,请!”曲生生微微躬身。

  白术上前几步,一道森然凄冷的刀光自腰间折跃跳起。

  随着一颗颗腐臭人头落地,属性面板上,数值也疯狂上涨。

  我真是嗨到不行!不做人啦!

  白术挥出最后一刀,将眼前活尸悍然一刀,直直剖成两段。

  最终,他看着属性面板上,末了的数值,喜不自胜。

  “继续吧。”

  他对曲生生温煦一笑,目光轻柔。

  ……

  ……

  ……

  暮春的夜里,清凉的冷风掠过汾阴各处,把衣角都吹得微微卷起。

  在那轮日头隐去后,绵密的紫色的雾,悄然从天际生出。

  而随着朝廷兵马的到来,一些藏在城中,侥幸未被活尸吞食的人,也统统汇集此处。

  顾牛儿拖着残腿,一瘸一拐,他站在人群的末尾里,不断跳脚,却始终挤不进去。

  前面,在施粥……

  他努力几番后,最终还是无果。

  自己太小了,太瘦了,无论怎么也争不过那些膀大腰圆的汉子们。

  也不知轮到自己时,还有没有的剩。

  顾牛儿的肚子用力叫了一声,声音很大,就像一个又臭又长的响屁。

  他自己都被这声音吓了跳,顾牛儿有些扭捏地偷偷张望。

  还好,没有人注意他。

  活尸暴乱,不知过了多久。

  十天,还是半个月,顾牛儿已经记不清了。

  阿爹第一个变成活尸,第二个,就是阿娘……

  顾牛儿带着妹妹躲进地窖里,靠着一些干馍,艰难地活了下来。

  没有光,到处都是黑的一片,也没有声音,除了那些怪物的叫声。

  妹妹问自己为什么不睡觉,怎么说,这要怎么说?

  怎么可能睡得着……

  好好的一家人,怎么突然,就变成这样了?

  等到甲士们砸碎地窖暗门,将他们扯出来时,顾牛儿才惊觉。

  他以为过去了半年甚至更久,没想到,却仅只有短短十来天……

  “哥哥,哥哥……”

  脸上黑乎乎,像被糊上一层锅灰,泥猴子样的小娃娃踮起脚,轻轻扯了扯他。

  “怎么了?”

  顾牛儿恍然惊觉,如梦初醒。

  泥猴一样的小女孩可怜巴巴仰起脸,大眼睛一眨一眨。

  “我饿……”

  听到这话的顾牛儿苦笑一声,自己的肚子又叫了起来。

  在他狠下心,准备再拼命去挤一回的时候。

  突然,四周乌泱泱,像苍蝇一样的人堆突然分开。

  顾牛儿愕然转过身,一群持大戟的重铁甲士分开人群,周围人潮如流水,纷纷避开。

  在那群重铁甲士里,又簇拥着四个人。

  四人里,面目威严的男人和妩媚的女人,又隐隐一左一右,护住另外两人。

  那是一个粉雕玉琢,和自家小妹差不多大的瓷娃娃,和一个清俊的少年人。

  俊美少年手里拿着一个脸大的芝麻烧饼,正边走边吃。

  那股芝麻混着油脂的香味远远飘出,周围,顿时响起蛙鸣般的肚子叫声。

  顾牛儿喉头咕噜,咽下一口唾沫。

  更饿了……

  本就没吃过几顿饱饭,施粥的量少,人又多,从正午到现在,自己还没轮上过一次。

  闻到这个香味,顾牛儿觉得自己几乎要昏厥过去。

  他下意识想拉住自家妹子,却突然摸了个空。

  !!!

  顾牛儿惊恐抬起头,在那群重铁甲士周围,一个小小的身影正踉踉跄跄跑过去。

  她饿疯了!

  下一刻……是什么?顾牛儿腾得站起来,他嗓子里想喊,却发不出一丝声音。

  手脚像被黏在地里,他应该跑过去的,却连动都动不了。

  不啊……

  他绝望闭上眼,泪水几乎要夺眶而出。

  会死的吧,一定会死的吧……

  不!不!不!

  不知过了多久,他从恐惧里回过神,不顾一切撒足狂奔,杀了他也好,怎么做都好。

  别死啊……

  没跑出几步,他似乎就撞到了什么,一个小小的身影跌了一跤。

  “哥哥,吃饼。”

  泥猴一样的小女孩举起大饼,芝麻的香味浓浓涌进鼻腔。

  喘着粗去的顾牛儿抬起头,满脸错愕。

  “小兄弟。”

  更令他惊愕的还在后头,那个长得像猴子的军官讪笑走过来,努力装出一副和善的模样。

  他提着大半桶白粥,热气飘出,让顾牛儿面前都朦胧了。

  “来点粥?”

  那团散着浓香的热气,被人往自己面前推了推……

  ……

  ……

  ……

  “公子真是慈悲。”

  面目威严的黑甲男子笑着恭维。

  “哪有。”白术摇头。

  一个饼而已,他也并没有放在心上。

  “将军留步吧。”

  远远地,赵府就在前处,白术侧身对黑甲男子行了一礼。

  在行进途中,他遇上这着黑甲的男子,其官职,似乎比曲生生更高些。

  听闻了曲生生对左昭言语的复述,两军便合流为一股,狩猎活尸的效率,也提升了不少。

  围剿活尸从正午一直到晚上,即便只是补刀,也把白术累得够呛。

  “多劳了。”

  白术抱拳,对黑甲男子笑道。

  “公子客气了。”

  黑甲男子也不多送,点头笑道:“明日末将再遣人来接公子。”

  白术点头,又向曲生生致意,便带着谢梵境回到赵府。

  天色全然已暮,连月光都只是稀疏。

  白术把目光投在属性面板上,默默思忖,漫不经心走向侧门。

  突然,墙角一个人影站起,朝他招招手。

  “无晦师叔?”白术吓了一跳,“你怎么在这?”


  https://www.biqugeg.com/91_91422/48178053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g.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