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睦君 > 第二十四章 送绣鞋

第二十四章 送绣鞋


  姜明颐刚刚找个清净的地方,忽然面前被两个铁铮铮的汉子拦住去路。

  她免不得一惊,随即见这两人俱是一袭金纹黑衣,非是令府家丁所着,倒像是皇宫内院的影卫之衫袍。

  “姜小姐,”其中一人低低地说道,“请跟我们走一趟吧,我家主人有请。”

  “你家主人……”姜明颐心中警铃大作,这大婚之日,难道还有人敢明目张胆地劫人不成?

  当下不禁后退一步,“你们是谁?你家主人又是谁?”

  黑衣人手指一抬,拦住她的去路,“姜小姐,我家主人并无恶意,还是好好跟我们走吧。”

  另一人如铁塔般地矗立在姜明颐身后,只待她稍有异动,立即反手为刀,打晕带走。

  姜明颐一阵叫苦,不知哪一路神仙又要要她的命。左右也无令府家丁经过,还求救都无从下手。

  好汉不是眼前亏,姜明颐竭力控制局面道:“好,我可以跟你们走。但是可以走大门吧?”

  她本想从正门走必然经过人多喧嚣的宴厅,倒时一跑一个准,再不济也能大声喊人。

  不想那铁塔般的汉子打断道:“不必。”

  说着这两黑衣人一左一右,抄着姜明颐两条胳膊便翻墙而出。

  姜明颐当真惊讶这迅捷无比的轻功,顾不上周旋,脚下轻飘飘地,脑袋忽忽悠悠,不到半晌就被带到了一处马车之前。

  那马车甚为低调,停在黑暗之中,只留了檐角处一盏黯淡的马灯。

  两个黑衣人把她稳稳放在地上,冲着帘幕后的人深深躬身道:“世子爷,带到了。”

  姜明颐蓦地听闻“世子爷”三字尽是愕然,试问京城之中,除了那个人谁还敢称世子爷三字?

  马车里的人轻应一声,随即微微掀开帘幕。果然正是世子爷卢玠。

  他淡淡瞥了她一眼,依旧像初见时那般清贵高华。

  姜明颐不知该怎么开场白,不过在她看来,世子爷给人的这种感觉恰如万事万物于他而言,风过无痕,水影无形。

  卢玠眸光一动,身边人立即把一个锦盒交给姜明颐。

  “他给你的。”他解释道。

  “他?”

  姜明颐还道士什么大事,原来他大费周折把她叫到这,就为了送个东西?

  真搞不懂相门名士的心思。

  她半信半疑地拆开锦盒,但见其中躺着一只镶嵌明珠的粉绣鞋——正是那日在宜春楼前谢籍弄脏的那只。

  她哑然,谢籍答应赔她绣鞋,这是真的赔了?

  姜明颐懵然把眼光投向卢玠。

  卢玠似乎知道她要说甚,撂下帘幕,“你问我也无奈何。那家伙的心思,谁能猜得透。马车,走。”

  -------------------------------------

  喜房内。

  姜墨禾被满头的珠冠压得酸软不堪,却碍于礼法,不敢擅自揭开喜帕。此刻外界众人熙熙攘攘,令沉祐还有好一会儿才能回屋,姜墨禾馋得难受,拿起桌边的核桃剥起来。

  过了半晌,屋外传来一声闷哼,随即门被轻轻打开了。

  姜墨禾心中一紧,捏着核桃的手也出汗了。

  脚步声越来越近,那个人很快走到他的跟前,轻佻地说道:“哟,小美人剥核桃呢。”

  姜墨禾吓得快跳起来,这声音……感觉好像不大对劲。她倏地掀开盖头,却见一个满脸熏红的男人吊儿郎当地站在她面前,浑身散发酒气,领口凌乱地敞开着。

  最可怕的是,他的眼白泛着微微蓝绿的血丝,好像蝎子锋利的倒钩。

  男人定睛看了她一眼,忽然从嗓子里摩擦出一声笑来,抢过她手里的核桃仁倒在嘴里一吃而尽。

  姜墨禾嚷嚷道:“放肆!你是谁人?怎地闯到新房来?”

  男人嘴里还有嚼剩下的核桃渣滓,“唔”吐出一个小酒泡,“我?我是来好好疼爱你的。你可终于嫁过来了,我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好久了。”

  说着这家伙抹了抹嘴角,就开始扯腰带脱衣服。姜墨禾惊惶,大叫一声,夺路便想冲去喊人,不想被这男人疯狗似地一把扑在床上,不知天地为何物地就开始一顿狂亲,口水混着酒水弄得浑身都是。

  “啊!!”姜墨禾发出一身撕心裂肺地尖叫,拼命地抵抗身上的男人,

  不想男人却一口含住了她的嘴巴,像个水蛇般在她身上群魔乱舞,脸上还有各种奇异的表情,宛若走火入魔一般。

  姜墨禾头上的珠翠散成一团,男人忘乎所以,喉咙里挤出一声咯咯古怪的笑,那笑充斥着邪恶之意,听起来令人胆战心寒。

  “叫你是令沉祐的女人!哈哈哈,他没想到吧,新娶的娘子还没动一下,却被小爷我尝了鲜!”

  令沉训狂狷的贝齿一口咬住了姜墨禾肩膀,弄得鲜血淋漓。新娘子的尖叫引来了不少侯府的人,奈何门栓被从里面反锁,众人怎么也撞不进去。

  四个强壮的家丁一起撞门才把门撞开,见里面衣衫不整的新娘子哭着喊着,来得已经太迟了。

  家丁迅速出手把男子拿下,慎淑妇人和令沉祐匆匆赶到,看到大闹婚房的男子居然是侯府庶子令沉训,气得慎淑妇人差点晕过去。

  “你个畜生!”令沉祐大骂着,脸色酱紫如茄子,觉得自己颜面扫地,冲上去就给令沉训一记左勾拳,一拳打下了他两颗门牙。

  “呸!”令沉训笑着吐出一口血,“打吧打吧,你就是打死我,这丑事也是满城皆知了!令沉祐,做活王八的滋味还好受吧?”

  “混蛋!我杀了你!”令沉祐双眼暴怒,扑上去又要狂揍。场面乱作一团,慎淑妇人微微回过神来,厉声道:“还不赶紧把他捆了押到柴房去!!”

  姜墨禾蜷缩在角落里哭得昏天黑地,令沉祐气得连摔了三个花瓶,随即大步流星地跑了。

  慎淑妇人把闲杂人等赶走,又叫容雅备下了湿毛巾,给姜墨禾细细地擦拭身子。

  彼时姜老爷和沈氏早已回府理事,姜墨禾犹如惊弓之鸟哽咽不止,大哭大闹甚至还要上吊。

  府里的王婆婆检查半晌,摇摇头,“完了完了,娘子的清白……唉!”

  慎淑夫人自然知道这句话的含义,顿时下巴都快掉下来。心里恨不得吃令沉训的心煎他的肝。一场好事不欢而散,群雌粥粥,尽诉男子忤逆无伦。


  https://www.biqugeg.com/99980_99980022/44549817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g.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