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睦君 > 第二十三章 怒奔走

第二十三章 怒奔走


  孙常者急忙跑过来拦在姜明颐身前,跪道:“爹!你打她干什么?跟她没关系!”

  孙老爷大口喘着粗气,呼呼地直翻白眼,“你、你,你们这对不要脸的男女,居然还敢当街……你叫我死后怎么对得起孙家的列祖列宗!”

  说着给孙常者狠狠的一鞭子。

  这一鞭子受得实了,孙常者衣襟顿时烂成布条,哼了一声瘫倒在地。

  姜明颐惊呼道:“你干什么!”也顾不得解释误会了,连忙找花湘要了金疮药涂在伤口。

  这厢在马上的令沉祐估摸着打也打了,骂也骂了,再闹下去事情就要大了。这才拿着架子缓缓下马,当了一番搅屎棍,好言好语地把孙老爷扶下去。

  他本来是把手伸向姜明颐的,却又不知怎地中途转向了孙常者。可孙常者到底是斯文众人,平日自视甚高,脾气也是又硬又臭,骤然被当着众人的面鞭笞,脸上青一阵紫一阵的。

  他也不管令沉祐伸过来的手,把金疮药还到姜明颐手里,直挺挺地站起来,一瘸一拐地撇上马,随着怒喊一声“驾”,忽忽悠悠地骑马而去。

  姜明颐想起他马术并不好,此番又受了伤,心里难免憋着窝囊气,怕他出什么事。奈何侯府是迎亲队伍实在不能再耽搁了,几个武夫把孙常者的花轿抬走,众人各就位准备重新启程。

  姜明颐重新上得轿来,心里却还担心着孙常者的安危。以他这副倔强的脾气,不娶到裴青奴是不肯罢休的。如今喜轿都被扣下了,他不会还是要去怡红院接裴青奴吧?

  姜明颐猛然手心一凉。

  他昨日说自己要取道巴巫山小山坳,如今轿夫没了,轿子也没了,就剩下他一个衣衫不整的新郎官从那里经过,可千万别出什么事。

  然而老话说得好,有意在花花不发,无心插柳柳成荫。越是祈祷别出什么事,这件事就越会发生。

  ……

  整个令府大而杂,此番请的宾客不在少数,喧闹有如集市。美酒珍馐数不胜数,珍珠、美玉更是琳琅满目,姜墨禾与令沉祐拜过堂后就被送去了内宅,余下宾客设宴饮酒。

  姜明颐一直惦记着愤而出走的孙常者,也不知他现在怎么样。不过好在此人是个左右逢源、不吃眼前亏的人,等脑袋里那股子热劲儿过去,想来也就回来了。

  因为姜明颐从前来过侯府的缘故,众人都知道慎淑夫人不喜欢她,就被安排在角落的一桌饮宴,与她同座的还有汪典签家的五丫头,四五个面生的女眷。

  姜明颐这厢刚坐下,一旁汪典签家的女儿朝这边瞥了一眼,酸声酸气地道:“呦,我还到道是谁,这不是白日里大闹迎亲队伍的姜家二小姐吗?怎么,您那位风流成性的孙公子没来?”

  姜明颐听她这话大有误会之意,大概是孙老爷白日里给了自己一鞭子,这伙子人都以为自己跟孙常者有一腿。

  当下越解释越乱,姜明颐懒得解释,便反唇相讥,道:“你个长舌妇,管得着吗?速去!”

  “我还吃席儿呢,速去什么啊!”汪典签家的女儿黑了黑脸,哼了一声不再理会她。

  姜明颐见话不投机,吃了半晌,推脱着说身体不适便想离去。便在此时蓦地闻见一股浓郁的花香,一个香肩半露的女人一步三婀娜地步了过来,手里握着一只酒盏。

  姜明颐看到此人的脸,浑身一震,此人正是前世令沉祐收的那个通房。

  在最后那段日子里,她怀着身孕,尔雅却处处刁难于她,好几次害得她险些小产。

  如今,仇人见面,她心里却不再有大的波澜。

  这厢尔雅已如水蛇般地绕到她身边,软软糯糯道:“哎呦,这是聊什么呢,这么热闹?叫我也听听。”

  姜明颐皱了皱眉头,实在不喜欢这女子身上过于浓烈的脂粉气。

  尔雅想握姜明颐的手套近乎,无奈被姜明颐不动声色地躲开了。

  尔雅甜甜笑笑:“哎呦,姜二小姐怎地这般冷清?你姐姐嫁到了我们家,咱们就是一家人,以后要常见面的。沉祐呢,他是个急脾气的,也是个任性的,平日里在我那屋一个月不走也是有的,这回少夫人来了,我还要劝沉祐雨露均沾才是……”

  姜明颐看她就像吃了苍蝇,打心底厌恶,只呵呵一笑,道:“食不言,寝不语。”

  姜明颐低头吃菜不再言语。不想汪典签家的女儿刚刚招惹了姜明颐,这会子听尔雅在这大放厥词,又开始酸生酸气地怼起她来。

  尔雅立即反唇相讥。道:“都说汪典签府上都是有教养的,这会子看来也不过如此。你当侯府是什么地方,说话还是客客气气的好。”

  汪典签家的女儿骂街的功力也不是吹的,“我呸。你还当个自己是谁?不就是个陪床丫头,还真当自己是主子娘子了?那狐媚子的功夫在这里胡吹大气,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样子。”

  这两个泼妇一来二去居然动起手来,骂骂咧咧搅得不得安宁。姜明颐委实被她们烦死了,趁人不备悄悄溜走。


  https://www.biqugeg.com/99980_99980022/44588128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g.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