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睦君 > 第十六章 薛涛笺

第十六章 薛涛笺


  太子认为此为谋财害命的大案,必须将凶手予以严惩,故而带着几个人在后楼那具尸体面前逡巡。

  一仆刚刚把郑老屁的尸首翻过来,猛地一尺来长的蜈蚣从他身下蹿出,浑身散发着青灰色的毒粉,猝不及防,一口咬在太子的脸上。

  “太子殿下!”

  令沉祐登时大惊,拔剑将蜈蚣斩成两半。但见那蜈蚣生得油亮的甲壳,额头触角各长了一对白花,后背还生得对晶莹剔透的翅膀,最少也存活了几十年。

  太子面色乌青,软塌塌地跪了下来,眉心隐隐有黑气隐现,显然是中毒已深。

  众人见太子中毒,惊慌失措,一时间宛若天塌了般。到斩成两半之物还能伤人,手臂之处也被蜈蚣蜇伤。

  众侍卫纷纷拔剑,把那蜈蚣斩成了一滩肉泥。奈何那蜈蚣之毒甚为厉害,转瞬间,令沉祐的手臂呈交错蛛网状,麻痹不堪。

  太子更是直接晕去。众侍卫被蜈蚣肉泥散发出的那阵恶臭所迷,好几个也晃晃悠悠地倒下。

  原来这郑老屁一行人行事属实歹毒,为了谋财,居然特地找来了这带翅蜈蚣。郑老屁被砸死后,这蜈蚣仗着身量小活着。待太子等人查看郑老屁死尸之时,暴起伤人。

  此时默清正在内楼寻觅谢公子的踪影,闻声暗叫不好。孙常者因为害怕死尸一直躲在楼外,因此也幸免于难。

  威风凛凛的十几条汉子谁也没想到折在小小的一条蜈蚣手里,只剩默清、孙常者二人无恙。

  令沉祐脸色酱紫交加,大汗淋漓。默清欲过去察看他伤势,他却大叫道:“不要过来!”

  默清脚步一滞,但见太子也重伤昏厥。太子若是真中毒无救,这护君不利的罪名,端端要落在令家了。

  十万火急之下,默清想起自己前几日落水之时,长姐曾把随身暖玉交给她。那暖玉相传乃是洛神宓妃口含之生津解渴之物,或有一定解毒之功效。

  默清掏出暖玉,远远地抛给了令沉祐,叫道:“快护在胸口!”

  令沉祐接玉之时浑身一震,顿时抖擞了精神。不过他却不敢顾及自己的性命,掰开太子口齿,将宓妃暖玉垫在了太子舌底下方。

  当下令沉祐稍稍恢复精神,指示孙常者拿着调兵令牌,去城中找沧溟小将。奈何孙常者不善马术,平日里骑在马上还要跌下来,恐又要耽搁。

  默清见事不可耽,一把接过调兵令牌,纵身上马:“我去。最多一炷香就会回来,你们且在这等着。记住,切不可运气调息,否则毒发无救。”

  孙常者疑问道:“咦?你一介闺中女娃娃,怎地会骑马?还能懂如此医术之道。”

  默清心想自己是和兄长一起长大的,耳濡目染,如今兄长游历江湖去了,自己作为其妹又焉能凡事不通?不过当下也来不及解释,一声清啸,纵马而去。

  令沉祐手下的驻军头领沧溟小将驻扎在城南,默清依据令沉祐所言径直往城南奔去。奈何今日是春景灯会,处处皆是张灯结彩,火树银花,满是人间灯火气息。

  默清无心恋景,马铃声声飞驰而过,走马观花,金灿灿的灯笼连同星光,灿若银河连成千线万线,宛若到倒行于天际之间。

  沧溟小将驻军之地并不难找,默清识方向之力颇佳,亮出调兵令牌径直闯了进去。

  沧溟闻声出动,默清三言两语说清了令沉祐那边的情形,指示沧溟带领手下官兵、药师尤其是解毒之物速去雁衡楼救驾。

  直到此处默清方松了口气,才发现一路上来腿脚早已酸软不堪,鞋袜、后心也早已被汗水浸湿了,一朝不慎摔倒在台阶上。

  默清懊恼,这才走了几步,便累成这样?自己终究是太子口中那个闺阁女子罢了。

  暮春之夜,江潮连海,海上潮生,花林纤染,一派和谐之美景。夫人公子、小孩大人,熙熙攘攘,买糖人、猜灯谜、放花灯,喧嚣又热闹。

  一算命瞎子走进前来。此人带着遮脸的大斗笠,手里拿着本线装旧书,另一首举着招牌,鼻子下面留着两撮山羊胡,“哎呀呀,不得了!下座姑娘生得骨骼惊奇,大有不世处之才,可否愿听老夫算上一卦?”

  默清跌在台阶上揉着筋骨,此刻口干舌燥,只想快点弄点水喝,哪有心情搭理此等招摇撞骗的江湖术士?只不耐单地摆摆手,“不算,走开。”

  瞎子听见默清说话方位,用竹杖捅了她一下,“小子不懂厉害!老夫闻尔印堂发黑,霉运当头,乃是特地来救尔于水火也,怎么还敢口出狂言……”

  默清心中甚是烦躁,喉咙里更像是冒烟一样。想着令沉祐他们尚且性命垂危,自己虽然劳累,却也不能多休息,快点赶回去与他们会合才是。她挣扎着起身,破口道:“姑奶奶我看你印堂才发黑,别在这碍事,该上哪去上哪去……”

  说着径直欲上马。不想那瞎子居然又追了上来,冷哼道:“小丫头片子真是无礼,谅你也不知道老夫是何许人等。老夫起卦行善积德,不忍见尔遭遇横祸,年纪轻轻便断送在此地,这才好言相劝,冒着天谴明示与你。个中缘由,若是说将出来,怕是要把尔活生生吓死。”

  这瞎子实在难缠,默清焦躁异常,气急败坏地推开瞎子,“实话跟你说吧,姑奶奶我连口水都买不起,你这这费吐沫星子也没用!你说我有灾祸上身,你倒是说说到底是什么事啊?要是说不出个好歹来,趁早哪凉快哪呆着去。”

  瞎子神色傲然,道:“你看你看,又意气用事了吧?老夫当年给尚书府的大人起卦之时,还没你这不积口德的小辈。老夫自然是诸般易经卦象在心,才敢轻言祸福,来,过来,让老夫摸摸你的面相……”

  说着把默清哄下了马,也不管她愿不愿意,伸手就在脸上一通乱捏。


  https://www.biqugeg.com/99980_99980022/44852597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g.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