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睦君 > 第十四章 桑叶糕

第十四章 桑叶糕


  听到这里,默清不禁微微动容。原来这几人都是山中草寇,专干些烧杀抢掠的勾当,而此番又不知又该谁倒霉。

  和尚模样的那家伙满脸都是麻子,显然是这伙人的头目,只听他重重地咳了一声,像是提醒其余三人小心隔墙有耳。此贼人借着和尚的身份掩人耳目,做出这样一般打扮,当真早有预谋。

  只听那和尚又压低了几分声音:“诸位贤弟莫急,老衲自有计较。那狗娘的官,确是万万动不得的。我等只是图个富贵,又何必冒那通天的风险?诸位贤弟且莫急躁,老衲心中早有计较。”

  “前日老衲在湘西野寺中刚刚劫了一对客商夫妻,颇抢了些金银,正在野寺后面的土堆埋尸体。不料此时候忽然闯进来个老婆子,老天爷,着实吓了老衲一跳。好在那老婆子没看见我,只是跪下来拜佛,还他娘的一边烧香一边哭,大抵是请佛爷保佑他儿子云云的酸话。老衲见那老婆子穿得甚好,脖子还挂着几颗南珠,本想登时做了她,不想看见外边有几个家丁等着,心中计较起另外一番大事。”

  驼背把一颗花生米抛在嘴里,一脸不屑地言道:“一个老妇而已,大哥也忒小心!”

  郑老屁啐了驼背一脸唾沫,“呸!你这鼠目又懂些什么?大哥自然有他的计较。再敢乱插话,爷爷我地先掐死你……”

  和尚摆摆手,“老衲当日没动手,乃是为了咱们兄弟今日天大的富贵。汝当那老妇是谁?卫侯公府上的湘国夫人。早年谢家因为开罪了圣上举家流放,托了许多关系才重返京都。如今这谢夫人的官家早就死了,她就是个寄人篱下的遗孀,视她那个唯一的儿子如命。我等若是趁虚而入,绑了他那个懦弱儿子,嘿嘿,正所谓人无横财不富,风水也轮流转,这冲天的财运,也该轮到咱们兄弟头上了。”

  郑老屁和驼背登时贪念大起,苍蝇搓手跃跃欲试。那瘦猴模样的人还有几分焦虑,“大哥可打听清楚了?这卫侯公真可动得?”

  和尚喝了口酒,半晌道:“应无差错。告诉你们不打紧,只要你们可别生长出去。老衲我也担忧此事凶险,特意找个城里的一个算命先生谈论祸福。老衲本想卜算此行吉凶,不料那瞎眼的算命先生捻胡良久,眉头越皱越紧,冷汗直冒。老衲心里一凉,难道谢夫人动不得?不料片刻,那算命夫人忽然大喘了口气,居然径直摔在地上了,只惶恐似地念叨:天煞孤星,天煞孤星,青灯一盏,避吉趋凶!”

  驼背不耐,“这这这啥意思啊?老子也听不懂啊!”

  和尚阴森森地笑道:“韩兄弟到底见识少些。老衲从前为骗些钱财也给人算过命,多少知道些这行当里的唇典。所谓天煞孤星,乃是五行相克的凶命,方父母方妻女,自是无人找麻烦也会倒霉。那算命先生当时从地上爬起来,断言谢家公子必定活不过二十五岁春天!”

  那瘦猴仍是害怕,道:“此人命数如此凶险,我等若从他身上图谋钱财,会不会引火烧身?”

  郑老屁从脚丫子上撕下一块死皮嚼在嘴里,“瘦子,你他娘的平时也算个人物,怎地大哥说起大富贵反倒畏手畏脚的?既然那公子天命不吉,我等取了他的性命更是替天行道,早些收了他走。想那卫侯公府邸,富得流油,随便一挖都是金银,想想都馋得牙根痒痒……”

  和尚那副三角眼左右逡巡了一眼,阴森森道:“这谢公子合该倒霉,也怨不得我等兄弟。现下此人正在雁衡楼会友。雁衡楼在江边,离此等只有一个时辰的路程。我等等会儿酒足饭饱,便到雁衡楼去踩盘子,摸清他到此住在什么地方。待夜黑风高之时,闯进去二话不说直接绑了他的票。随即箭书一封,叫谢夫人拿钱赎人,嘿嘿,待到此时已成,我等赚得盆满钵倾,再结果了谢夫人和和她的儿子,管叫神不知鬼不觉便得了这通天的富贵……”

  默清听到此处心中一惊,看向令沉祐,对方正好也正看着自己。好一拨贼人,胆大泼盆,居然正在图谋这歹毒阴狠之事。令沉祐武格自负高风亮节,孙常者更以天下为己任,自然谁也容不得眼皮子底下此等龌龊之勾当。既然遇上了,必然要是管一管的。

  孙常者和令沉祐都是京中名流,卫侯倒是多有耳闻,却谁也没听过这位谢公子的名头。想来这对谢姓母子都是庭院深宅里的淡薄之辈,无缘无故遭此横祸,当真是令人唏嘘。

  令沉祐当即交付银两,和默清、孙常者三人不声不响地退出羊腿小馆。那四名散盗未曾察觉,仍是低头密谋。

  三人对方才的对话耿耿于怀。令沉祐身为朝廷命官,不知那几名散盗之实力,不敢冒然出手打斗。

  不过依稀听着那几个贼人提过“巴山缝”的名头,想必是南首峰土匪巴山缝的手下。此番下山闹事,乃是因为巴山峰以公谋私、分赃不公之故。

  孙常者道:“咦?令兄,我记得圣上把剿匪的重任就交到了令兄手上,对付的头目好像便是巴山缝这厮。”

  令沉祐叹道:“正是如此。家兄已六月未曾归家,南首峰那边着实棘手。今日我等遇见这几个胆大包天的蟊贼,定不容他们造孽作恶!”

  转身又对默清道:“阮姑娘,你是女儿家,我们要去助谢公子避祸,你不便相随。一会儿我便把你送回轿撵之处,你自行回府吧……”

  默清一怔,随即严词拒绝:“不。”

  她方才愣了半天地神,相比令沉祐两人对这几个蟊贼的愤恨,对她感触更多的则是话语中谈到那位谢公子。

  郑老屁他们提到算命先生,卜算此人命数之时何以那般惊慌神色?说的那句话有是什么意思?当真令人捉摸不透。

  她心里有种隐隐的感觉,她那位谢公子,马上就要见面了……


  https://www.biqugeg.com/99980_99980022/44891144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g.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