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睦君 > 第八章 香荷包

第八章 香荷包


  晚宴过后微清似乎有些宿醉,摇摇晃晃地比平日里可爱几分。沈氏被跟慎淑夫人去赏月了,两个小丫头把微清扶回西厢阁,忽然叫道:“妹妹呢?妹妹你在哪里?”

  默清跟姐姐住得不远,刚要回房,蓦然听姐姐唤自己,略一诧异,“我在?”

  微清释然一笑,把那些仆人遣散了,到屋里点上灯只剩姐妹二人。

  默清想长姐不比自己好酒量,这般迷糊还强装清醒的样子着实难受,眼下别无醒酒汤,便用湿帕子覆在她额头上,略有解酒之效果。

  微清倚在榻上,扶额低声道:“默清,把这东西拿开吧,我……我还没醉。”

  默清笑道:“长姐还说没醉,脸红得跟桃花似的,说话都不利索了。长姐还是好好休息吧,我一会儿去跟容雅要碗红豆汤,也好叫长姐解解酒气。”

  “不,我还醉。”微清摆摆手,迷迷糊糊地忽然问道:“妹妹,你跟令公子认识?”

  “哪里?”默清没想到长姐忽然又提到这家伙,只得讪讪道:“我只是,只是上回偷着出去玩,跟他有些过节罢了。真的没什么的。”

  微清叹道:“那就好。我眼下有一桩心事,思来想去,只有小妹你能帮我。”

  默清没想到一向端庄贤淑的姐姐还能有什么小心事,“什么?”

  “我……”微清欲言又止,吞吞吐吐地从怀中掏出一方帕,上面绣着兰草和杜若,还有“山有木兮木有枝”之诗。

  “这是?”默清诧异看向微清,“这……这不会是情诗吧?”

  “别乱说。”微清羞涩避过头去,犹犹豫豫道:“妹妹,你认识令公子正好,思来想去,我也只能托你把它交给令公子了……”

  “让我交给令沉祐!”默清差点一口喷出来,这家伙除了一副好看皮囊意外,有什么值得长姐这样的佳人喜欢的?

  傍晚在明月楼这小肚鸡肠的家伙差点把自己弄死,这会子好不容易清净了……真是太烦躁了。

  她刚要委婉拒绝,但见微清一副窘迫的模样,只得讪讪道:“长姐,那……令公子是你的未婚夫婿,慎淑夫人又那般看重你,有什么话不能直接跟他说呢?”

  微清含羞欲滴,欠手道:“妹妹你说哪里话?我与令公子素不相识,自古婚姻乃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欲试探他的心意,却如何能明明白白地说出来?”

  默清哑然,长姐从来没求过自己什么,这一求,自己无论如何也难以拒绝了。

  只是让她再去见令沉祐,真是……比吃了苍蝇还恶心。

  微清满怀期许地目送着默清的身影走远,默清打定主意,只把帕子送到令沉祐随身守门小厮那里即可,自己不必与他见面。

  当然,还要与小厮说明,这是她长姐交给令沉祐的,可不是自己对这家伙有什么非分之想。

  奈何天不遂人意,走到途中,恰巧与孙常者碰个正着。他正在月下采露水酿蜜,白日里见过默清,一把将她拦住,“哎呦?这不是阮小姐么?在下有礼了。这行色匆匆,是要去哪里啊?”

  默清心想怎么这人好像随时随刻没有任何事要干似的,不过在这儿遇见他也好,把手帕塞给他,叫他转交给令沉祐,也算是了去自己的一件差事。

  不想孙常者看了看帕上诗句,眉头紧皱,一个劲儿摇头,“阮小姐,实在不妥,不妥。这诗句……由在下呈递确实不合适,若是令兄以为在下是断袖之癖,那可就太糟了。”

  默清慌忙解释:“哎呀,你别误会,这诗真的不是我写的……”

  孙常者指着湖面上的小舟,“姑娘,你看,令兄就在湖上小舟处乘凉。待少顷泊船靠岸,姑娘亲自交与令兄不迟。”

  默清定睛一看,湖水粼粼之下,湖心倒还真有一叶小舟泛于月下。漫天繁星闪烁氤氲,倒影细细碎碎于湖水之中,漫压星河。

  默清气不打一处来,这家伙晚宴时把自己整得那么惨,这会子倒是避暑纳凉、月下泛舟去了?还真是有闲情逸致。

  孙常者娓娓道来:“……沉祐兄是我辈之中最懂魏晋风度之人,正所谓饮雪烹茶、开襟沐风,泛舟于穷途,感伤而归。竹影横斜,江月正好,乃是吾辈风雅之道……”

  默清可没有对月抒情的雅致,心想反正自己也要给他送手帕,令沉祐这家伙这会子正在湖心附庸风雅,自己若是趁他不备,过去惊恫他一番,耍耍他狼狈惊惶的模样,也好报了今日的一箭之仇。

  正好她少年在山上治病的时候,跟师父学了几招轻功。一时兴起,脚下便使起蜻蜓点水的功夫,嗖嗖嗖倏然飞上湖面。

  孙常者在后面喝道:“好手段!”

  许是她对自己的功夫过于自信,这湖看起来小,走起来却像沙漠中的海市蜃楼一样又远又长。默清暗暗叫苦,渐渐步入强弩之末,却与湖心小舟还有丈余。

  “阮默清?!”舟中的男子猝然一回眸,正好看见惊涛骇浪中的阮默清,万分惊讶。

  “啊——快闪开——”飞溅的水花,宛若惊涛骇浪,把小舟抛来抛去。默清鼻腔里呛了水,脚下更加不成章法,“咚”地扑在令沉祐身上。

  后者急急回退却难以保持平稳,拖着身上的女子摔了下来。小舟一下子失去平衡,水珠跳船,两个人的身躯左摇右晃的,船上的茶炉、新叶,连同精心调制的香沫一概没入水中。

  “阮默清,你神经病啊——”

  “你能不能别乱动!你再动我们都会掉下去的!”默清恼怒地大喊,一只手抓住他衣襟,另一只手慌乱之中扒住舟板。可怜那扁舟轻得过分,被两人这么般折腾,船板重心只在一头,另一头飘飘翘起,径直竖在湖心。

  “阮默清,你**!”

  令沉祐咒骂的声音响绝半空,竭力想摆脱默清的手指的桎梏却突然,下一瞬,连人带舟全扣入水中。


  https://www.biqugeg.com/99980_99980022/44984280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g.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g.com